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能源观察|凛冬将至,德国“二级警戒”能否挺过天然气危机?

2022年06月26日 09:30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吴斌
欧洲可能要迎来最艰难的冬天。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吴斌 上海报道 尽管夏季才刚刚开始,但欧洲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挺过寒冬。

“现在是夏天,但冬天就在门口。”当地时间23日,德国副总理兼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哈贝克(Robert Habeck)发表声明,宣布德国启动天然气紧急计划第二级警戒阶段。

对于严峻的形势,哈贝克直白地表示,德国正处于“天然气危机”之中,德国政府将提供150亿欧元的贷款用于储备天然气,为冬季做好准备。同时德国也将启动额外的燃煤发电,取代目前的天然气发电,借此加强天然气的储备,相关的法律预计将于7月8日通过。

随后德国企业也很快回应,化工巨头巴斯夫宣布可能因为天然气价格飙升而实施减产,宝马可能从第三方买电,而不是运营自己的燃气发电厂。

对于事态的严重性,石油行业高级经济师朱润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欧洲生产、生活用天然气供给严重不足,必然对欧洲经济与社会造成非常不利的影响,极端情况下甚至可能会引起与欧洲有关的供应链崩溃,进而影响到全球供应链,可能不亚于一次疫情的再现,这不是耸人听闻,在经济全球化非常发达的今天,这完全有可能。

尽管现在局势还未失控,但采取预防措施已经迫在眉睫。路孚特首席电力与碳分析师、牛津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秦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夏季天然气需求量相对较低,但正是补库存的关键时刻。7月11日北溪一号开始检修,德国担心检修过后,俄罗斯会继续把北溪一号停着。如果北溪一号供气不能恢复,那么今年冬季德国天然气供给就会非常紧张,所以现在无论如何都要做好预防措施。

气荒危机下紧急“补库存”

每年夏季欧洲都会增加天然气库存,为冬季需求高峰做准备。然而,作为对西方制裁的反击,俄罗斯已经减少了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这可能为今年冬天的欧洲能源危机埋下伏笔。

由于德国西门子公司未将送修的气体泵送装置运回俄罗斯,自6月16日起,经北溪一号天然气管道对欧洲国家的天然气输送量降至每日不超过6700万立方米,而此前的每日输气量为1.67亿立方米,削减幅度高达60%。

而这也让德国冬季能源储备岌岌可危。德国一直急于填满天然气存储设施,但进展缓慢,储量目前只达到58%左右,能源公司正试图在11月之前达到政府规定的90%容量目标。

更危险的是,北溪一号是俄罗斯向德国供应天然气的主要管道,计划在7月11日至21日之间进行年度维护,届时将停止所有供应。

监管德国电力、天然气、电信等设施的德国联邦网络局警告称,在维护期间内通过北溪一号天然气管道供应天然气是不可能的,企业和消费者应做好应对天然气价格大幅上涨的准备,尽可能节约用气。

对未来的风险,哈贝克警告称,在10天维护期过后,北溪一号可能也无法恢复正常。由于俄罗斯削减北溪管道的天然气供应,如果德国不采取额外措施,几乎不可能在冬季确保充足的天然气储量。

此外,国际能源署(IEA)署长比罗尔(Fatih Birol)也警告称,俄罗斯未来可能会完全切断对欧洲国家的天然气供应,欧洲现在需要为此做好准备。

而在官方层面,俄罗斯常驻欧盟代表已经表示,由于在加拿大维修的涡轮机被扣留,从俄罗斯经波罗的海向欧洲供应天然气的北溪一号管道或将暂停运行。

在不确定性高企之际,未来将取决于地缘局势发展。在朱润民看来,如果局势不进一步升级,俄罗斯彻底断气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毕竟天然气出口是俄罗斯的一个重要的外汇来源,削减供应量与彻底切断供应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而且俄罗斯每一次削减对欧天然气出口量都有原因,这也反映出俄罗斯不愿意毫无缘由地失信于市场。

能否挺过寒冬?

在俄欧关系急转直下之际,欧洲接下来可能要迎来最艰难的冬天。

其实早在3月底,德国便宣布了天然气紧急计划,将其分为3个阶段。第一阶段为“预警阶段”,政府和能源供应商组成危机小组,但国家并不会强行干预,天然气供应商、贸易商和运营商仍可以采取市场手段保证供应,但运营商应保证在10月份之前将天然气储备达到80%,在11月份之前达到90%。第二阶段为“警戒阶段”,天然气应优先用于储备而不是发电;第三阶段为“紧急阶段”,国家将直接干预,能源监管机构联邦网络局将进行优先级划分,优先级较低的行业和设施将被“断气”,从而保证关键工业领域和普通家庭的供气。

德国已于3月底宣布进入预警阶段,在上周俄欧矛盾升级、供气形势进一步恶化后,本周德国宣布进入二级警戒阶段。在这一阶段,政府可以通过立法允许能源公司将成本上涨的影响转嫁给家庭和企业。不过哈贝克表示,他暂时会推迟价格调整时间,先观察市场的反应。

朱润民分析称,如果德国西门子公司迟迟不将送修的气体泵送装置运回俄罗斯,俄罗斯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极可能持续维持在当前低位水平,欧洲天然气供应将持续处于极度紧张状态。如果不能妥善解决天然气供应问题,不仅仅会让欧洲面临夏季忍受高温、冬季受冻的风险,也会对欧洲经济造成严重冲击。

即使是二级警戒可能也无法保证德国安然挺过寒冬。对于接下来形势的严重性,哈贝克甚至警告称,俄罗斯削减欧洲天然气供应可能引发能源市场崩溃,类似于当年雷曼兄弟事件引发全球金融危机。“我开始慌了,如果我说我对此不感到恐慌,那一定是在说谎。”

哈贝克解释,由于被迫以高价补平损失的气量,能源供应商的亏损正在日益增加,对当地公用事业行业及其用户(包括消费者和企业)可能存在溢出风险。“如果亏损大到以他们不能承受,那么整个市场就会在某个时刻崩塌,这是能源系统的雷曼效应。”

尽管接下来的寒冬挑战重重,但长期来看,这并不意味着欧洲能源转型的大趋势会改变。朱润民认为,在经历了俄乌冲突之后,欧洲在俄罗斯之外寻找天然气供应已经基本成为定局,但是从欧洲部分国家不愿意签订长期液化天然气买卖协议的角度看,欧洲有更大的决心加快能源转型的步伐,只有可再生能源才能帮助欧洲摆脱对其他地区能源的依赖,才能实现能源转型与能源独立双目标。

“欧洲的天然气危机是暂时的。长期来看,欧洲不仅要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也同时会摆脱对美国、中东、非洲的天然气依赖,最终是要摆脱对化石能源的依赖。”朱润民展望道。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