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券业大年遭爆雷风险蚕食 券商大面积计提减值 2020年全行业资产损失超两百亿

2021年01月29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满乐 

目前已有8家上市券商发布了2020年度计提信用减值公告,合计计提减值规模达到65亿元。如叠加其他上市券商去年前三季的计提数据,则整个2020年券商总计提规模将轻松超过200亿元。

随着券商业绩相继披露,2020年券业的“好年景”渐进展现。

截至1月28日,已有15家上市券商发布了2020年业绩预告或业绩快报。从归母净利润指标来看,15家券商全部实现了净利润正增长。增速最慢的中信证券2020年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了21.82%,光大证券归母净利润则同比增长了325%,增速位列已披露券商第一名。

但与行业业绩预增不合拍的是,大额计提减值正成为笼罩在券商头上的巨大阴影。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8家上市券商发布了2020年度计提信用减值公告,合计计提减值规模达到65亿元。如叠加其他上市券商去年前三季度的计提数据,2020年上市券商计提规模则将轻松超过200亿元。

“整个券商行业从2019年就开始压缩股票质押业务,但2020年债券市场高评级主体开始违约,类似永煤、华晨事件,让资管和自营减值增加。另一方面,2020年中小市值公司股价下跌,原来剩下的股票质押相关业务,减值增多。”对于券商大量计提减值的问题,有国内中型券商总经理如此表示。

他同时也指出,2020年券业整体营收表现良好,“大家有余地去更充分地计提减值,夯实资产基础。”

股权质押等信用中介业务已然成为券业目前最大的风险点。视觉中国

头部券商计提拖累业绩

从8家上市券商披露的2020年度计提信用减值公告来看,光大证券计提减值规模最大。

按照光大证券发布的公告数据,2020年公司预计实现营业收入157.7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4.15亿元,分别较上年同期增加56.86%和325.21%。

但与此同时,光大证券2020年计提预计负债及单项重大资产减值准备也达到了22.47亿元,这也导致公司净利润锐减了20.73亿元。两相对比,信用减值令光大证券2020年业绩“斩半”。

相比其他券商,光大证券计提减值的原因也比较特殊。

早在2016年,暴风投资与光大浸辉、群畅金融等公司签订合伙协议,共同发起设立浸鑫基金,并计划以此基金收购境外MPS公司65%的股权,而光大资本则作为该项目的劣后级合伙人之一出资人民币6000万元。

随后MPS公司却经营陷入困境,至2019年2月,浸鑫基金投资期限届满,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光大证券因此陷入投资失败漩涡。

此前,光大证券就已在2018至2019年度就该事项累计计提预计负债30.11亿元。其最新公告显示,光大证券在2020年度就MPS事项再度计提预计负债人民币15.5亿元,累计计提已超过45亿元。

除深陷MPS风波外,2020年光大证券对纳入全资子公司光大富尊投资合并的结构化主体——璟珲基金,还实际持有一笔账面价值7.59亿元的应收款,光大证券对此计提了一笔高达2.56亿元的坏账准备。

然而,如果从整个证券行业来看,截至2020年三季度,信用减值计提规模最大的是中信证券。

中信证券此前发布公告称,截至2020年三季度,公司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合计人民币50.27亿元,其中仅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就达到35.18亿元。

中信证券表示,2020年1-9月,公司计提信用资产减值准备较2019年有所增加,主要由于股票质押式回购合约定式购回项目信用风险上升,公司审慎评估项目风险,足额计提减值准备。另外,公司融资融券、其他债权投资规模较上年末有较大增长,资产减值准备相应增加。

对此,中金公司分析认为,中信证券2020年仅第三季度信用减值就达到30亿元、占税前利润59%,拖累盈利表现。公司信用减值应该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是股权质押及两融等融资业务,另一方面,公司债券资产也受到三季度债市波动的影响有所减值。

“整个2020年券商业绩表现都不错,但是债券和两融的风险一直在累积,所以会选择在这样一个收益较好的年份做一些计提准备。”有国内中小券商高管认为,2020年中信证券充分计提减值,体现出谨慎发展的意愿。

从已披露的业绩预告来看,2020年中信证券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虽然放缓至21.82%,但预计公司归母净利润仍接近150亿元,仍稳居券商第一名。

股权质押风险依旧不容小觑

2020年,由股权质押业务导致计提减值大幅攀升的券商不在少数,股权质押等信用中介业务已然成为券业目前最大的风险点。

其中,就有不少券商披露了股权质押业务具体的踩雷项目。

国元证券即表示,公司2020年计提股票质押回购业务减值准备就达到3.48亿元,主要原因为,其待购回的标的证券“珈伟新能”“ST 中孚”“深大通”“退市华业”和“艾格拉斯”股价持续下跌,且低于100%维持担保比例。

另外,公司还对“华业资本”和“黄河旋风”股票质押项目进行了计提违约资产减值准备。

西部证券则踩雷“信威集团”“中南文化”“金一文化”以及赫赫有名的“乐视网”。这些项目导致公司2020年计提减值准备增加了1.63亿元。

此外,西部证券还公告了金融资产爆雷的具体情况。该公司自二级市场买入持有的金融资产“17印纪娱乐CP001” “16三胞B”“17昆仑01”,因发行人到期未支付本息,发生实质性违约。为此,西部证券合计计提减值准备了4432.94万元。

除此之外,其他上市券商也对买入返售金融资产作了大额减值,如中信建投计提9.89亿元,国海证券计提3.92亿元、方正证券计提2.7亿元、长江证券计提2.47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财通证券2020年计提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则为-4430.89万元。对此,公司表示系前期项目收回导致,这也让财通证券成为目前唯一一家计提买入返售资产为负的券商。

不过,财通证券在2020年却大额计提了融出资金减值准备,计提规模达到4.49亿元。主要原因为公司融出资金规模大幅增加,部分融出资金业务发生大额计提减值风险。

“2018年以来,随着股权质押风险的逐渐暴露,整体质押规模都在逐步下降,券商对此也更为审慎,风控更为严格,总体而言风险在下降。而除踩雷股权质押业务外,以两融业务为主的信用业务扩张也让券商加大计提。”有国内中小券商非银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券商从严计提坏账转板,也有助于重资产业务稳健发展。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