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社论丨确保能源供给的稳定性,维护发展秩序与预期

2021年09月30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各地在大规模发展绿色电力同时,还应同时考虑如何确保电力供应稳定性这一战略性问题。

在当前全国多地的电力短缺问题中有两个现象值得关注,即新能源发电的不稳定性以及西电东送格局改变的问题,这使得中国电力市场出现结构性变化,可能会潜在影响能源安全。

长期以来,中国电力发展有两个明显规划和趋势,一个是坚持推进西电东送战略,西部地区有丰富的水电资源和煤炭资源,而华北、华东、华南等沿海地区人口稠密、工业发达,但缺乏煤炭和水能资源。西电东输就是把西部地区丰富的煤炭、水能资源转化成电力资源,通过输电线路输送到东部地区,实现资源优化配置,东西部协调发展。另一个趋势是大力发展光伏发电与风力发电等新能源,而西部恰恰也是太阳能与风能资源丰富地区。

西电东送分为南线、中线和北线,以水电为主的南线由云南、贵州、广西等地向华南输电;中线将长江及金沙江的水电送往华中、华东地区;北线由陕西、内蒙古等地向华北输送火电以及其他新能源。

以云南为例。作为西南水电大省,云南长期存在平水年与枯水年、汛期与枯期的矛盾,经常面临几百亿千瓦时的弃水压力,而且在送电价格方面博弈难度越来越大。为解决“弃水”“弃电”问题,充分利用廉价清洁电力,云南在2018年后将水电铝材、水电硅材等作为发展方向,引进中铝集团、魏桥集团数百万吨电解铝生产线以及其他高耗电产业,导致本省用电骤增,高峰期电力缺口高达1500亿千瓦时。

这无疑会影响其东送能力,今年1-5月,云南全省用电量同比增长23.3%。但外送电量同比增长仅0.4%,而去年同期由于疫情影响,该省西电东送大比例欠送,说明今年在华南缺电状况下,云南电力由于少送而未能起到“雪中送炭”的作用。广东三分之一电力依靠西电输入,在需求增长以及本地火电发电能力下降的情况下,西电不能满足弹性需求,也是造成电力不足的原因。

北线的输电方内蒙古,2020年新增能耗总量约为8000万吨,超过国家给下达指标约4000万吨,主要超标地区集中在鄂尔多斯、乌兰察布两市,内蒙古自年初以来已经三次大规模限电。乌兰察布是著名风电之都,曾经风电和光伏发电总计近190亿千瓦时,如果加上火电,该市有100亿千瓦时的富余,因此,该地大力发展高耗能产业,消化本地清洁电力。

但该市在关停大量燃煤机组并使用新能源时出现了电力紧缺。因为风能发电受制于自然条件,实际发电量很低也不稳定,并网消纳更低,难以形成有效生产力,负责电力供应兜底的煤电厂因大幅减少而缺乏爬坡能力,令该市不得不大量拆除风力发电机,重新提高煤电比例,以确保供电系统的安全和有效。

通过观察两地可以发现,为了促进本地经济发展,西部省份都想充分利用自己的绿色电力发展高耗能产业。2020年,我国全社会用电量增速西部地区以5.6%排第一,远高于第二名中部地区的2.4%,云南、四川、甘肃、内蒙古、西藏5个西部地区的省份用电量增速位于全国前5位。今年国家发改委公布的《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预警名单就以西部省区为主。

但是,高耗能产业耗电巨大而绿色电力缺乏稳定性,导致当地出现电力短缺,制约了西部外送电力能力。而东部受电地区电力投资受到严格限制,在西部送电能力减弱后,如果电力需求增大,会导致整个电力系统不稳定性增强。如何解决西部用电增长与电力外送之间的冲突,以及与东部严格限制电力投资之间的结构性问题,是需要特别重视的。

我们更应该注意的是,水、光、风等能源受制于自然条件,不稳定性较高。国家电网调度控制中心数据显示,今年夏季高峰期时东北3500万千瓦风电装机一度总出力只有3.4万千瓦。去年美国得州因极寒天气大停电,一个重要原因是风电和光伏发电停摆,发电量占比从42%骤降到8%。乌兰察布的教训也很深刻。

从各地“十四五”规划看,大多都制定了大规模新能源投资,为碳达峰、碳中和做准备。比如南方电网计划在南方五省区新能源装机将从目前0.5亿千瓦增加到2030年2.5亿千瓦。但是,就目前而言,新能源很难做到雪中送炭而往往只能锦上添花,从当前电力短缺问题中新能源的表现看,各地在大规模发展绿色电力同时,还应同时考虑如何确保电力供应稳定性这一战略性问题。无论如何,正处于工业转型阶段的中国,确保能源供给的稳定性是战略性需要,我们应避免在能源结构调整、落实“双碳”目标的过程中牺牲能源稳定性,影响发展的秩序与预期。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