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10年美债收益率持续飙涨创一年新高 对冲基金大手笔押注美元反弹

2021年03月19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截至3月18日18时,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一度创下去年1月以来最高点1.719%,30年美债收益率更是上涨突破2.5%,达到2019年8月以来最高值。受此影响,众多投资机构选择抄底美元,此前趁着美联储鸽派声音沽空美元的量化投资机构,也加大空头回补力度。

美联储释放的鸽派声音,令美元走弱趋势仅仅维持了约12个小时。

截至3月18日18时,美元指数徘徊在91.658附近,较日内低点91.30明显反弹,收复了约60%隔夜跌幅。

“华尔街金融市场认为,美联储在18日凌晨发布的货币政策信号自相矛盾。一方面美联储上调了未来两年GDP增速预期和未来三年通胀预期;另一方面又一再重申维持当前QE直至经济取得实质性进展,其点阵图也预期未来两年不会加息。”一位华尔街大型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这导致华尔街金融机构干脆无视美联储的鸽派声音,延续推高美债收益率的交易策略。

截至3月18日18时,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一度创下去年1月以来最高点1.719%,30年美债收益率更是上涨突破2.5%,达到2019年8月以来最高值。

受此影响,众多投资机构选择抄底美元,此前趁着美联储鸽派声音沽空美元的量化投资机构,也加大空头回补力度。

在Nat Alliance国际固定收益主管Andrew Brenner看来,若美联储的“鸽派声音”无法遏制美债收益率持续走高,未来全球金融市场可能遭遇剧烈动荡。

美银发布3月全球基金经理的最新调查显示,多数受访基金经理认为,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进一步升至2%,可能引发美股出现10%以上的回调,进而触发一系列多米诺效应,比如美元受益避险资金涌入大幅反弹,大量资本从亚洲等新兴市场回流,加剧新兴市场金融稳定性风险。

景顺亚太区全球市场策略师赵耀庭认为,美债收益率走高可能会利好亚洲股市。因为这预示着美国经济正在强劲复苏,有利于提振亚洲出口经济,带动全球资本青睐亚洲新兴市场国家资产。

标普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肖恩·罗奇(Shaun Roache)指出,此次美债收益率持续回升,不大会像2013年的“紧缩恐慌”(taper tantrum)般重创亚洲新兴市场。究其原因,一是亚洲许多国家的防疫措施相对奏效,当地经济复苏前景好于欧美;二是相比2013年,亚洲不少国家的经济账户盈余,外汇储备相当充足,足以应对资金流出的冲击。因此,全球资本愿意留在亚洲新兴市场国家寻求更高的回报。

美联储释放的鸽派声音,令美元走弱趋势仅仅维持了约12个小时。-视觉中国

对冲基金无视美联储鸽派声音

“在18日凌晨美联储释放鸽派声音后,量化投资基金借机沽空美元,美元指数一度从92下滑至91.30。”一位华尔街投资机构外汇交易员说。但是,市场继续杀跌美元的动能相当疲弱。

多数华尔街投资机构对美元下跌选择隔岸观火。他们认为,美联储未能采取实质性措施遏制美债收益率持续回升,比如美联储不但未对市场关心的SLR延期以及扭曲操作(抛售短期美债买入长期美债)给出明确信号,也没有释放何时启动美债收益率曲线控制QE措施的声音。

因此,众多投资机构干脆无视美联储鸽派声音,继续抛售美债,押注美债收益率继续回升。

截至18日18时,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一度创下去年1月以来最高点1.719%;与此对应的是,美股期货盘前跌幅超过1%。

“此时,越来越多对冲基金开始入场抄底美元。”上述外汇交易员透露。这背后,是他们大举押注美债收益率持续走高,触发美股继续回调,从而激发避险资本涌入美元。而且,美债收益率回升也利好美元指数继续反弹。

上述华尔街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指出,当前不少对冲基金的美元投资模型里,美债收益率波动因子的权重明显高于美联储货币政策趋向。只要美债收益率持续回升,他们的程序化交易模型就会自动买涨美元套利。

对冲基金之所以大胆抄底买涨美元,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欧洲多国暂停接种阿斯利康疫苗,欧洲疫情严重性或高于美国,经济复苏前景则弱于美国,欧元兑美元汇率趋于下跌,助攻美元指数继续走高。

不会再度触发“紧缩恐慌”

值得注意的是,美债收益率持续回升令美元趋于反弹,亚洲等新兴市场国家面临着日益严峻的资本流出压力。

国际金融协会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月份流入新兴市场股票和债券的资金量,从去年11月创纪录的1074亿美元,大幅降至312亿美元。

“若此次市场认为美联储低估通胀风险,导致美债收益率以更快速度回升,进而触发美元大幅升值,那么整个新兴市场国家将面临更大规模的资本流出风险。”Andrew Brenner指出,一些激进的对冲基金甚至认为2013年的紧缩恐慌状况可能会再度来临。

所谓紧缩恐慌,是2013年美联储突然表示将逐步缩减量化宽松政策,一下子触发美国国债收益率快速飙涨。全球新兴市场国家骤然遭遇大规模的资金外流,不得不紧急提高利率以保护资本账户不受冲击,影响自身经济增长前景。

赵耀庭表示,此次情况可能不一样。尽管美债收益率回升势必驱动部分资本从新兴市场重返欧美,但亚太地区很可能成为疫苗接种与全球经济持续复苏的受益者,因此不少欧美机构会持续加码亚太地区投资。二季度亚太地区新兴市场国家资本跨境流动将呈现有进有出的新局面。

肖恩·罗奇坦言,美债收益率持续回升对资本流出新兴市场国家的冲击,可能会出现分化。一方面经济复苏强劲且外汇储备相对充裕的新兴市场国家,依然会吸引资本流入;另一方面经济基本面相对脆弱的国家,可能面临更严峻的资本流出压力。比如印度、菲律宾,这两个国家过去数月通胀率一直在上升,实际政策利率低于长期平均水平,这意味着资金可能会更快撤出,迫使这两国央行紧急提高利率。所幸的是,它们的经常账户相对强劲,可以部分抵消资本流出的冲击,以维持金融市场稳定。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