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共享充电宝混战 “三电一兽”谁能笑到最后

2021年03月24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朱艺艺 

此前发布的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简报提到,“三电一兽”四家分得共享充电宝市场96.3%的份额。其中,街电以28.6%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

“用了2个小时的充电宝,收费却高达10元”,近日,一位苹果手机用户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抱怨,共享充电宝充电太贵了。

3月22日,另一位受访的金融从业者表示,由于一次出差途中,来不及去火车站归还充电宝,只能花99元买下某品牌的共享充电宝。

经过多轮洗牌,国内共享充电宝市场基本演变成“三电一兽”(街电、来电、小电、怪兽)主导态势。Trustdata此前发布的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简报提到,“三电一兽”四家分得共享充电宝市场96.3%的份额。其中,街电以28.6%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小电和怪兽分别以27%和25.1%的份额紧随其后,来电以15.6%的市场份额排名第四。此外,美团、速绿充电等品牌也纷纷崭露头角。

行业竞争加剧的背景下,共享充电宝收费涨价,变得越来越“贵”。

在准入门槛相对较低、盈利模式相对单一的背景下:各家共享充电宝品牌都在争夺线下商户点位,而背后更是资本涌动。

共享充电宝混战,各家均手握2亿用户

就在3月中旬,怪兽充电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招股文件,拟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招股书的披露,也让共享充电宝行业被市场重新聚焦。

在招股书中,怪兽充电用作“占位符”的暂定募资规模为1亿美元,而据媒体最新报道,怪兽充电被传计划于4月2日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EM”,实际IPO募资额或达到5亿美元。对此,怪兽充电不予置评。

成立于2017年5月的怪兽充电(主体为挚享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创始团队来自阿里巴巴、百度等公司,创始人蔡光渊曾任优步上海的总经理兼全国市场总监。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怪兽充电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0.22亿元和28.0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67亿元和7540万元。

从收入结构来看,充电宝收入是怪兽充电的核心收入,2020年,其来自移动设备充电业务的收入为27.115亿元,占总收入比重的96.5%。此外,还有小部分收入来自充电宝销售。

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共享充电宝的运营,POI数量(商户点位数)和可用充电宝数量是衡量其业务扩张和覆盖的两个关键指标。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12月底,怪兽充电在中国超过1500个地区拥有超过66.4万个POI点位构建起来的共享充电网络和超过500万个移动电源,覆盖娱乐场所、餐厅、购物中心、酒店、交通枢纽和其他公共场所。其中,怪兽充电约57.6%的兴趣点位于一、二线城市,约42.4%则位于三线及以下城市。

此外,截至2019年和2020年,怪兽充电累计注册用户分别约为1.491亿和2.194亿。

值得一提的是,另一家共享充电宝企业杭州小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小电科技”),也在小跑冲刺资本市场,其已于2020年6月底与浙商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拟冲刺创业板上市。

最新消息,2021年1月20日,浙商证券披露对小电科技第三期上市辅导进展报告。

从市场占有率来看,官网披露,2016年12月创立的小电科技,已覆盖北上广深杭等全国超过1600座县级以上重点城市,累计注册用户超过2亿;此外,2019年第三季度,小电科技的营收同比增长300%,峰值日订单量超过200万。

将视角放到华南,成立于2015年11月的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街电”),官网显示,2019年12月,公司累计用户突破2亿,到了2020年11月,街电成立五周年,宣布累计用户近3亿。此前2018年12月,街电称日订单峰值达到120万。

无独有偶,同样起家于深圳的深圳来电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来电科技”)于2013年12月创立团队,2015年4月,从深圳福田开始设备投放,正式进入市场,2016年4月,来电入驻北京、武汉、上海、郑州、成都等一二线城市。

尽管未公开营收数据,但来电科技在官网披露,于2017年10月实现盈亏平衡,成为行业资本化和规模化后,首家盈亏平衡的共享充电宝企业。2020年10月,公司注册用户超2亿。

值得一提的是,1月26日,来电科技发布一则通知,“出于公司战略层面考虑”,经公司决定,“后续业务将由深圳来电科技有限公司向浦江来电正奇科技有限公司转移,包括业务合同签署主体、资金收/付款主体等,都将由深圳来电变更为浦江来电”。浦江来电为来电科技于2020年12月2日在浙江浦江成立的公司。

对此,3月23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来电科技了解业务主体变动情况,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互联网巨头美团则于2020年重启了2017年几度搁置的共享充电宝业务,“从2020年5月开始在全国200多个地级市的投放覆盖,每个月大概能投放七八万的商家,到现在每个月的投放数量翻了四五倍”。美团充电宝业务负责人魏长松在2020年12月初接受采访时提到。

资本爆发式入局加速行业洗牌

早在2017年底,街电科技前CEO原源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共享充电宝行业“因为马太效应的形成,资本更集中在头部,会加速洗牌。因为要做成充电宝最重要的两件事,第一是要有资金支持快速的扩大规模,第二就是产品体验要足够好。如果达不到,该淘汰的都会被淘汰掉。”

无论是怪兽、小电、街电还是来电,都在资本的真金白银追捧下快速扩张,资本爆发式入局,导致头部玩家暗中蓄力,与二三线企业的差距逐步拉开。

随着怪兽充电提交招股书,其融资情况也得以曝光。

从2017年5月成立至今,怪兽充电已完成5轮融资,总募资额超过10亿元,投资方包括小米集团、高瓴资本、雷军旗下的顺为资本、清流资本、云九资本、广发证券等知名投资机构。

事实上,就在提交招股书前夕,怪兽充电刚刚完成一轮超2亿美元的D轮融资,由阿里、CMC领投,凯雷(CGI)、高瓴、软银亚洲跟投。

在怪兽充电的机构股东中,阿里巴巴旗下全资子公司淘宝中国控股有限公司持股约16.5%;此外,高瓴、顺为、软银亚洲、小米、新天域、云九、CMC分别持股11.7%、8.8%、7.7%、7.5%、7.5%、5.8%、5.4%。

2020年7月入选杭州独角兽企业榜单的小电科技,则在成立(2016年12月)仅3个月后的2017年3月,获得了来自金沙江创投、知名个人投资者王刚领投的天使轮融资。

查询公开信息进一步可知,小电科技于2017年3月获得由金沙江创投和王刚领投,德同资本、招银国际、盈动资本跟投的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随后,又在2017年4月完成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由腾讯、元璟资本领投,鼎晖、道生投资联合投资,上轮投资方王刚、金沙江、德同资本、盈动资本跟投。

当时,该轮投资方元璟资本合伙人陈洪亮认为,线下流量价值重估的机会正在被发掘,类似于智能设备充电等刚性需求正在唤起新的线下场景,“以小电为代表的智能充电宝具有使用需求明确、教育成本低、用户目的性强、服务链条短等特性,能够持续而精准地吸引更多线下流量,通过线下流量形成高频交易入口,支撑未来的想象空间。”

2017年5月,小电科技完成3.5亿元B轮融资,红杉中国、高榕领投。

到了2018年,小电科技完成了B+轮数亿元人民币融资。本轮融资加B轮融资后,小电科技估值超过3亿美元。

2020年4月,苏宁金融入股小电科技,未披露具体金额。

辅导备案公示材料显示,小电科技的股东阵容可谓庞大:“腾讯系”的林芝利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持股9.6591%,“红杉系”的北京红杉辰信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持股5.9943%,高榕资本旗下的西藏榕安成长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4.9716%,此外,苏宁易购(002024.SZ)和苏宁金融分别持股1.4205%和1.4205%。

街电、来电、速绿的快速扩张中,同样不乏资本助推。

官网显示,2017年3月,街电成立不到两年时间,即获得A轮融资,由IDG资本、欣旺达领投,联新资本跟投;2017年5月,街电迎来高光时刻,获得来自聚美优品3亿元战略融资,陈欧入股街电,也被市场赋予极高期待。

2021年1月,街电发生工商信息变更,新增投资人为A股和港股两地上市公司赣锋锂业(002460.SZ),出资比例377.2万元,持股比例12%。

相比之下,来电科技的融资信息相对较少:官网显示,2017年4月,来电科技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由SIG和红点中国领投,九合创投和飞毛腿董事长个人跟投。

被誉为行业“黑马”的速绿充电(主体为海南掌上能量传媒有限公司),在成立九个月后的2020年12月30日,宣布完成过亿元的Pre-A轮融资,由远镜创投领投。

卡位战之后的行业困惑

“其实共享充电宝的商业逻辑比较简单,就是争取快速铺渠道,培养用户习惯,然后形成收费模式。”3月23日,一位曾经的一级市场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此前,记者也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共享充电宝的重度用户,其实主要来自KTV、网吧等娱乐场所,这些地方的用户用充电宝的时间比较长,而且如果超出归还时间,使用芝麻信用及微信信用分免押金的用户,大概率会扣除99元的押金”。

如此粗暴简单的盈利方式,也导致对共享充电宝的投诉较多,绝大部分指向“乱收费”“乱扣款”“不处理”“态度差”。

例如,怪兽充电的运营模式为直营模式和合作模式两种。前者由怪兽充电直接管理充电宝和机柜的放置;后者则是交由合作伙伴代管理。

直营模式下,怪兽充电会提前支付合作伙伴入场费,并按照比例向合作伙伴支付佣金,入场费和佣金在内的费用大约占设备收入的50%-70%。合作模式下,怪兽充电按月向合作伙伴支付佣金,一般占设备收入的75%-90%。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即使是同一品牌的充电宝,在不同地段的收费也有差异:价格在2-4元/小时不等。

“不同的商户点位价格不同,人流量大的地方,共享充电宝的价格会更高,在这个行业,最重要的支出是入场费和佣金”,也有媒体报道指出,一家头部共享充电宝企业与某全国餐饮品牌合作,一年的入场费会达到几千万。

可以看到,无论是怪兽充电、小电还是街电、来电,都会在官网强调合作的商家,以及展示不同的机柜类型,以呈现餐饮、酒店、休闲娱乐、交通、医院、商业综合体等全消费场景的可能。

如2021年2月,小电科技与万豪集团达成战略合作,覆盖全国101家万豪旗下酒店。据悉,小电科技成为万豪酒店集团首家且唯一的共享充电服务官方合作伙伴。

在此之前,小电科技还与银泰商业集团达成战略合作,独家入驻银泰在北京、杭州、武汉、西安、宁波、合肥等多个城市逾50家购物中心及百货商城,投放近400台柜机设备,双方还就银泰会员服务达成深度合作。

此外,怪兽充电宣传,其产品累计参与120+音乐节、30+电竞游戏赛事、50+大文娱活动;而街电则强调,公司连续两年作为唯一共享充电宝品牌入驻世界互联网大会。

除了不断卡位抢占地盘、积累用户的单一盈利模式,共享充电宝行业新的增长曲线在哪里?

川财证券指出了目前共享充电宝行业面临的问题和挑战,“首先是成本居高不下,第一,共享充电宝对站点位置要求较高,站点多设置在大型购物中心、餐饮娱乐场所以及医院、火车站等人流量较大、停留期超过1小时的场所。第二,共享充电宝站点设置需要向商户缴纳一定的入场费,同时站点产生的收入还要与商户分成约50%,运营成本不断上升。另一方面,共享充电宝现在涨价幅度过大、过高的费用将导致用户倾向于自带充电宝或者降低租赁时间,因此共享充电宝公司无法无限制地将运营成本转嫁到租赁费用上,导致企业盈利能力提升困难,净利润率偏低。”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