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球市场 > 正文

债务压力催生56万“兼职大军” 韩国重启经济举步维艰?

2021年09月17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胡慧茵 

今年7月,约56.6万韩国人成为了“兼差族”。这一数据比前一年增加了19.1%,创下2003年开始相关统计以来的最高纪录。

“兼差族”人数创新高,揭开了韩国经济在疫情之下最真实的一面。

9月16日,韩国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官洪楠基表示,综合考虑到国民的便利性、放宽防疫措施、支援无接触消费等因素,将扩大刷卡返现的使用网点范围。刷卡返现政策又被称为“共生消费支援金”,若刷卡额超出第二季度月均使用额3%以上,对超出部分的10%将予以返现。

疫情之下,韩国尽力提振经济。而就业率的提升,也算是给予了韩国复苏的信心。据资料显示,韩国8月就业人口同比增加51.8万人,失业率同比下降0.5个百分点,为2.6%,创下1999年开始相关统计以来的同月最低纪录。韩国就业人口自3月以来连续6个月保持增势,增幅连续3个月超过50万人。

除此之外,飙升的家庭负债、过热的房价以及通胀压力,无一不在加重韩国的经济负担。据韩国央行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21—2022年韩国经济平均潜在增长率为2%,经济增速还未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韩国的疫情最高防疫响应等级已经维持了2个月,得益于出口和线上消费的强劲增长才抵消了由于线下消费萎缩所带来的影响。因此,韩国与主要对外贸易国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关系备受外界关注。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全球治理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李宁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中韩两国在很多领域上的竞争越趋激烈,但两国未来还是会以合作为主。

债务压力催生“兼差大军”

今年7月,约56.6万韩国人成为了“兼差族”。这一数据比前一年增加了19.1%,创下2003年开始相关统计以来的最高纪录。

事实上,“兼差”的就业形态并不鲜见。疫情之后,中国国内为了缓解就业压力也提出了“灵活就业”的政策,这与韩国的“兼差族”在一定程度上有相似之处。但不同的是,国内的“灵活就业”是国家政策主导,除了针对小商小贩、大龄事业人员等给予最低生活保障和临时救助,还出台了对部分灵活就业人员自主创业的政策支持,以及引导这些人员从事新的就业形态工作。而韩国的“兼差族”基本都是有正式工作的员工进行兼职的自发行为,主要是为了补贴家用。

据了解,在韩国从事“兼差”工作的人员中,有4/5的人来自雇员规模在30人以下的小企业,呈现出“企业规模越小,从事兼职的员工越多”的特点。对此,有分析指出是因为疫情扩散后经济停滞,而企业也因应变化实施了每周52小时封顶工作制,缩短了员工的劳动时间,同时还有平台劳务市场扩大、工作待遇变差等多种因素所导致的结果。有不少韩国员工甚至表示,疫情暴发之后,不找份兼职已经很难维持生计了。

李宁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韩国做“兼差”的不只有青年,还有很多是中年人,主要是为了保障收入水平。“除了疫情的影响,如今看来,文在寅政府早前实行的‘每周52小时封顶工作制’起到了反作用。”她补充道。

虽然韩国整体就业情况看起来有所好转,但据韩经研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韩国青年中约有四分之一实为失业,且放弃求职者不断增加。据统计,2020年韩国青年(15岁至29岁)就业率仅42.2%,位列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38个国家中的第31位,低于OECD的平均水平50.8%。另外,占据韩国整体就业人数24.6%的韩国个体户,也因在疫情下政府对他们营业时间的限制及社交距离维持而加剧了生存压力。

尽管韩国逐步升级防疫限制响应,但疫情的阴霾仍未褪去。9月15日,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通报,截至当天零时,韩国较前一天零时新增新冠病确诊病例2080起,累计确诊27万7989起。而首都圈单日社区感染病例新增1650起左右,创下疫情以来最高水平。

疫情的持续或会给韩国经济拉响警报。

考虑到要抗击疫情以及补偿小工商业者损失的需要,韩国政府持续推进扩张性财政政策。根据韩国财政部公布的2022年国家预算案,韩国国家债务将首次超过千万亿韩元,增至1068.3万亿韩元,其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的占比也将首次过半,增至50.2%。综合财政收支赤字将同比减少34.7万亿韩元,至55.6万亿韩元。

引起外界关注的还有韩国家庭负债率的急剧飙升。

9月9日,据韩国央行向国会提交的《货币和信贷政策报告》显示,今年1-7月,金融领域的家庭贷款增加了79.7万亿韩元。而仅在7月,家庭贷款就达到15.4万亿韩元,比上一年增长10.2%。而在8月末,韩国央行就宣布了加息,将现行的0.5%基准利率调至0.75%,韩国也因此成为了疫情暴发以来第一个加息的亚洲主要经济体。

“韩国的家庭负债率不断上升,对整体经济而言是非常不乐观的,央行宣布加息主要是为了减轻家庭负债率。”辽宁大学国际经济政治学院副教授李家成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道。

对此,李宁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加息不仅是韩国政府为应对资产泡沫和通胀压力的手段,还是为了缓解金融和实体经济脱钩的现象。“韩国很多人贷款是做非实体的投资、炒房地产等。”李宁向记者表示,有民众反映三年前能够买一套公寓的钱如今都不能以全税的形式来租房,这对韩国家庭来说是很严重的事,如今加息可以抑制房价飙升的势头。

一次加息的动作显然不能立竿见影。9月7日韩国财政部长表示,韩国的加息操作不停歇,未来还将有多轮加息行动。

美国影响韩对华合作?

尽管疫情肆虐,但韩国的经济增长也是有目共睹的。

9月2日,据韩国银行公布的初步核算数据,今年第二季度韩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增长0.8%。而早前,韩国央行估算第二季度GDP同比增长5.9%,经济增速创出10年来新高。从具体的增长数据来看,该季GDP主要靠居民消费支出拉动,增长为3.6%,为2009年第二季以来的最高水平。但另一方面,韩国的出口增速因汽车、液晶显示器等出口萎缩落入负值,继去年第三季的16.3%、第四季的5.3%和今年第一季的2%之后,再降至-2%。

数据显示,今年8月韩国出口额达到532亿美元,同比增长34.9%,创下历年同月之最。具体来看,韩国8月对华出口增长26.8%,对美国出口增长38.1%,对欧盟出口增长了41.6%。

从数据来看,中国仍为韩国的第一出口大国,但细看则会发现,韩国对华出口的现状逐渐发生变化。

6月22日,韩国银行发布的资料显示,2020年韩国对美国经常收支顺差从2019年的191.1亿美元大幅增长到331.6亿美元,创下2015年(334.4亿美元)之后5年来最高水平。同一时间,韩国实现对华经常账户顺差169.7亿美元,较2019年的259.6亿美元大幅缩水,创下2009年(162.6亿美元)以后11年来的最低水平。

“韩国对华的经贸关系还是以合作为主,诸如在芯片方面的合作,中韩两国的贸易依存度就比较高。”李家成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此,李宁也持相近的观点,但她同时认为,中韩两国的竞争领域正在扩大。

据韩国能源市场分析公司SNE Research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2020年1—9月LG化学、三星SDI和SK创新三家韩企的在全球动力电池市场的总份额同比翻了一番以上。这其中,LG电子的市场占有率为24.6%,在全球电动汽车电池市场位居第一,其后依次为宁德时代(23.7%)和松下(19.5%),而三星SDI(6.2%)和SK创新(4.4%)则分列第四和第六。

另外,在造船业方面,韩国造船业在7月份继续占据了全球接单量榜首的位置,连续3个月“霸榜”。韩国船企与中国船企手持订单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小,中韩两国造船业“抢单”大战也越来越激烈。

李宁认为,韩国在汽车以及6G领域上的布局足以看出它对华竞争的野心。

今年4月,现代汽车集团会长郑义宣(Chung Euisun)时隔1年3个月再次访问美国,据悉,他将在赴美出差期间制定占领美国电动汽车市场的战略,并寻找合作伙伴和投资对象。而在通信技术上,韩国的脚步更为激进。6月23日,韩国公布了6G领域的发展目标,将在未来5年投入2200亿韩元开发6G技术,力争在2028年正式实现6G商用。

对此,李宁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最尖端的领域,中韩处于竞争的状态。”

此外,美国的干预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韩国对华的战略。比如今年以来,韩国与美国、日本在半导体领域频繁互动,就是试图组建以美国为主导的供应链联盟。

更为关键的是,韩国在对中美关系的问题上,一直采取的是“模糊战略”。“韩国之所以这样做,主要是因为它并不想在中美两个大国之间做选择。”李宁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韩美同盟已是既定的事实,特别是拜登上台后,韩美之间的互动十分频繁。

但另一方面,韩国对中国的出口不断上升。今年7月,信息通信技术(ICT)领域出口额达195亿美元,而从出口对象来看,面向中国大陆的出口增加30.7%,至91亿美元。其后依次为越南29.4亿美元(17.9%)、美国26.5亿美元(47.3%)、欧盟9.7亿美元(12.8%)、日本3.6亿美元(19.2%)。目前,中国是韩国最大贸易伙伴、最大出口市场、最大进口来源国、最大海外投资对象国。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