首页 > 财经 > 正文

“快手”磨镰刀:市值蒸发1.4万亿港元底在何方?

2021年08月27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杨坪,吕卓如 

截至8月26日收盘,快手每股仅70.4港元/股。半年时间里,快手市值蒸发超过1.4万亿港元。

8月26日,快手再度大跌9.16%。前一日晚间,快手2021年二季报出炉,在收入增长的同时,公司的亏损则进一步扩大。

2021年第二季度,快手实现收入191.4亿元,同比增长48.8%,但经调整亏损净额47.7亿元,同比扩大146.2%。整个2021年上半年,快手收入合计361.6亿元,同比增长42.8%,经调整亏损净额96.9亿元,同比扩大54.2%。

8月初,上市已满半年的快手刚迎来了首批限售股解禁,但初获“自由”的投资者和员工,却百感交集。

2021年2月,刚上市的快手,股价最高时曾一度达到417.80港元,但不曾想“出道即巅峰”。截至8月26日收盘,快手每股仅70.4港元。半年时间里,快手市值蒸发超过1.4万亿港元。

在互联网板块下跌、科技股重新估值的大背景下,快手的一众投资者、员工们原本期待分享的财富盛宴相比高点大幅缩水,市场对其股价的态度也多空胶着。

“参与pre IPO的投资机构还是赚的,基石投资者全被套了,买得太贵了。”华南一名资深投资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多名快手员工也在内网和各大社交平台感慨,“全款变首付”“从江景房变成郊区房”……顶着“中国短视频第一股”光环的快手,已然成为科技股估值重构下的一个典型缩影。

股价难承其重

快手的烧钱模式,还难以看到尽头。

在刚刚发布的二季报中,尽管快手的营收增速略高于市场预期,但身陷巨亏泥沼的快手,在持续的高额营销投入后,并没有换来良好的效果,直播等新业务的发展也遭遇瓶颈。

继第一季度为抢滩春节营销档期豪掷116.6亿元后,快手二季度再次豪掷112.7亿元在成本与费用支出上,该项支出占总收入的比重攀升至58.9%。

然而,高额的营销费用并没有起到提振用户活跃度的作用,二季度末的最新数据显示,快手的平均日活跃用户为2.932亿,低于一季度的2.953亿;平均月活跃用户5.06亿,比一季度的5.198亿下降超千万。

同时,公司的直播业务收入也出现下滑,收入同比减少13.7%至本季度的72亿元。包括电商在内的其他服务收入虽然同比增长212.9%,但占总收入的比重仍较低,2021年第二季度仅20亿元。

“抖音的日活早就突破6亿了,快手的日活用户始终在3亿关口徘徊,现在短视频各平台的内容严重同质化,并且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接近产业峰顶的位置,快手应该要有创新的产品和服务,通过持续不断地烧钱确保自身和抖音之间的差距不被扩大难以为继。”沪上一名私募机构合伙人受访表示。

而对股价造成更大压力的是,8月5日,快手迎来了天量解禁。根据文件披露,快手当日有38.82亿股股票解禁,占发行后股本的94.81%。

其中,创始人宿华及Reach Best持股比例达11.8%,创始人程一笑及Ke Yong持股比例达9.36%;除上述控股股东外,绝大部分现有股东以及员工持股平台持有28.61亿限售股,占公司总股本69.64%。

此外,美国万亿资管巨头Capital Group、阿布扎比投资局(ADIA)、新加坡主权基金GIC、加拿大养老金计划投资委员会(CPPIB)、贝莱德、淡马锡、景顺控股、富达国际、黑石等10家基石投资者持有的1.65亿股(占快手总股本4.02%),也于当日全部解禁。

“暴跌”背后的“众生相”

然而,与初上市时的“意气风发”不同,面对上市后节节败退的走势,不少投资人和员工心有戚戚然。

2021年2月5日,快手上市首日可谓表现惊艳,股价最高触及345港元,换手率达到3.59%,成交量1.2亿股,成交额375.47亿港元,无论是成交量、成交额还是换手率,都成为了快手历史最高点。

进一步看,快手首次公开发行量为3.65亿股,其中基石投资者认购数量1.65亿股,占比45%,锁定期为6个月,剩下55%的股份将在二级市场流通。而2月5日当天成交量就已占到流通股份的60%,即有超过一半的流通股份已经转手一次。

2月16日,上市后仅六个交易日,股价被拉升至417.8港元的高位,总市值一度达到1.7万亿港元。然而,好景不长,3月以来,快手股价便逐渐开始下行,并跌破发行价。截至8月26日收盘,快手股价较发行价下跌了38.78%,较最高点更是跌去了493%。

早前参与快手公开发行的基石投资者悉数被套牢,而一级市场买入的机构投资人,及一众快手员工的心态也出现变化。

“现在市场不好,‘苟住’。”一名曾认购快手股票的机构投资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道。

而曾对快手股价抱有诸多期待的员工们,也不得已“改变”了置业计划。

“几年前有同事去了快手,股票发了两万,后来股票涨到了400港元/股还多,那时的他整天盘算着解禁后在融泽嘉园全款买一套房子。”一名互联网员工感慨道,然而现在,可能要“全款变首付”。

8月6日,也就是限售股解禁的第二天,面对跌跌不休的股价,快手日报在官方微信推送了一条消息,用歌单的方式回应近期股价震荡:《朋友》《冷静》《面对》《非理性》《震荡》《潮起潮落,是什么都不为》《明天会更好》,并以987个“长”字提及长期主义,试图以此提振投资人信心。

不过,也正是在那一天,一名快手员工发帖表示“已抛售全部股票”,至于对快手的未来预期,他说道,“上市即巅峰,保发行价就行”。

科技股或迎价值重估?

事实上,快手的处境,只是当前中国科技股估值变化的一个缩影。

“一方面,快手自身存在一定估值泡沫,商业化能力比较薄弱,需要缩水。但另一方面,行业环境也比较严峻。另外,香港股市也正处于震荡期,大盘资金流出较多,互联网公司也难以幸免。”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认为。

今年以来,恒生科技指数、中国互联网指数分别跌去24.79%、36.50%。其中,腾讯控股、阿里巴巴(港股)、美团也分别下跌16.12%、30.27%和23.01%,较年内最高点跌去了39.04%、39.79%和50.70%。

艾德证券期货持牌代表陈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今年1月至2月中旬,南下资金大幅流入,新经济公司股价大幅上涨。但从牛年开始,南下资金大幅减少,以科技公司和消费公司为典型的新经济公司股价首当其冲。“其实,在今年一季度各科技公司披露财报时,其业绩已经无法匹配当时的高估值”。他说。

除此以外,互联网巨头也不断面临着巨大的监管压力。

“自2020年第四季度以来,反垄断一直贯穿到现在。无论是最初阿里巴巴受到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调查,还是社区团购的‘九不准’,都给互联网巨头带来了不小压力,‘中国短视频第一股’的快手也是如此。”陈刚进一步补充道。

今年7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关于《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规定掌握超过100万用户个人信息的运营者赴国外上市,必须申报网络安全审查等。

普华永道中国内地媒体行业主管合伙人蔡智锋分析指出,从目前市场情况来看,不管是所属港股还是美股的数字新媒体产业中概股的估值变化与调整幅度相对都比较大,“尤其近期开展的反垄断调查,部分平台企业也需要接受合规检查,或多或少都会让这些企业有不确定因素,因为这些不确定因素,也会让市场投资者采取观望态度”。

中资互联网企业是否迎来估值重构?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采访过程中,发现市场分歧较大。

陈刚认为,强监管是要让相关企业有所为有所不为,让行业与企业行为更加健康、规范。“短期来看,对行业及企业或许有一定压力,但长期看,其实是有利于行业健康、有序的长足发展。”

陈刚指出,“结合之前短期急速的大幅下跌,其实可以说明,当前的科技公司主要是受到政策面影响较大。但同时,伴随着疫情逐步受到基本控制,货币政策逐步回归常态以及反垄断回归常态,互联网企业也将由于业务的不同,而出现业绩、股价走势、估值等的分化”。

张孝荣则认为,现在进入了行业发展的不确定期,互联网公司的高光时代已经结束,“行业估值逻辑虽然面临调整,但是否会发生颠覆式变化尚不太明朗,有待观察”。

蔡智锋也表示,“在行业的框架更完善之后,市场会逐渐消化掉前期的波动,还是会回归到基本面的变动”。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