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管理机构揭牌,“共商共建共管共享”新体制落地

2021年09月18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彭敏静 

9月17日,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管理机构正式揭牌,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进入全面实施、加快推进的新阶段。

9月17日这一天,对横琴和澳门而言,有无数时刻值得记载。

这一天,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第一批营业执照和食品经营许可证颁发;新一批港澳医师获得港澳医师短期行医执业证书,将到横琴执业;横琴金融企业获批首个外资商业保理牌照;自9月17日起,澳门车主无需内地跑动,在澳门即可完成全部机动车入出横琴手续等等……

9月17日,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管理机构正式揭牌,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进入全面实施、加快推进的新阶段。根据日前发布的《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总体方案》(简称“横琴方案”),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将健全粤澳共商共建共管共享的新体制,具体包括建立合作区开发管理机构、组建合作区开发执行机构、做好合作区属地管理工作等。

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管理委员会秘书长、执行委员会主任、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经济财政司司长李伟农表示,粤澳共商共建共管共享新体制是一个新的设计与安排,为的是用好“一国两制”的互补优势,粤澳共同建设好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为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发展创造条件,为“一国两制”行稳致远带来动力。

粤澳联合搭建管理架构

随着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管理机构正式亮相,目前合作区组织架构、机构领导名单以及各工作机构职责已悉数公布。

从横琴的组织架构来看,合作区管理委员会下设执行委员会和秘书处(与执行委员会合署办公),执行委员会下设行政事务局、法律事务局、经济发展局、金融发展局、商事服务局、财政局、统计局、城市规划和建设局、民生事务局等9个局。

新的架构下,“共商共建共管共享”如何体现?李伟农指出,最重要的是决策层次。决策层次主要是以管理委员会体制实现,主要由粤澳组成联合机构,实行双主任制。管委会下设执委会,由广东、珠海与澳门各自派出管理人员、服务人员,组成包括商事、经济、民生等9个部门,为未来合作区发展建设提供基础与行政条件,下一步将尽快组织好9个部门,根据未来的发展方向制定好工作计划情况。

合作区管理委员会由粤澳双方联合组建,统筹决定合作区重大规划、重大政策、重大项目和重要人事任免等。合作区管理委员会实行双主任制,由广东省省长和澳门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共同担任;澳门特别行政区委派一名常务副主任,具体由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行政法务司司长张永春担任。

此外,合作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共5名,其中3名来自广东省,2名来自澳门,分别是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保安司司长黄少泽,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社会文化司司长欧阳瑜。

同时,合作区管理委员会共有两个秘书长,除了李伟农,还包括同时出任合作区执行委员会副主任、广东省政府横琴办主任的聂新平。

合作区执行委员会是承担合作区经济和民生管理职能的法定机构,依法履行国际推介、招商引资、产业导入、土地开发、项目建设、民生管理等相关行政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负责合作区具体开发建设工作。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产业规划部部长王福强认为,粤澳共商共建共管共享新体制既解决了主体平等性问题,又解决了澳门参与横琴建设的路径问题。

李伟农向包括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在内的媒体表示,粤澳共商共建共管共享新体制是一个新的设计与安排,为的是用好“一国两制”的互补优势,粤澳共同建设好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为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发展创造条件,为“一国两制”行稳致远带来动力。

趋同营商环境促产业发展

合作区管理机构揭牌后,后续将如何推动横琴方案落地?

9月17日,合作区发出第一张施工许可证——东西汇项目1-2地块主体结构工程施工许可证。与传统审批模式相比,该澳门投资产业项目相当于提前10个月获得施工许可批准,投资周期缩短,投资方实际资金成本降低,且产品能更快速推向市场,潜在收益巨大。

这实际上也与横琴方案内容有所呼应。横琴方案明确,合作区要建立高度便利的市场准入制度,包括实施市场准入承诺即入制,落实“非禁即入”,在“管得住”的前提下对具有强制性标准的领域,原则上取消许可和审批,建立健全备案制度。制定出台合作区放宽市场准入特别措施。强化事中事后监管,建立与澳门衔接、国际接轨的监管标准和规范制度等。

随着合作区建设推进,这样的案例将不断出现。

以横琴合作区第一批营业执照和食品经营许可证为例,横琴商事服务局综合服务中心对符合条件的新设企业,最快可在3小时办结。在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揭牌后,综合服务中心迎来了首批申领执照的申请人,首日登记的企业涉及会展服务、科技创新、文化创意、医疗康养等行业。而这些产业正是横琴方案所提出的促进澳门经济适度多元的新产业。

管理机构到位后,现阶段的工作重点是什么?产业布局上有何举措?李伟农告诉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现阶段横琴合作区执委会的工作重点主要集中在“四新”产业,包括如何发展现代金融产业、科技研发和高端制造产业,如何将中医药等澳门品牌工业延伸到横琴,也希望在文旅产业上开展合作,打造链条更长、产品更多元、更符合市场需求的文旅产品。

李伟农进一步表示,管理机构到位后,合作区将优先在文旅产业方面做好对接。2020年澳门施政重点之一是中医药产业,希望能将自身在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研究成果与横琴的空间与政策结合起来,包括税收、人才、资金跨境便利化流通要素,把产业做好。

对于合作区将为发展高端制造业提供哪些优惠,李伟农表示,合作区既有人才配套政策,也有“分线管理”优势,“一线”在自用设备或自用原材料的关税方面提供了优惠,对进口原材料在合作区加工值达到或超过30%的货物免征进口关税,这些货物有机会进入到国家14亿人口的大市场里。

“科技人才对高科技企业的发展非常重要,税收优惠也很重要。如果企业能在合作区研发生产,利用好关税政策争取进入到14亿人的大市场,我们争取在人才方面用好澳门的境外优势,吸引更多的海外人才来横琴工作、发展事业。”李伟农表示,未来除了税收政策外,还将在人才进入或签证方面出台相关措施,利用人才推动横琴产业发展。

在王福强看来,粤澳共商共建共管共享新体制将营造趋同于澳门的制度环境,利于引进澳门管理模式、管理理念、管理手段,打造类似澳门的生活生产环境。合作区将集成适用前期规则衔接的系列制度成果,全面验证在不同制度规则下“软联通”的实质效果,有助于完善相关程序标准和实质内容,推动大湾区成为一个规则衔接、标准对接、理念认同、环境趋同的共同体。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