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圣诞出货季中国外贸出口反弹 企业成本持续高企

2021年09月08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夏旭田 

9月3日公布的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已高达3097.58,继续创出历史新高。

时值圣诞出货季,8月的中国外贸,尤其是出口正在大幅反弹。

海关总署9月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份,中国进出口总值3.43万亿元,同比增长18.9%,其中,出口1.9万亿元,同比增长15.7%,进口1.53万亿元,同比增长23.1%;而在上月,中国进出口、出口、进口的增速分别为11.5%、8.1%、16.1%。

受访专家指出,这一方面是因为8月进入圣诞出货高峰期,外部需求保持强劲;另一方面,近期越南等东南亚地区的工厂再度出现大面积停工,导致部分外贸订单回流。有分析称,今年中国外贸有可能实现两位数增长,提前完成“十四五”规划目标。

不过,中国外贸强势增长的背后也面临着三方面的隐忧:一是防疫物资等出口明显回落,二是随着海外及周边国家的恢复,贸易替代效应可持续性堪忧,三是外贸海运、原材料、汇率、人力等成本仍然居高不下,挤压了外贸企业的利润。

8月中国外贸表现超预期,反映全球需求仍处于扩张复苏的轨道。视觉中国

外贸反弹,今年或提前完成“十四五”目标

海关数据显示,8月份,我国进出口总值3.43万亿元,同比增长18.9%,环比增长5%。其中,出口1.9万亿元,同比增长15.7%,环比增长4.9%;进口1.53万亿元,同比增长23.1%,环比增长5.1%;贸易顺差3763.1亿元,同比减少6.8%。

相比7月份,中国进出口、出口、进口的同比增速分别反弹了7.4、7.6、7个百分点。

光大银行分析师周茂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8月中国外贸表现超预期,反映全球需求仍处于扩张复苏的轨道。其中出口明显好于预期和前值,当月机电产品、高新技术产品、服装、汽车等商品出口保持强劲增长,抵消了包括口罩在内纺织品出口的下滑。

他认为,这一方面是因为随着疫苗的推广和全球内需支持政策的出台,海外市场对非必需商品需求依旧旺盛;另一方面,国内疫情防控得当,制造业配套能力较强,保障了生产。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指出,8月外贸明显反弹,首先是因为当月本来就是圣诞出货高峰季;更重要的是,8月越南等东南亚生产基地疫情迅速升级,大量工厂关闭,使得订单再度向疫情防控较好的中国转移。

“胡志明市的工厂7月还在加班生产,到了8月却大面积关闭。东南亚的工厂大部分都是跨国公司或中国公司设立的,后者往往在中国也有工厂,所以订单可以迅速转向国内。”

红塔证券研究所所长、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同样认为,新一轮疫情对东南亚等发展中国家的影响更为明显,使得海外供给的恢复进程受阻,这缓解了中国供给端的压力,带来出口的超预期上行。

他指出,目前越南每日新增人数已超1万人,死亡率也快速上升到了2.5%,马来西亚每日新增则超过了2万人。越南、马来西亚等多地封城,生产受到了明显影响。相应地,这些国家的出口也出现大幅回落。比如8月当月,越南出口同比增速为-1.13%,前值为17.39%;7月马来西亚出口同比5.14%,前值为27.22%。

数据显示,由于防疫封锁措施造成工厂停工或减产,8月份,越南、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的制造业PMI都处于萎缩区间,其中越南制造业PMI已从7月的45.1再下降至40.2,连续第三个月衰退,泰国的制造业PMI数据从48.7跌至48.3。菲律宾则从50.4跌至46.4,均创2020年2季度以来的新低。

而在需求端,李奇霖表示,一方面,海外疫情的爆发也使得防疫物资的出口环比再次回升,对出口的拖累明显减弱。8月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出口同比下降14.9%,上月为-26.8%;医疗仪器及器械出口同比增长17.9%,上月为-17.1%。

另一方面,海外企业正在为开学季、圣诞节备货,8月箱包及类似容器当月同比增长48.2%,前值为31.7%;玩具当月同比增长31%,前值为14.4%。

展望四季度,周茂华预计,年内中国外贸出口增速或将趋缓,但仍保持较高景气度。一方面,全球经济保持复苏,国内外贸出口韧性十足;另一方面,基数正在抬高,疫情仍在扩散,大宗商品价格维持高位,供给瓶颈及物流受阻都会对外贸构成拖累。

在近日的服贸会上,海关总署研究中心主任万中心预计,今年中国货物贸易不论同比,还是相较2019年,都有望实现两位数增长,达到5.1万亿美元。这意味着在“十四五”开局第一年,中国有望提前完成货物贸易的“十四五”目标。届时,中国货物贸易的国际市场份额将进一步提升至15%左右。

“一次性利好”渐退,未来形势不容乐观

白明指出,尽管8月数据喜人,但从中长期看,中国外贸也面临着三方面的隐忧:一是防疫物资等出口明显回落,二是随着海外及周边国家的恢复,贸易替代效应可持续性堪忧,三是外贸海运、原材料、汇率成本持续高企,挤压了外贸企业利润。

尽管8月防疫物资出口环比有所回升,但该品类去年增长过快,今年二季度以来,陷入负增长的该品类一直是外贸的拖累项,前8月包括口罩在内的纺织品6008.3亿元,下降了18.4%,“去年的疫情为防疫物资的出口带来了大量的恐慌性需求,透支了未来的需求;同时海外供给也明显改善,未来可能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来消化现有的库存。”

同时,尽管8月部分东南亚订单转移到了中国,但能否留住这部分订单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白明指出,以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主的这部分订单对于成本高度敏感,虽然疫情期间依赖中国供给,但随着疫情的放缓,海外供给缺口整体上会呈现收窄趋势。

李奇霖指出,拉动这一轮出口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海外宽松的货币政策,在财政大放水的情况下,居民的需求旺盛。但是美国此前每周300美元的财政失业补贴如今正式退出。补助退出叠加目前疫情影响尚在,8月美国密歇根大学消费信心指数从7月的81.2下滑到了70.3,因而他预计,后续出口会呈现缓慢回落的态势。

在白明看来,随着上述“一次性利好”因素的退出,中国外贸形势难言乐观。

中国官方对此也保持着清醒的态度。在8月23日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部长王文涛指出,今年外贸的强劲背后有很多“一次性因素”,比如周边地区疫情加剧造成订单回流中国,防疫物资出口量剧增等,这些“一次性因素”正在逐步消退,下半年以来外贸增速正逐步放缓,“明年的外贸形势可能很严峻”。

王文涛指出,当前中国外贸企业普遍面临着运力不足、运费高涨,大宗商品、原材料价格上涨,人民币汇率升值,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四难”问题。

企业成本居高不下,圣诞出货遭遇海运难

事实上,近期不少外贸企业反映,由于国际物流价格疯涨且拥堵不堪,今年不少圣诞订单难以按时交货。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8月底就此回应称,每年6-8月是圣诞用品出货高峰期,但今年考虑到海运滞港风险,海外客户普遍通过线上看货和签单的方式提前下单。部分订单已较往年提早出运、完成交货,但也有部分订单由于订舱困难或运费过高,积压在国内仓库,给企业经营带来压力。

9月3日公布的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已高达3097.58,继续创出历史新高。而中国到美东航线40英尺标准集装箱的海运价格已突破2万美元,同比上涨了5倍。

目前全球在运营集装箱海运运力达2400万TEU,集装箱达到4800万TEU,上半年中国到北美、欧洲的运力增长了55%、30%,然而“一船难求、一箱难求”依旧愈演愈烈。

交通部水运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贾大山指出,和2019年比,今年全球海运需求有望增长1%,集装箱增长5%,而运力规模与集装箱供给规模分别增长7.1%和7.4%,船队规模增速明显快于运量增长,然而运价却仍在大幅上涨。在他看来,集装箱船租金、海员成本、中介费用、油价上升都推动了海运成本的激增。

在广州港集团副总经理宋小明看来,运力不足的根本原因在于由塞港、海员短缺带来的运力效率低下。他介绍,目前欧洲基本港平均塞港时间3~5天,美西港口10~12天,美东港口大概7天,近期盐田港、宁波港等亚洲港口也陆续出现塞港。目前国际海员共有180万人,中国的国际海员大概是80万人,最近韩国等地区海员、码头工人、司机持续罢工,港口工人与海员出现阶段性短缺。

此外,他强调,要警惕货代层层涨价,推高整个海运价格的问题,“像到美国的话,航运公司也就报价5000~6000美元,但市场上可以涨到2万美元,这主要是因为中间货代的层层加成。”

针对外贸企业普遍面临的成本高企问题,宋小明认为,外贸出口企业可考虑调涨销售价格。“我们跟很多外贸企业有沟通,他们卖到欧美的商品物美价廉,价格非常便宜,他们的价格是有很大上涨空间的。”

白明则指出,外贸企业大多是中小企业,在物流上很难绕过货代环节,尤其是在运力严重不足的当下;而关于商品涨价,这需要与进口商做艰难的谈判,而且面临着丢失客户的风险。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