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社论丨应综合施策让建设和出口“软着陆”,而非一刀切式限电

2021年09月28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考虑到消费有待进一步提振,目前一些地方只从能耗角度出发,而不顾及发展、就业、产业链安全等目标的做法,是值得商榷的。

目前,限电现象正在全国不少地方出现,各地原因不尽相同,但主要都是针对第二产业的限电措施,导致原材料供应减少从而使得价格上涨。同时,某些产业供应链也可能因限电而断裂,有报道称苹果和特斯拉在中国的供应商也被限电,多家芯片封测企业因缺电停工。工业限电或对全球市场产生溢出效应。

部分地区限电原因是为了完成“能耗双控”任务。2015年,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实行能源消耗总量和强度“双控”,目的是节约能源、从源头上减少污染物和温室气体排放,倒逼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十三五”期间,各地按既定计划完成了5年“能耗双控”目标。但是,今年8月中旬,国家发改委对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做了测评“晴雨表”,结果显示,9个省区能耗强度不降反升,10个省份能耗强度降低率未能达到进度要求。因此,9月份开始,不少地区陆续“命令式”限电停产。

在一个正常的经济周期中,要做好能耗“双控”可以通过调整产业结构、淘汰落后产能、加大节能减排技术投入等办法,非常平滑地实现进步。但是,今年中国经济处于一个非正常的周期之中,如果能耗“双控”依然按照正常目标要求进行,就可能会出现冲突。这是因为,当前能耗冲突问题是中国应对疫情冲击所采取的经济应对政策的产物。

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等国家是通过财政直接补贴国民支持消费,稳定经济。中国则是通过增加财政赤字扩大投资,维持对工业商品的需求来稳定经济,比如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房地产投资。2020年,为了实现“六稳”“六保”目标,中央政府要求积极的财政政策更加积极有为,全年赤字率按3.6%以上安排,财政赤字规模比上年增加1万亿元,同时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重大项目被视为经济发展的“压舱石”,有媒体统计,2020年各地公布的重点建设项目计划总额高达50多万亿元,多个重大铁路项目开工。

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粗钢产量增速为7%,钢材增速10%,有色金属同比增长5.5%,电解铝为5.6%,也就是说,当年除了家电与电子产品因出口大增而产量增速较快外,剩下的都是与基建有关的部门保持高速增长。从挖掘机的销售量看,2020年创下新的历史纪录,其中国内销售29.29万台,同比增长40.1%。与挖掘机需求最密切相关的是基建和房地产,2020年,中国全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7.0% ,住户部门杠杆率从上一年的65.1%跃升到72.5%。

按照投资惯性,这些建设项目会在接下来的几年内持续投入。今年1-8月份,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10.9%,依然保持较高速的增长。2021年1-6月国内共销售挖掘机193700台,同比增长24.3%。持续的基础设施与房地产投资需求直接表现在用电方面,自去年至今,承接了高耗能行业的西部地区用电量始终保持区域增速第一的位置,1-7月,化工、建材、黑色金属冶炼、有色金属冶炼等行业用电量大都保持着两位数以上的增幅。

在国内投资拉动的同时,出口出现罕见的高增长。年初以来,纺织、计算机、通用设备、电气机械等行业用电量增速均在20%以上,显示出口大幅增加了制造业用电量。在这两种叠加因素之外,中国政府也正在大力推动绿色发展战略,而这一战略在实施过程中会带来用电量的大增,比如国家能源局计划今年新增电能替代电量2000亿千瓦时,今年1-8月新能源汽车销售179.9万辆,同比增长1.9倍,规模越来越大的新能源汽车成为新的电力消费大户,再加上市场正在大规模投资光伏、汽车电池等上游产业链,形成新的电力需求。

从国家发改委印发的《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来看,上半年能耗双控未能达到进度的大部分是西部地区和出口大省。这主要是因为这些地区为将经济拉出低谷而采取的相关措施,造成高耗能产业景气度复苏,这是复苏时期暂时产生的副作用,是推动增长必然付出的代价,出口旺盛也是疫情期间暂时的现象。对此,在能耗双控考核方面必须考虑这种非正常状态,而非仍然按照正常运行的线性考核指标。如果因为上半年能耗透支过多而采取严格限电措施,叠加经济内在的增速放缓压力,而造成下半年经济失速,是不是又要放松监管保增长呢?这种监管方式可能会制造过山车效应,从而影响市场内在的运行秩序。最好的办法是采取综合性措施让建设和出口“软着陆”,而不是一刀切式地限电。考虑到消费有待进一步提振,目前一些地方只从能耗角度出发,而不顾及发展、就业、产业链安全等目标的做法,是值得商榷的。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