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同业存单认购率骤降10个百分点 中小行流动性管理难度增大

2020年06月13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杨志锦 

为了维持负债端的稳定,中小行可能通过发行同业存单去弥补,但同业存单不计入一般性存款,在流动性指标等约束下,中小行争夺存款的力度仍不减,中小行的流动性管理难度增大。

6月来,随着市场利率的上行,同业存单的发行也受到影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发现,截至6月11日,6月同业存单认购率为77%,相比1-5月的平均水平下降了10个百分点。其原因在于存单一级发行价格上调缓慢,滞后于二级价格变动,导致一二级市场利差走扩。

“因债市调整影响,一些同业存单被抛售,二级市场存单收益率高于一级市场,出现倒挂,连配置盘都倾向于在二级市场买入,所以一级认购率低。”浙江地区某城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坦言,“一级市场存单能够发出去的,都是关系维护得好的。”

华泰固收首席分析师张继强表示,年内股份行、中小行结构性存款面临较大的压降压力。为了维持负债端的稳定,中小行可能通过发行同业存单去弥补,但同业存单不计入一般性存款,在流动性指标等约束下,中小行争夺存款的力度仍不减,中小行的流动性管理难度增大。

高评级也有低认购

同业存单是商业银行发行的记账式定期存款凭证,发行后可以进入二级市场流通。同业存单近年来发展迅速,2014年全年发行规模仅8985亿,但2019年发行规模已增长至18万亿,成为商业银行负债管理的重要工具。

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今年前5月同业存单计划发行规模7.42万亿,实际发行6.48万亿,认购率为87.3%,1-5月单月认购率亦在这一水平上下波动。不过,6月以来认购率却突然出现下降。

数据显示,截至6月11日,6月同业存单计划发行3764.70亿,实际完成发行2912亿,认购率为77%,相比1-5月的平均水平下降了10个百分点。

江苏地区某农商行人士坦言,6月以来市场风险情绪提升,同时市场利率出现上行,但同业存单发行利率上不去,买同业存单性价比不高,因此认购不足。

中金固收董事总经理陈健恒表示,近期存单发行认购率明显下降,主要由于资金面收紧后存单二级价格大幅上行,而存单一级发行价上调缓慢,明显滞后于二级价格变动,一二级价差大幅走扩,目前1年期存单的一二级价差高达30-40BP。

以六个月期限的AAA级存单为例,6月第一周该类型同业存单二级市场到期收益率平均值为1.76%,相比五月最后一周上行25BP;同期发行利率为1.58%,仅相比五月最后一周上行8BP。

个券方面,如民生银行6月5日发行的期限为0.5年的“20民生银行CD249”票面利率为1.65%,同日二级市场剩余期限0.5年的存单“20民生银行CD112”收益率为1.89%,后者高出前者24BP。

北京某中型券商首席固收分析师表示,同业存单的购买者基本上都是银行,如果同业存单票面利率太低,那购买存单的银行还不如用相应的资金去放贷。“在低票面的情况下,市场风险偏好被激发起来,机构可能就不再追逐认购同业存单了。”

在此之前,由于中小银行风险事件冲击,2019年5月同业存单认购率也骤降,但当时主要是资质较差的中小银行发行的存单认购不足,此后有所恢复。今年6月上旬的情况则是:不止中小银行存单认购率下降,AAA级也在所难免。

据兴业金融统计,六月第一周AAA、AA+、AA、AA-级存单发行认购率分别为62%、67%、35%、23%。AAA、AA、AA-级存单发行认购率均有所下降,AA+级存单发行认购率与上周持平。

一些高评级主体发行的存单也出现认购率较低的情况。比如6月11日民生银行发行的“20民生银行CD261”计划发行规模为1亿,但实际发行规模为0.1亿元,认购比例仅为10%。

陈健恒表示,去年银行破刚兑事件后主要是中低评级存单发行受到冲击,而近期高评级存单发行认购率明显下降,主要由于国有大行股份行存单一级发行价粘性明显大于城商行,相应的一二级价差更大。当资金面有所缓和、存单一二级价差收窄时,存单发行认购率会得到改善。

利率下行但净融资为负

对于商业银行而言,发行同业存单既能减少资本消耗、改善存贷比,又能协助实现规模扩张、不良资产出表等目标,因此商业银行一直有加大发行的动力。尤其当银行间利率下跌时,各类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更有动力借同业存单进行负债管理,实现快速扩张。

Wind数据显示,在央行多次降准降息后,今年3-5月隔夜Shibor平均值为1.15%,甚至多个交易日连续低于1%,最低时仅0.66%,处于历史最低的水平。但其间商业银行并未借此机会扩大同业存单发行规模。

统计来看,今年前5月同业存单共发行6.48万亿,同期到期规模6.98万亿,意味着同期净融资规模约-5000亿。换言之,市场出现了利率下行与净融资为负并存的局面,为历史上首次出现,显示即使有便宜的资金,银行也不想要了。

中信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明明称,银行受限于同业业务的严监管,即使有扩张同业业务的动力,也不得不考虑同业发行与资金运用监管等现实因素,如同业负债比例、杠杆率、LCR等多项监管指标。随着银行逐渐适应对同业业务的严监管,即使面对扩同业的好时机,也能合理控制业务量,不盲目扩张。

“除了监管对同业资金运用严格限制外,也有可能是优质资产稀缺,银行难以找到好的资产匹配。”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表示,“此外,相比于央行货币投放带来的同业负债扩张,还是存款给银行的安全感要更强一些。现在的货币宽松显然是因为疫情对实体经济的负面冲击,疫情控制后没准就回笼流动性了,政策的变化谁也说不准。”

前述江苏地区农商行人士表示,央行降准以及再贷款工具推出后,银行的资金相对充裕。与此同时银行的风险偏好是降低的,很多资产投不了,因此商业银行发存单动力不足。

近期监管部门要求商业银行压缩结构性存款,一些市场人士认为部分银行为了维持负债端的稳定,可能通过发行同业存单去弥补,进而带动同业存单净融资规模的上升。

前述浙江地区城商行人士称,同业利率的下调空间已经不大了,而且银行的存款成本相对刚性,解决银行负债成本问题最终还是要靠降低存款基准利率。因此,下半年央行可能采用降低基准利率的方法来压低银行的负债成本。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