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220万亿财富管理市场的存量与变量:远未到内卷时刻

2021年08月31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包慧 

尽管客户重合度很低,但银行业等传统金融机构的危机感依然很重,因为今天的后浪就是明天的栋梁。不过,现在还远不到内卷时刻,财富管理市场仍有广阔空间。

“支付宝当然很好用啊,用户体验很完美了。”90后周焰(化名)是在上海工作的准妈妈,但当被问及平时在哪买理财时,周焰却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她最常用的理财App是招商银行。

在周焰似分裂的行为背后,原因也异常简单,因为招商银行是她的工资卡,工资到账买点理财,她甚至都懒得多打开一个App。

有趣的是,周焰“心里最爱”和“实际购买”两个选择背后,正代表了中国财富管理市场的两大阵营:以蚂蚁财富为代表的互联网阵营和以招商银行为代表的传统银行阵营。

余额宝的出现让互联网基金销售渠道在近年来异军突起。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以下简称中基协)7月底公布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基金代销机构公募基金保有规模排名前100的名单与规模。

在非货币市场公募基金保有规模上,蚂蚁基金以1.06万亿的成绩成为第一个“万亿俱乐部”成员位列第一,第二名的招商银行代销规模为7961亿元。在股票+混合公募基金保有规模中,蚂蚁基金也排在第二,代销规模分别为6584亿元,第一名的招行为7535亿元。

中泰证券研究所预测,中国财富管理市场规模在2030年能到280多万亿(去掉通道类),未来10年年化增长率在12%以上。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8月13日公布的半年报显示,银行理财的存续规模为25.8万亿,尚未达到2017年末近30亿的历史峰值。基金市场规模已突破23万亿,与银行理财、保险、信托形成鼎立之势。财富管理市场的马太效应是否会越来越突出?风往哪边吹?

不少专家依然看好银行的占主导地位,因为中国将来的金融格局中银行仍会是最主要的金融中介,拥有资金、产品、客户优势。

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根据中基协的数据统计,今年上半年权益类基金保有量规模超千亿的15家机构中,11家都是商业银行,占到排名前100的73.33%。在保有量规模上,这11家商业银行的权益类基金保有量规模达3.24万亿元,远超其他渠道。

北京大学国发院副院长黄益平教授在最近的访谈中表示,几家大的商业银行网罗了中国大部分的客户,已经在银行有存款再去银行买理财有先天优势,这在可预见的将来不会有根本改变。

也有持异见者。一位第三方销售机构的总裁8月26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未来以银行和券商为代表的传统金融机构,在财富管理的市场上的规模占比应该会逐渐下降,独立第三方在财富管理市场的占比应该会逐渐提升。”

因为在其看来,虽然在银行里也有像招行这样转型出色的机构,但大部分机构如果不能够从组织体系和考核机制上向以客户为中心的转型,都很难与第三方机构竞争。

银行突围路径:开放+数字化

尽管互联网势头很猛,但黄益平认为传统金融机构没必要变成新的互联网理财公司,更应该发挥本身的优势。银行也没必要去追逐长尾客户,更要做的是把对存款回报产生焦虑感的存款客户转化成财富管理客户。

移动流量红利见顶和用户增长的放缓,不仅仅是互联网面临的问题,也是银行们的问题。

招商银行2021年的半年报显示,招行两大App招商银行App与掌上生活App的增长陷入停滞。其中,招商银行App月活用户6141万户,较去年末微增15万户,但日活用户峰值从去年的1629万户上升到1747万户。掌上生活在上半年的月活用户与日活峰值都出现负增长,月活用户为4347万户,较去年末减少256万户;日活用户峰值为683万户,较去年下降131万户。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根据蚂蚁集团去年招股书披露,蚂蚁财富的年度活跃理财用户已经超过5亿,支付宝年度活跃用户已经超过10亿。

代表银行业App顶尖水平并一直引领银行业风气之先的招行会坐以待毙吗?显然不会。

开放化平台和数字化都是互联网平台出现后给行业带来的巨大改变。首先最明显的一点就是银行格局更为开放,招商银行、平安银行都提出要打造财富管理银行,都在把财富管理业务按照平台化的方向去打造,同时都在运用金融科技来提升服务水平。

银行业还有一个新路径是打通很多银行理财产品的代销,但囿于政策限制,蚂蚁等互联网平台就没法做。根据监管规定,互联网平台不能代销银行理财产品。一家国有大行的理财子公司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即将和招行合作代销其银行理财产品,以实现客户圈层的互补。

就算在基金代销,银行业的高端客群比如私行客群,互联网和第三方很难渗透进去。其次数量更为庞大的中高端客群,银行可以提供线上和线下结合的服务,不仅有线下投顾服务,银行也可以通过手机App提供和互联网平台几乎同样便利、价格相对便宜和产品更为丰富的服务。

一位城商行理财子公司的总经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银行理财子在渠道、大类资产配置和债券、现金类投资能力比较强, “所以未来我们会更多做大类资产配置,包括通过委外委托公募基金去做权益投资,而不是自己做权益投资,参与权益市场或者是主动管理市场。”

但是,银行业普遍显得异常焦虑,为什么?

“过去,银行的业务不论对公、零售都有或多或少的资源属性,但财富管理市场化竞争很充分,背后需要一套体系支撑,从产品、人员、IT、生态圈等等,这都非一日之功。所以银行间分化其实也在加大,有市场化基因的银行会跑出来。”一位银行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行业还远没到要内卷的时候”

银行业互相代销银行理财产品的趋势是否让蚂蚁财富有危机感?

8月25日,蚂蚁集团财富事业群总经理王珺在接受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财富管理行业的开放,从第三方平台的开放,延伸到了金融机构之间的开放,这种趋势对行业、用户来说都是好事。现在还远远没到机构间内卷的阶段,未来或许有竞争,但也会是在拼服务上。

“首先,从规模来看,现在整个财富管理市场约220万亿,银行存款约90万亿,25万亿是银行理财,23万亿是公募基金。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财富管理的渗透率非常低,远远没有到大家互相内卷的阶段。其次,互联网用户和银行用户之间重合度很低,比如招行2%的用户占80%的规模,互联网用户即使成长起来也远远没到那个程度。基金公司也看过后台他们的客户和蚂蚁的重合度,低于10%。”

尽管客户重合度很低,但银行业等传统金融机构的危机感依然很重,因为今天的后浪就是明天的栋梁。

“我觉得当下财富管理还是一个蓝海。你说未来会不会有竞争?有竞争也很正常,但是现在还远远没有到。”王珺说,“未来如果说是内卷的话,一定是卷在用户服务水平的提高上。不要在情绪上内卷,要理智看,专注行业的发展,共同做大市场。”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称,“资管新规是让银行理财向公募基金拉齐。目前银行理财子产品更多是承接银行表内理财,但大方向是越来越像公募基金的,而公募基金在各个渠道都可以卖,所以未来监管的方向可能也会往那个趋势去。比如银行理财子产品的起购金额是1元,首次不用做面签,完全都是适应线上的场景。未来从用户角度出发,那用户应该在任何线上都是对资产配置有全品类的诉求的。但这是未来趋势,还是要尊重现在的历史发展阶段。”

互联网平台的隐忧在于,线上投资人更低的持有周期和更高的换仓率都对其整体基本盘和收益有影响,平台的投后服务水平和资产配置能力也都大有提升的空间。

总体而言,传统金融机构和互联网平台其实在渠道端都有优势,只是客户群体不同。比如银行在中高端客户方面有其无可替代的优势,因为它有线下网点、投顾资源、私行资源,券商在股民中也有其渠道端优势,而互联网平台的优势在长尾和年轻客群。

资产端来看,公募基金的投研体系、产品体系、考核机制、产品净值化的积累都是其他金融机构无法望其项背的。银行综合金融服务能力比较强,可以做大的资产配置,保险资产端有一些期限优势,信托公司面临比较大的压缩非标的转型压力,券商则在投顾方面机制相对灵活,有吸引高端专业人才的竞争力。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