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一行两会一局学习中央财经委会议精神:促进共同富裕,金融也要发力

2021年08月27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杨志锦 

据记者梳理,未来金融监管部门将关注高风险机构、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地方隐性债务、债券违约、跨境资本流动等金融风险。

共同富裕是当下的政策关注点。“实现共同富裕是一个在动态中向前发展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可能齐头并进。我们要坚持稳中求进、循序渐进、久久为功,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办,一年接着一年干。”中财办副主任韩文秀8月26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

此前的8月17日,中央财经委员会召开第十次会议,研究扎实促进共同富裕问题以及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做好金融稳定发展工作问题。此后,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管局(一行两会一局)亦召开专门会议,学习会议精神。

值得注意的是,金融监管部门不仅关注金融风险防范,而且可能还会在共同富裕的要求下配套出台相关金融政策。多个金融监管部门均表示,要把共同富裕作为金融工作的出发点。这意味着,除了财税政策推动外,金融政策也要适当发力。

对于金融风险防范,四部门有更具体的部署。据记者梳理,未来金融监管部门将关注高风险机构、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地方隐性债务、债券违约、跨境资本流动等金融风险。

避免“大水漫灌”造成贫富分化

韩文秀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要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等调节的力度,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形成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分配结构。

市场认为,促进共同富裕主要依靠财税改革来推动,但从一行两会一局的表态来看,金融政策也要发力。央行表示,保持宏观政策稳定性,为促进共同富裕提供有力的金融支持,把促进共同富裕作为金融工作的出发点和着力点。其他部门也有类似表态。

央行还具体指出,坚持不搞“大水漫灌”,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贷款合理增长,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

从西方发达国家的经验看,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容易加剧贫富分化,因此“管住货币总闸门”、不搞“大水漫灌”显得尤为重要。其原因在于,宽松的货币环境将直接刺激股市和房地产价格持续上涨,利于富裕群体的资产升值。但与此同时,降低了普通家庭银行存款的回报,从而加剧贫富差距。

在过去的2020年,为应对疫情冲击,发达经济体加码QE,货币政策大幅放松。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总规模为7.41万亿美元,相比2019年末扩张3.2万亿美元。

同期,欧央行、日本央行分别扩张3.3万亿美元、1.5万亿美元。此轮扩张后,三大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也超越了中国央行。中国央行方面,2020年末资产负债表规模为5.94万亿美元,相比2019年末扩张0.6万亿美元。

“量化宽松短期能平息金融市场动荡,但大规模的QE可能诱发金融机构新一轮道德风险,推动资产价格快速上涨,加剧收入分配失衡的局面。”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张明称。

分析来看,中国仍是主要经济体中保持正常货币政策的经济体,降准降息均有空间,因此中国央行不需要以央行大规模扩表的方式投放流动性。而欧美日政策利率为零甚至采取负利率政策,只能通过资产购买等“非常规的货币政策”稳定经济。

诚如央行行长易纲2019年9月在国新办发布会上所言:“再过几年,如果哪个国家,特别是哪个主要经济体还保持正常的货币政策,那么这样的经济体应当是全球经济的亮点,也应该是市场所羡慕的地方。”

对比看,正常货币政策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利率保持在合理区间,没有采取零利率甚至负利率;二是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基本稳定,银行货币创造的市场化功能正常有效发挥。而中国正是如此,当前7天逆回购利率为2.2%,一年期MLF利率为2.95%,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稳定在5.9万亿美元左右。

易纲还表示,中国央行在货币政策操作的过程中,将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的空间。能够在正常的货币政策的空间中尽量长地延续正常的货币政策,对整个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老百姓的福祉是有利的。

货币金融的结构性任务

此外,货币金融政策将承担结构性任务。央行表示,继续扎实做好金融支持中小微企业工作,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三农”、制造业、绿色发展等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要提高金融支持区域发展的平衡性和支持行业发展的协调性。

此前,统筹区域发展的平衡性主要是通过中央的转移支付实现。不过,近年来区域间的信贷资源却出现了巨大分化。中金公司的一份研报指出,从分省的贷款和社融数据来看,2018年以来流动性在省际层面出现了剧烈分化,2019年以来分化更加明显。无论是企业贷款还是居民贷款,都加速流向长三角、珠三角和东部沿海省市。

“部分地区经济下行与金融问题相互交织,经济金融循环不畅,信贷增长较为缓慢。为促进区域协调发展,需要有针对性采取措施,因地制宜增加信贷增长缓慢地区的信贷投放,畅通经济金融良性循环。”央行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

该报告披露,央行对10个信贷增长缓慢省份增加再贷款额度2000亿,引导10个省份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对区域内涉农、小微和民营企业等领域进一步加大政策支持力度。

“由于我国经济恢复不均衡,因此在总量稳健适度的基调下,货币政策的结构性支持仍是重点。”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表示,“预计针对信贷增长缓慢省份的再贷款政策将成为今后央行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重要组成部分,持续为区域协调发展助力。”

在央行提及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中,小微、“三农”已有特定的支持政策,市场预计下半年碳减排支持工具将推出,具体形式可能是绿色再贷款。

如何化解风险?

十九大提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打赢三大攻坚战,其中一项重要内容是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其时间表为,2018年边制订攻坚战行动方案,边落实各项工作举措;2019年承上启下,全面、纵深推进各项任务部署;2020年是攻坚战收官之年,力争从基本完成风险治标逐步向治本过渡,完成攻坚战的既定任务。

对于攻坚战的成效,中央财经委员会会议表示,几年来国务院金融委按照“稳定大局、统筹协调、分类施策、精准拆弹”的基本方针推进工作,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果,守住了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有力维护了国家经济金融稳定和人民财产安全。

会议还指出,确保经济金融大局稳定,意义十分重大。要坚持底线思维,增强系统观念,遵循市场化法治化原则,统筹做好重大金融风险防范化解工作。要夯实金融稳定的基础,处理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巩固经济恢复向好势头,以经济高质量发展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防止在处置其他领域风险过程中引发次生金融风险。

多个金融部委表示,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对统筹做好重大金融风险防范化解工作作出的重要部署,指明了今后一个时期需要坚持的原则,为做好新形势下的金融工作指明了方向。据记者梳理,未来监管部门将关注高风险机构、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地方隐性债务、债券违约、跨境资本流动等金融风险。

其中,央行表示,推动做好重点省份高风险机构数量压降工作,加快推进制定《金融稳定法》。银保监会提出,持之以恒认真做好高风险机构处置、应对不良资产集中反弹、严防高风险影子银行死灰复燃、遏制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配合地方政府化解隐性债务风险等重点工作。

证监会表示,保持风险处置工作的及时高效和平稳有序,努力走在市场曲线前面。加强宏观研判,强化对外溢性、输入性和交叉性风险的防范化解,继续稳妥有序化解私募基金、债券违约等重点领域风险。

明明称,英文里有个词组“behind the curve”,意为落后于形势、后知后觉、反应迟缓。“走在市场曲线前面”应该是“before the curve”的反义,意思就是要提前处置风险。

外管局表示,着力做好外汇领域重大金融风险防范化解工作。完善外汇市场“宏观审慎+微观监管”两位一体管理框架。以加强宏观审慎为核心改善跨境资本流动管理,健全跨境资本流动监测、预警和响应机制,丰富和完善政策工具箱。

“跨周期调节下政策或将重新拿捏‘稳增长’和‘防风险’之间的权重。今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政策源头是地产和政府债务管控导致投资需求弱,因而防风险切换预计也不会导致货币政策立即走向进一步宽松,首先应是加大财政和信贷支持力度。”明明称。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