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媒体预测拜登当选,美欧车市喜忧参半

2020年11月17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钱伯彦 

美媒预测拜登当选。如若顺利就任,他的任期会给全球主要汽车市场带来何种影响?

奇迹并未发生。

在美国汽车工业核心底特律所在的密歇根州,拜登以279.6万票对264.8万票的优势拿下了16张关键的选举人票,避免了重蹈民主党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覆辙。

通过在密歇根、威斯康辛以及宾夕法尼亚这三个锈带州构筑所谓的“蓝墙”,拜登最终在美东时间11月14日取得了306张选举人票,力压特朗普的232张选举人票。多家美国主流媒体预测,拜登将于2021年1月20日就任第46任美国总统。

投桃报李还是双刃剑?

拜登之所以能够在三大以汽车制造业为主的锈带战场州获胜,不仅仅要归功于拜登“有史以来总统候选人中最大车迷”这一头衔。拜登的父亲曾在青年时代长期在家乡特拉华州最大的雪佛兰经销商之一工作,而拜登本人更是雪佛兰科尔维特跑车的忠实粉丝。

更为关键的因素则是拜登得到了美国最大工会之一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的官方支持。UAW在竞选期间的密尔沃基集会上就公开对十年前金融危机时,拜登作为副总统拯救美国汽车产业而表达感激,并相信拜登如果成功当选,在未来四年内作为总统能够再度力挽狂澜。

虽然特朗普在2016年直击汽车产业工人灵魂的葛底斯堡演讲中表态要将100万个制造业岗位带回美国,但是事实上,截至2020年2月,密歇根州制造业62.37万的就业人数相较于2018年底63.42万的峰值反而有所下降。

而对于美国三大传统汽车制造商而言,这更意味着来自华盛顿的政治压力骤减。

特朗普任内一直致力于通过行政手段迫使汽车厂商将工厂迁回美国本土,白宫方面不仅针对中国制造的零部件先后征收过10%和25%的关税,更以《美墨加三国协定》替代原先的《北美贸易协定》,将在美销售汽车的国产零部件比例从62.5%提升至75%。

相比起热衷于打贸易战的特朗普,拜登并不主张贸易保护主义,暂时也未表态计划进一步升级中美摩擦。随着逐步取消部分关税可能性的提升,底特律三巨头跨太平洋的供应链将有机会重新恢复畅通。

三家美国传统汽车制造商对于拜登的欢迎态度仅从三巨头第一时间通过社交媒体和公司发言人向拜登表示祝贺即可窥见一斑。毕竟在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正式宣布选举结果之前,拜登的获胜仍未成定局,包括俄罗斯、墨西哥等非美国传统盟友在内的区域大国至今都均未对拜登有所表示。

不过,即使汽车三巨头能够在供应链问题和贸易保护问题上松口气,它们也同样需要面对拜登这把“双刃剑”的另一面:税收。

不同于力主对企业减税以刺激经济的特朗普政府,拜登在竞选期间已明确表态提高企业税率,将企业税最高税率从目前的21%提升至28%。

此外,如果成功当选,政策更为温和的拜登预计仍会沿袭特朗普时期促进汽车业回流本土的政策。一方面,拜登从未表示将废除《美墨加三国协定》,协定中的零部件国产比例短期内并不会有所下降;另一方面,特别是针对美国公司海外子公司盈利的全球无形低税所得税GILTI,拜登更是计划将税率从目前的10.5%一口气提升至21%,变相地促使跨国车企将整车产业链设在美国本土。

美新能源汽车业复兴在望?

如果说在传统燃油车领域,拜登可能的新政给车企们带来的是贸易摩擦与企业税负的选择题的话,那么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拜登及其背后的民主党带来的或许只有好消息了。

“上任之后第一天便会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是拜登在社交媒体上针对特朗普“退群”行动的有力反击。但是拜登在新能源领域的愿景并不仅仅局限于此。

早在7月的竞选集会与之后发布的《清洁能源革命和环境计划》中,拜登就宣布将在任内推出规模宏大的气候转型计划,并效仿欧盟力争在2050年之前达成碳中和目标。为此,联邦将出资2万亿美元,配合私营部门以及各联邦州层面的投资,该气候计划的资金规模总计将达到惊人的5万亿美元。

具体到汽车产业,一揽子计划中包括了基础设施建设、增设购车补贴、政府计划采购以及税收优惠等多个维度的新能源汽车刺激方案。

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拜登计划在全美范围内新建50万个充电桩,并加快动力电池的研发与本土生产。为了扶持电动汽车领域的初创企业,民主党方面还计划设立创投资金来确保造车新势力的存续。此前2012年,美国能源部主导的先进汽车技术制造项目(ATVM),就以信贷形式给予特斯拉和Fisker两家企业十余亿美元的资助。

在政策方面,拜登则计划为以燃油车换置电动汽车的消费者提供现金代金券。虽然现金补贴的具体细节仍未确定,但联邦政府预计将在10年内为此投入至少4500亿美元。相较于中国和欧洲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美国长期以来一直缺少有力的价格型刺激工具扶持电动汽车。2009年奥巴马政府期间,华盛顿方面曾一度动用30亿美元给予换置机动车的消费者以最高4500美元的补贴,但该刺激政策在30亿美元资金池耗尽之后便无下文。该政策的力度甚至无法与经济体量小得多的德国50亿欧元补贴资金池相比。

除了直接给予消费者补贴之外,拜登还计划从以校车为代表的公共交通领域以及政府用车入手,通过联邦采购系统率先将美国国产电动汽车投入运营。

另一个重要举措则是加码电动汽车的税收抵免政策。奥巴马时代,联邦曾给予每家汽车制造商20万辆电动汽车的税收抵免额度,每辆电动汽车抵免额为7000美元。直至今年3月,特斯拉和通用汽车相继用尽20万辆名额之后希望华盛顿方面考虑延长该税收优惠政策。但在当月的国会报告中,白宫方面不仅拒绝了该要求,反而要求全面取消这一税收抵免优惠,并称取消之后将在10年内为政府节省25亿美元开支。而拜登则计划一次性将抵免额度从20万辆扩大到40万辆,每辆电动汽车的抵免额也升级至7500美元。

在政策性优惠之外,拜登对新能源汽车扶持的另一板斧则是再度强化对传统燃油车的监管力度。

在最具代表性、也是环保法规最激进的加州,特朗普政府之前在联邦层面对加州政府下属的加州空气资源委员会提起诉讼,指责该委员会无权独立于联邦推行严苛的排放要求。今年3月,特朗普更是以行政手段废除了奥巴马时代规划的燃油效率标准。

根据该规划,美国汽车厂商需要在2011年至2025年的15年时间之内,将燃油经济性提升一倍至每加仑燃油行驶54.5英里的水平,即相当于每年必须将燃油经济性提升至少5%。而特朗普则将此标准下降至1.5%,希望以此确保皮卡等“肌肉车”的持续竞争力。

作为奥巴马时期美国副总统的拜登则预计将重新撤回联邦对加州空气资源委员会的诉讼,并恢复奥巴马时期制定的燃油效率标准规划。

过去四年内,特朗普在共和党铁票仓、页岩气大本营俄克拉荷马州等地与民主党票仓加州等地推行的歧视性政策正使得美国国内分化逐渐加剧,能源州与科技州之间的矛盾正使得联邦范围内推行适用的环保排放标准变得困难重重。

强调“重建美好未来”(Build BackBetter)口号的拜登若成功当选就任,或许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弥合各州之间的矛盾,为全美范围内的统一标准铺平道路,并为美国新能源汽车的进一步发展打下基础。

根据拜登提出的《清洁能源革命和环境计划》,全美范围内的电动汽车市场份额将在2026年之前达到25%,年销量达到400万辆级别,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预计将为美国创造100万个就业机会。

遗憾的是,截至目前,即便拥有电动汽车领域的明星企业特斯拉,美国的电动汽车销量已经在中、美、欧世界三大汽车市场中稳稳垫底。根据麦肯锡咨询的统计数据,2020年上半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约为38.5万辆,欧洲则成功超越中国以41.4万辆的销量成为世界第一大新能源汽车市场。而美国上半年新能源汽车销量仅为11.1万辆。

彼岸的受益者?

对拜登表示欢迎的,除了美国的新能源汽车制造商之外,还有大洋彼岸的欧洲人。

一位在外交和贸易问题上按套路出牌、注重传统跨大西洋友谊、且认同巴黎气候协定的美国总统候选人当选无异是欧洲人乐于看到的。

特别是在贸易摩擦和关税问题上,特朗普政府并未顾及跨大西洋友谊而一直威胁把对欧盟进口汽车关税从2.5%提高至25%,这一威胁始终是悬在戴姆勒、宝马等欧洲车企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毕竟不久之前美欧双方刚刚在民用航空制造业领域互相开征了报复性关税。

相比于特朗普政府,在中美摩擦的大背景之下,通过逐步取消对欧盟产品关税以换取欧洲人不在中美双方之间骑墙正在民主党建制派内部达成共识。此外,拜登作为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反对者,也能够通过英美特殊关系对伦敦方面施加影响力,有助于欧洲车企规避英国硬脱欧后紊乱的供应链问题。

与其同时,在美国传统车企三巨头电动化相对落后的背景下,欧洲车企也希望通过美国汽车业电动化浪潮进一步占领北美市场。

大众集团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在大选期间接受彭博社采访时就表示:“民主党的政策可能会更契合我们的全球战略,即应对气候变化、全面电动化的战略。就市场份额而言,美国是世界上(电动汽车)最薄弱的地区。随着大众汽车电动化战略的深入,在美电动汽车市场的份额有望进一步扩大。”今年下半年以来,大众集团ID家族接连推出ID.3和ID.4两款重要纯电动车型。尾气门之后的大众集团一直希望能够通过ID家族重新在北美市场打开局面,大众此前已经在田纳西州设立一座ID.4生产工厂。

与欧洲车企一样嗅到美国市场电动化商机的还有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的东亚动力电池生产商。作为拜登高级外交政策顾问的托尼·布林肯曾在竞选期间表态,中美完全脱钩不切实际,需重置与中国的经济和技术关系。

不过,有望在零部件层面恢复对美出口贸易繁荣的中国企业仍需面对诸多挑战。

一方面,作为拜登副手、曾任加州检察长的贺锦丽将扮演关键不确定因素。贺锦丽除了有助于民主党借着政治正确的女性少数族裔代表大打身份政治牌之外,还将是民主党在全球范围内推行美国式知识产权制度的最佳人选。该问题此前在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谈判时就遭遇阻力,未来也有可能成为中美在自动驾驶、车联网技术方面交流的隐患。

另一方面,如果拜登成功当选,在未来四年任期内,拜登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扭转特朗普留下的政策也存在疑问。特朗普不仅成功地在任内任命了三位联邦法官,共和党预计也将继续控制参议院。从未表态将放弃《美墨加三国协定》的拜登,或许更可能仅仅是一位讲礼貌的“特朗普”。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