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球市场 > 正文

专访贝莱德亚太区董事长鲍哲钰:气候变化将重塑全球资本配置格局

2021年01月29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郑青亭 

未来,亚洲的可持续投资将进一步快速增长。

1月26日,全球最大资管公司贝莱德发布年度致客户信和致全球CEO信,称气候变化将改变全球资产配置格局,而且在新冠疫情暴发后,资本重新配置的速度正在加快。

贝莱德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劳伦斯·芬克 (Laurence D. Fink) 在信中说,气候变化风险即是投资风险。随着市场开始将气候变化风险计入证券价值,这将引发资本大规模的重新配置。在新冠疫情暴发后,人们普遍认为这场危机将转移大家对气候变化问题的关注。“但事实恰恰相反,资本重新配置的速度甚至比我预期的更快。”

2020年1月至11月,公募基金和ETF投资者在可持续发展资产上的全球投资达2880亿美元,比2019年全年增长96%。“我认为这是一场漫长但正迅速加快的转型之起点,而这一转型将持续多年,并重塑各种资产类型的价格。”芬克说,“我们知道气候变化风险即是投资风险,但也认为气候相关的转型会带来历史性的投资机遇。”

贝莱德在年信中宣布,将要求所投资的企业披露与全球控温2摄氏度和205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目标相一致的业务计划,并表示,将加强对股东提案进行投票,以更有效实践可持续发展投资督导工作。

贝莱德称:“当我们认为企业应对转型裹足不前,特别是双方缺乏一致意见和沟通的情况下,我们不但会通过指数基金投资组合所持有的股份对企业管理层投反对票,也因为它们可能会给我们客户的回报带来风险,我们还会考虑通过我们管理的全权受托主动型投资组合退出对这些企业的投资。”

去年,贝莱德的投资督导团队重点关注了440家碳排放密集型企业,对64名董事和69家企业投出反对票,还将191家企业列入了“待观察”名单。今年,贝莱德正把这个重点关注名单扩大到超过1000家碳排放密集型企业,它们的碳排放量占贝莱德所投公司的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的90%以上。

“对股东提案的投票在我们的可持续发展投资督导工作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芬克说,“贝莱德作为长期投资者,一直致力于充分表达我们对各议题的看法,并让管理层有充足的时间来解决相关问题。然而,由于许多与业务相关的可持续发展议题迫在眉睫,我们倾向于不再浪费时间等待相关行动而直接投票支持股东提案。”

1月26日,贝莱德亚太区董事长鲍哲钰(Geraldine Buckingham)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指出,2020年,全球市场经历了大幅波动,但人们对可持续投资的兴趣不减反增,特别是亚洲的客户对ESG投资表示出了日渐浓厚的兴趣。她认为,未来,亚洲的可持续投资将进一步快速增长。

去年年末,贝莱德的资产管理规模达8.68万亿美元,环比增长17%,打破历史纪录。资管规模增长由资金净流入和基金净值增长等因素驱动。2020年全年,贝莱德实现资金净流入3910亿美元。同期,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1%,净利润同比增长10%。

投票反对罔顾气候风险的公司

《21世纪》:在2020年CEO致信中,贝莱德表态要对那些在环境和社会问题上还没有做好充分准备的董事投反对票。是什么让贝莱德决定在ESG问题上采取更积极的行动?这种督导工作取得了怎样的效果?

鲍哲钰:作为资产受托人,贝莱德为客户管理的资产总值超过8万亿美元。我们所有的投资都是代表客户进行的,因此,与我们投资的公司的合作至关重要,以确保最大程度地提高股东的长期回报,让我们的客户受益。现在的大趋势是,中国等国家的政府都做出了净零承诺,许多公司也正在向这个方向努力,这是全球经济未来几十年中将进行的重大转型。金融市场趋向于提前反应,在当下就把这个趋势计价。我们认为,世界经济即将发生的变化将对资本流动产生重大影响,从而影响到投资者。我们希望我们的客户既能应对新的风险,又能抓住新的机会。气候问题迫在眉睫,采取行动至关重要。我们要求我们投资的公司制定切实的计划,不仅是关于如何规避风险的计划,而且还关系到如何抓住机遇采取行动。我们已经明确表示,对于那些我们认为没有制定计划的公司,或者计划没有得到充分实施的公司,我们将比以往更愿意投票反对其管理层或董事,以确保采取统一的行动。

《21世纪》:截至2020年7月初,贝莱德已经筛选出了244家企业,断定这些企业在管理气候风险或就气候风险方面进行信息披露表现欠佳,并对其中53家企业投了反对票,还将余下的191家企业纳入“待观察”名单。这方面有更新吗?剩下的191家公司有变化吗?

鲍哲钰:我们已经对50多家公司投了反对票。显然,我们的投票只能代表我们手中的股份。董事们的命运实际上取决于最终的投票结果。对于剩下的190家公司,我们把它们放在观察名单中,这意味着它们有机会做出调整,我们会进行跟踪。如果我们相信这些公司已经有足够的进步,就将把它们从观察名单中移除;如果没有,我们将更愿意对它们投反对票。实际上,这么做是想向这些公司明确传达我们的期望以及将做出的回应。

《21世纪》:有人批评说,贝莱德应该仔细研究企业在管理气候风险方面是否按照计划取得进步,而不是仅仅根据企业制定的目标做出奖惩。你对此如何回应?

鲍哲钰:我们知道这是个过渡,需要时间。我们希望公司制定一个计划,也希望看到针对该计划采取的行动。但我们也很现实,知道这不会在一周、一个月甚至一年内发生。这是一个过渡。我们想看到的是公司采取紧急行动,正在实施有力的计划。贝莱德将继续与全球数千家公司的管理层就这些问题进行合作,以巩固贝莱德在长期创造价值方面的地位,这对我们的客户而言至关重要。

我们会密切跟踪他们的进展,因为每年都要与公司多次互动。这不是我们与它们接触讨论的唯一问题,还要就长期的多元化战略等问题进行讨论。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一直在跟踪公司兑现承诺的情况,看它们如何推进计划,并就此判断进展是否够快。

亚洲对ESG投资兴趣渐长

《21世纪》:在今年的CEO年信中,劳伦斯·芬克说,在疫情大流行之后,资本的重新分配速度甚至超过了他的预期。ESG投资需求激增的原因是什么?在负利率的环境下,这种趋势会继续吗?

鲍哲钰:人们对可持续产品感兴趣的原因有很多。过去,投资者总是担心可持续投资会牺牲一些收益,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事实并非如此。实际上,可持续战略至少可以获得与长期投资相当的收益,甚至更好。其次,我认为对于许多人来说,气候风险不再被视为一个假设性事件或未来事件。无论政府是否做出净零承诺,无论当地是否受到不利天气和自然灾害的影响,人们都感到气候问题更加紧迫,愿意花钱解决其中的一些问题。不同的客户类型有不同的原因和动机,很多利益攸关方都对他们投资的或工作的公司提出了要求。

2020年,当市场经历大幅波动和资金大量流动时,人们对可持续性投资的兴趣不仅坚定不移,而且还在进一步增强。我可以肯定地说,当我与亚洲客户交流时,可持续性通常是他们要谈论的第一主题,因为即使客户尚未在可持续性战略上投入大量资产,他们也意识到这是一个他们需要理解并适应的投资管理变革。因此,他们有很浓厚的学习热情。这也让我感觉到,流入可持续战略的大量资金不太可能减少,我认为它们将在未来几年继续增长。

《21世纪》:几年前,可能有一种普遍观念是,ESG投资或许会牺牲部分收益。但如今,大家似乎普遍认为,ESG投资可以自动产生更好的收益结果。你觉得ESG投资是否可以保证阿尔法收益?

鲍哲钰:没有什么是可以保证超额投资回报的,如果有的话,那我们的业务会容易得多。但我们已经看到,可持续发展战略确能达到或超过一般收益。在过去的12个月中,约80%的可持续性指数优于同类常规指数。这让我们可以有信心地说,如果人们想进行可持续性投资,无需放弃收益。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转变,因为投资者不再需要在可持续发展理念和收益之间进行取舍。

《21世纪》:在亚洲地区,你有看到一些新的ESG趋势吗?

鲍哲钰:亚洲是一块充满差异的大陆,在追求可持续性的旅程上,不同的国家和不同的客户处于不同的阶段。在亚洲的某些地区,可持续性多年来一直是人们关注的首要问题,而在某些其他地区,这还是一个新问题。但一致的是,客户的兴趣正在增长。过去,ESG在日本等市场上的关注点可能更多地在治理方面,但现在已经很明显地转向气候。

阿拉丁增加气候风险评估模块

《21世纪》:贝莱德目前正在与多少家中国公司打交道?你在中国看到哪些需要大公司解决的问题?

鲍哲钰:我们同中国公司提出的问题与我们在其他地区提出的许多问题类似。除了可持续性和环境,我们还希望看到有关公司治理提升的证据,包括董事会成员的多样性。我们还想了解公司的长期战略。我们同其他国家的公司的合作也涉及这一系列的问题。

《21世纪》:在今年的CEO年信中,芬克还说,贝莱德支持建立全球碳补偿市场,并在全球范围内实施碳定价制度。怎么看全球排放权交易计划对可持续性投资的影响?

鲍哲钰:我们非常希望看到碳排放量的下降,无论是减排,还是通过抵消,都可以发挥作用。我们主张,这类市场必须在全球范围内以公平的方式建立起来,以确保全球参与者都可以从中受益。所有这些方法,包括碳减排、碳抵消、碳排放权等,都有利于管理由碳排放过多造成的危机,所有这些工具都需要被使用。

《21世纪》:贝莱德最近在旗下的阿拉丁风险管理平台上增加了气候风险评估模块“Aladdin Climate”,以帮助投资者在不同情景下进行压力测试。能否举例说明投资者如何使用该工具分析气候风险对特定公司的影响?

鲍哲钰:阿拉丁是我们专有的交易和运营平台,旨在帮助客户了解其投资组合中存在的风险。去年,我们承诺开发气候模块,以帮助阿拉丁客户了解其投资组合中的碳风险、气温风险,以满足根据气候风险调整投资组合的需要。去年下半年,我们发布了“Aladdin Climate”,但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将随着数据源的改进不断提升分析能力。这是贝莱德将最先进的技术和投资管理结合的持续尝试,以使我们能够做出基于风险的明智决策。鉴于气候风险对投资的重要性,我们感到这是我们继续发展技术能力的关键领域。我们在2020年做到了这一点,2021年仍将继续。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