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财快评:当能源转型遇见能源危机

2022年06月25日 01:23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施训鹏

最近几个月,由于多种因素叠加的影响,世界油气价格居高不下,天然气价格甚至多次创下纪录。世界基准之一布伦特原油价格从一年前的每桶 74 美元上涨至 2022 年 6 月 22 日的每桶 110 美元。作为东亚现货基准 LNG 价格的 LNG Japan/Korea Marker (JKM) 价格上涨从 2020 年 7 月的每百万英热单位 (MMBtu) 3 美元到 2021 年 6 月的 13 美元和 2022 年 6 月的 37 美元。

在愈演愈烈的欧洲能源危机下,一些欧洲国家开始考虑重启燃煤电厂。作为能源转型的领头羊,德国在制定一项新法律,重新开放最多100亿瓦的闲置燃煤电厂,为期两年。与此同时,德国还向印度尼西亚抛出了1.5亿吨的煤炭大单。

不久前,为了推动能源转型,欧洲众国曾经下定决心要和旧能源再见。煤炭被认为已经翻篇,在天然气发展的同时,风光水核阔步走来。然而,当能源转型遇见能源危机,煤炭的压舱石地位在欧洲得到凸显。

欧洲的这种能源转型开倒车的经历并非特例。澳大利亚作为主要的能源生产国家,也经历过或者正在经历这种波折。

而作为世界主要煤炭和天然气出口大国,澳大利亚正在经历着能源危机。这场危机的严重程度,在 2022 年 6 月 15 日得到了生动的体现。当日,澳大利亚能源市场运营 (AEMO) 首次暂停了全国电力市场 (NEM), 创造了历史。

作为一个能源生产国,澳大利亚目前的能源危机并不是因为无法获得能源资源,而是出于对消费者负担能力的担忧,即能源价格对消费者来说太高了。由于电价过高,在澳大利亚电力市场运营规则下,为了保护售电企业,天花板价格被大幅度降低。但是,由于天然气价格居高不下,限定价格低于发电企业的成本,一些企业主动退出电力供应,导致供求失衡。在此情况下,澳大利亚停止了电力市场。不过,暂停电力市场并不能解决澳大利亚的能源危机。更多的煤炭发电,是一个常被讨论的解决方案之一。

一般各国都有自己的能源供给问题,对电力市场有不同的期许,但是在电力市场能源危机和能源转型夹击下的都会有一定的矛盾需要解决。

多讨论可再生能源的成本优势,往往只看到了发电成本,而忽视了可再生能源提供可靠电力供应的系统成本。由于可再生能源的间歇性和不确定性,为了确保稳定的电力供应,需要灵活发电技术或者储能来替补。这些替补技术的成本,随着可再生电力的比重增加而加大。

在传统能源价格上涨现实条件下,各国诉诸煤炭,而不是认为的更便宜的可再生能源电力,虽然有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有限的原因,也有目前条件下,可再生能源不能在能源安全和可负担等综合要求条件下,胜出煤炭的原因。

能源转型是一场苦旅。需要全社会付出真金白金的代价。可再生能源虽然发电成本较低,但是在能源安全保障和系统成本方面还有短板。需要充分正视这些现实的能源转型计划。

当然,化石能源的价格高位运行,将会刺激新能源和储能技术的发展和应用,长期下去,也会适得其反。

可持续的能源转型,不能纠结于一时一地的得失,而要在以人为本,在确保人民生活和供应安全的前提下,务实、有序、灵活地推进。

 (作者系悉尼科技大学教授、碳排放权交易省部共建协同创新中心和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特聘研究员、国际能源转型学会理事长)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