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社论丨中国需要未雨绸缪,防范全球通胀风险

2021年03月02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美国提高最低工资以及税率的做法会削弱投资和就业增长,最终可能产生滞胀,即通胀、经济低迷与失业率增加共存。

近日,美国众议院投票通过了1.9万亿美元新一轮经济救助计划,这项计划旨在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美国家庭和企业提供财政支持。

这是疫情发生以来美国推出的第三轮救助计划。去年3月特朗普政府推出了2万亿美元救助计划,去年12月,通过了9000亿美元的新冠纾困刺激法案。也就是说,至今美国为了应对疫情已经推出高达5万亿美元规模的财政救助。这些债券主要由美联储购买,相当于财政赤字货币化,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并推高了美国股票和其他金融资产的价格,形成了金融泡沫。

目前,由于巨大的通胀预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快速上升,这又冲击了股票等风险资产的估值,股票市场出现震荡和回落。那么,美国会不会出现通胀呢?出现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我们发现,美国政府为了社会稳定(持续救助个人和家庭)以及经济增长,正在不计后果地通过印钞支撑经济体系与社会运行的稳定性,实践所谓的现代货币理论(MMT),即财政赤字货币化。如果仅仅是维持经济稳定,如此大规模的货币投放也可能会被全球逐步消化,向其他国家转移债务。但是,美国还在同时追求两个目标,而这将会引发通胀。

首先,美国新政府计划推出基建设施法案,大举投资和更新基础设施。拜登在去年7月竞选期间曾公布一项总额高达2万亿美元的气候计划用于清洁能源基础设施建设,美国社会更新铁路、公路等的呼声也越来越高。按照摩根士丹利估计,美国的基础设施需要3万亿美元,他们将这3万亿美元拆解为3980亿美元的混凝土桥梁投资、7960亿美元的混凝土道路投资、3000亿美元的钢桥投资,另1.6万亿美元用于修整沥青路面。这种基建规模将产生大宗商品巨大的需求和价格上涨。

其次,美国本届政府不仅仅依靠不受约束的债务发行,通过救助计划稳定经济、搞基础设施建设,还想缩小美国的贫富差距,改变两极分化的收入分配格局,其主要办法就是提高工资。拜登政府正在计划推出《提高工资法案2021》(Raise the Wage Act of 2021),在2021年将最低工资提升至9.5美元/时,2025年达到15美元/时。在以服务业为主的美国,劳动成本与物价的关系更加直接,提高最低工资将直接带动物价上涨,形成物价/薪资螺旋(price/wage spiral)。

毫无疑问,包括财政部与美联储在内的美国机构与精英很清楚如此做法会直接造成通胀,因此,制造通胀也许就是这些政策的目的,主要原因是美国政府可能接受了现代货币理论(MMT)。而当前的民主党政府对内要搞好经济以确保未来国会和总统大选时获得支持,又要在外部与中国竞争,因此,借助美元全球货币的地位,实施财政赤字货币化。就像在日本所发生的一样,美联储可能认为自己能够控制住收益率的水平,将利率保持在较低的水平。

但是,刺激计划只会导致更高的资产价格,从而加深贫富分化。美国过去10年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以及去年以来的刺激已经证明了这点,只是资金可能由大型科技公司转向周期性资产,包括大宗商品。资产价格上涨的幅度可能远高于工资提高的涨幅,通胀则进一步侵蚀美国工薪阶层的购买力,造成更普遍的贫富差距。与此同时,美国提高最低工资以及税率的做法会削弱投资和就业增长,最终可能产生滞胀,即通胀、经济低迷与失业率增加共存。如果没有按照目前的计划走下去,金融体系的动荡以及全球通胀的发生,或将冲击世界经济的稳定性,尤其可能对中国产生较大影响。我们需要未雨绸缪,避免目前已经抬头的通胀导致消费进一步低迷。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