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社论丨强化市场的作用,同时也关注社会公正

2021年09月10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中国的改革做法是要兼顾效率与公平,是为完善市场经济而持续做出努力,在反垄断的同时,也在持续开放以及实施负面清单制度。

近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中国政府加大反垄断监管力度,查处不正当竞争行为,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秩序,不仅有法可依,而且有例可循,是许多国家管理经济活动的惯常做法,这有利于从根本上促进中国经济实现公平、有序、可持续的增长与发展,对于世界经济发展也是长期利好。

有种观点认为,市场经济使普通人受益最多,让收入分配更公平,如果我们坚定了对市场经济的信心,不断推进市场化改革,就会走向共同富裕。而如果引入越来越多的政府干预,结果只能是走向共同贫穷。这种将市场经济与贫富挂钩的观点具有很大的蛊惑性,认为自由的市场经济能够最好地解决贫穷问题。这是1980年代美国新自由主义崛起时的信仰。

资本主义诞生初期就是建立在自由主义基础之上,自由市场由于缺乏治理与监管,形成了严重的社会问题。以美国为例,在自由市场推动经济高速增长的镀金时代(19世纪末),高速工业化和城市化虽然带来经济繁荣,但政治严重腐败、道德滑坡、贫富悬殊、劳资冲突、环境污染等,大公司可以为所欲为,美国知识精英开始反思,并逐步完善治理,一方面强调政府在治理与监管方面的作用,并赋予更多权力,另一方面,行业组织和个人积极参与市场治理,美国步入“进步时代”:治理政府腐败,制定反垄断法,改善劳工工作条件等等。

但是,进步时代的改良运动并没有避免资本主义世界最终爆发危机,并在欧洲大陆为二战埋下祸根。大萧条触发了美国进一步变革的动力,罗斯福新政的核心就在于在保存市场经济前提下,抛弃自由放任、全凭市场机制那只看不见的手自我调整的政策,加强国家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干预,改变局部生产关系,加强立法保护、强化工会组织、建立社会福利体系等。

在1980年代,为治理滞胀危机,美国里根政府掀起了新自由主义运动。再次回到新政之前的自由市场的世界,实施小政府理念,弱化市场监管与社会分配的职能,信奉“涓滴经济学”,即不用给贫困阶层、弱势群体特别的优待,而是通过低税收鼓励富人投资、消费为穷人创造就业与增加收入。

但是,新自由主义的结果并不是共同富裕,而是美国越来越严重的贫富分化,出现了次贷危机、华尔街运动、茶党等现象,最终走向反全球化、美国优先的民粹主义道路。长期的低利率政策导致资产价格猛涨,美国富人财富占比大幅增加,华尔街大而不能倒,大科技公司垄断。今年4月,美国总统拜登公开表示,“涓滴经济学从未起过作用,是时候让经济由下向上、由内向外地发展了”。这实际上宣告了新自由主义的失败。

可见,市场经济并不能自动地带来共同富裕,市场经济的发展需要兼顾效率与公平。就如卡尔·波兰尼所揭示的,在市场经济的运行中,存在两种截然相反的驱动力:市场自由与社会公平。当市场寻求更多自由时,会遭遇抵制经济脱嵌于社会的反向运动。这也是美国社会产生钟摆现象的原因。

中国当前的治理变革容易产生一些认知混乱的原因在于,中国一方面是完善市场经济体系,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到决定性作用,强化市场的作用,推动反垄断与公平竞争政策,改革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提升经济发展的效率与质量;另一方面,中国也关注社会公正,打击腐败,推动协调发展与共享发展,重视环境保护与贫富差距,提高教育、医疗等资源的均等化。

中国的改革做法是要兼顾效率与公平,是为完善市场经济而持续做出努力,在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的同时,也在持续开放以及实施负面清单制度。中国当前的治理变革就是迈向“美好时代”,是为了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