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国家发力癌症早筛研究 液体活检技术成重点

2020年09月0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朱萍 

近日,科技部重点专项“恶性肿瘤筛查早诊的液体活检技术研发及评价研究”项目启动会在京举办。

近日,科技部重点专项“恶性肿瘤筛查早诊的液体活检技术研发及评价研究”项目启动会在京举办,该项目将重点突破我国高发恶性肿瘤筛查及早诊早治液体活检关键技术,构建高灵敏度、高特异度、高效经济的恶性肿瘤液体活检早诊技术体系,开发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筛查/早期诊断试剂盒。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院长赫捷院士指出,恶性肿瘤已成为严重威胁人民生命健康的第一杀手,且到医院就诊的患者多偏晚期。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着力推行癌症筛查、加强癌症早诊早治及科研攻关,解决民生痛点。该项目的启动标志着癌症早诊早治已变为国家战略的一部分。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内科主任王洁教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目前肿瘤早诊早筛存在一些瓶颈,包括现有技术手段不足、缺乏液体活检等新技术,希望通过此项开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恶性肿瘤筛查和早期诊断的试剂盒应用在临床。与此同时,王洁希望未来早筛检测应在保证准确性的同时降低收费价格,以提高肿瘤筛查可及性。

对此,泛生子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思振也同样表示,一个肿瘤早筛产品的研发关键应该是基于临床的真实需求和严格标准,孵化出来的技术和产品,还应具备大规模应用和产业化潜力,也就是既精准又便捷还不贵。

活检关键技术待突破

据了解,该项目将针对肺癌在全国20省份、12万社区高危人群肺癌筛查的多中心前瞻性队列中验证其有效性;针对消化系统癌症,依托城市、淮河流域10万人以上的癌症早诊早治项目队列验证其有效性。

“这个项目是国家十三五最后一批课题,主要聚焦于中国的常见的高发肿瘤。但目前肿瘤早诊早筛存在瓶颈,最大瓶颈在于现有技术手段不足,并且缺乏液体活检这类新技术。”王洁指出。

王洁表示,希望该项目结束时,可以开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恶性肿瘤筛查和早期诊断的试剂盒应用在临床上。“包括我们的靶点选择、技术开发、临床验证以及产品转化,都是实现这个目的的保障。”

前FDA资深专家、泛生子首席医疗官胡云富介绍说,液体活检就是通过少量血液即可检测血液中游离的肿瘤的DNA,为癌症早筛带来新的希望。与传统影像或其他相比,液体活检可以无创、及时、灵敏地检测早期肿瘤标志物而达到癌症早筛的结果,因此活检技术在2015年被MIT评为年度十大技术之一。

“液体活检癌症早筛是否能够取得突破性进展,在于癌症早筛研发三个不同阶段,即能否取得早期癌症标志物的研究突破、前瞻性研究进一步验证标志物,和最终大规模在人体中应用价值的见证。” 胡云富指出。

此次,泛生子为上述项目提供的关键技术支持的原研技术Mutation CapsuleTM技术,只需少量血液,即可同时检测甲基化和包含SNV、Indel、CNV、HBV等在内的多种基因突变,在不牺牲灵敏度的情况下对一个样品进行多种测试,其优异的灵敏度及特异度已在肝癌早筛领域得到验证。“泛生子在肝癌早筛领域已积累了丰富的科研成果,并将致力于在肺癌、消化系统癌症等高发癌种上再次实现关键技术突破。”王思振表示。

之所以要加强液体活检技术,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刘骞教授以肠癌举例称,中国与美国结直肠癌5年生存率相比差距很大,之所以距离大,并不是说因为手术、放疗、化疗等技术以及药物的使用有很大差异,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到医院诊治的肿瘤患者中,早期病例比例过低。

“美国等经济发达国家整体发病率逐年呈下降趋势,是因为他们通过规范、系统筛查发现了大量的早期病例和癌前病变,这导致最终它的治疗效果和我们之间存在着一个比较大的差异。” 刘骞分析说。

与此同时,刘骞指出,“癌症早筛是降低包括消化系统肿瘤在内的癌症发病率和病死率非常有效的方式,但目前筛查方式都存在明显的短板。”

他仍以肠癌为例称,目前采用的筛查手段分为两类,一是包括便潜血实验、问卷调查等非侵入性的筛查,这些模式在我国应用广泛,但因灵敏度、特异度远达不到筛查要求,出现假阳性、假阴性病人;侵入性的筛查方式准确性比较高,但筛查率也不高,因为患者感受不好,如肠镜是有创性检查方式,会出现肠道穿孔,剧烈的疼痛不适,老年人诱发心率失常、脑血管意外等情况,而且在准备过程中程序也比较烦琐。

提高癌症筛查可及性

“实际上,在肿瘤早筛研究中,也涉及多学科诊疗模式,靠一个学科单枪匹马是不可能的,需要我们肿瘤相关的多学科建立合作,同时也需要跨学科建立合作。同时我们也需要做基础研究的科学家参与,更需要一些拥有领先技术的基因检测公司的参与,这是个大的团队,共同来探索肿瘤的本质,从而研发出好的诊疗技术和产品,运用到我们临床上。”王洁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现在很多研究都是多团队的协作。

王洁认为,推动肿瘤早筛产品的可及性包括两个重要的方向,一是技术的灵敏度及特异度,另一方面就是价格问题。“一个早筛产品1000多元太贵了,最理想的是几百元就可以。”

王思振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泛生子当前做的多组学研究本身就意味着多学科的研究。“如果想达到早筛终极的目标,即准确,而且不能太贵,多学科的参与及其多维度的数据分析是必不可少的。如泛生子的技术平台,实际上是综合了基因组学、表观遗传学(甲基化)和蛋白组学三个不同维度的学科。”

事实上,相比于传统的活检方法,由于无需组织穿刺,而是通过血液、尿液这类非侵犯性取得的标本通过高通量测序等技术对疾病进行诊断和评估,而且液体活检具有副作用小、操作简单、能重复取样等优点,另外液体活检医疗成本也较低。

此前,根据美国Medicare对肺癌穿刺活检开支分析,普通穿刺的开支为8,869美元。约20%的穿刺活检会导致并发症,穿刺活检与并发症治疗的开支将达到37,745美元。对医疗保险来说,平均每次穿刺活检的成本为14,634美元。第一代CTC技术Medicare报销额度为369美元,二代CTC与ctDNA技术开支约在800-1000美元。

“一个肿瘤早筛产品的研发关键就是,将来能得到大规模的应用,毕竟再好的产品研发出来以后没有应用,就不能创造临床价值和社会价值。而肿瘤早筛产品的产业化、商业化能够更好地推动肿瘤早筛的可及性。实现产业化,技术要足够好,达到一个程度不仅是临床上应用路径清晰,还要达到这样一个程度带来经济学上的一部分问题。”王思振指出。

在王思振看来,我国肿瘤早筛早诊的商业化市场,离所谓的红海还很远。以肝癌早筛为例,中国一亿多高危人群,假如仅仅让10%的人去应用这样的技术,就已经可以带来很大的商业化规模。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