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为GDP套上生态指数缰绳:深圳发布GEP核算制度体系 将成为碳达峰、碳中和重要抓手

2021年03月25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王帆 

深圳市场监管局副局长李军介绍,标准将指导全市各区加快推进GEP核算及应用工作,重点推进GEP核算成果进监测、进规划、进考核、进决策,更好地发挥标准的引领作用。

在GDP指标之外,深圳还将建立一套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ross Ecosystem Product,简称GEP)指标核算体系。

3月23日,深圳市政府新闻办召开发布会,专门介绍深圳市GEP核算“1+3”制度体系相关情况。

GDP与GEP的缩写仅有一个字母之差,二者有何不同?

GDP衡量的是国家或地区的经济状况和发展水平,也是国民经济核算的核心指标;而GEP衡量的是一个地区在一定时间内,生态系统为人类产生的最终惠宜的经济价值,主要包括生态系统提供的物质产品价值、调节服务价值和文化服务价值三个方面。

深圳发改委副主任余璟介绍,GEP核算体系有效弥补了GDP核算未能衡量自然资源消耗和生态环境破坏的缺陷,将无价的生态系统各类功能“有价化”来核算“生态账”,让人们更加直观地认识生态系统的价值,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主动参与到生态环境保护之中。

在中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新阶段时,如何建立一套高质量发展的考核指标体系也变得尤为重要。在受访人士看来,GEP是在此前绿色GDP、自然资源资产评估等工作基础上的创新和深化。深圳此番探索实施GDP和GEP双核算双提升,正体现了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保护的新发展理念。

今年6月力争发布2020年核算结果

2020年9月,内蒙古自治区曾发布生态产品总值核算结果,2015年到2019年,内蒙古GEP总值从3.94万亿元增长到4.48万亿元,增长了13.75%。

相比之下,2019年内蒙古GDP为1.72万亿元。有专家表示,从核算结果总量上看,2019年内蒙古GEP是GDP的2.6倍,充分说明内蒙古的生态功能远远大于生产功能。

2020年,浙江也发布了省级“GEP核算标准”。

而根据上述发布会传递出来的信息,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制度体系的城市。

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主任欧阳志云在发布会上介绍,深圳和其他以森林、草地为主的地区不一样,我们提出了面向“人居环境”的思路和特点,加入了城市特征的指标,如自然空间噪声削减价值、文化和旅游价值,以及居民健康价值等指标。

目前,深圳已经建立了一套“1+3”GEP核算制度体系,包括GEP核算实施方案统领、地方标准、报表制度和自动核算平台。其中,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近日发布了《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技术规范》。

深圳生态环境局副局长张亚立在发布会上介绍,这项技术规范确立了GEP核算两级指标体系,以及每项指标的技术参数和核算方法。一级指标有3项,分别为物质产品、调节服务和文化旅游服务;二级指标16个,包括农林牧渔产品、调节气候、涵养水源、净化空气、旅游休闲服务等等。

“这个技术规范与联合国统计局的生态系统核算(SEEA-EA)技术指南和国家GEP核算标准相互衔接,是我国首个高度城市化地区的GEP核算技术规范。”张亚立表示。

深圳市场监管局副局长李军介绍,标准将指导全市各区加快推进GEP核算及应用工作,重点推进GEP核算成果进监测、进规划、进考核、进决策,更好地发挥标准的引领作用。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银湖新能源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由于各地的自然资源禀赋不同,GEP的纵向评价价值可能要大于横向比较。深圳每年对外公布GEP数值后,本身就具备了一定的考核意义,并且可以引导和推动全社会更多关注自然资源资产价值。

而不同于GDP按季度核算、公布的频率,深圳GEP将主要进行年度核算,因为技术资料获取等方面的因素,目前季度核算尚有难度。

据了解,深圳将力争在今年6月5日“世界环境日”发布2020年的GEP核算结果。

张亚立还介绍,深圳还将开展各区和新区的GEP核算,探索开展重点片区和重点项目核算试点,包括海绵城市、碧道建设、重大生态修复工程实施等对深圳GEP的影响。

以GDP增长为目标、以GEP增长为底线

事实上,在探索生态文明考核与城市生态管理方面,深圳一直走在全国前列。

早在2005年,深圳就出台了《基本生态控制线管理规定》,明确提出基本生态控制线范围内的土地面积为974平方公里,占了全市总面积(不含深汕特别合作区)的接近一半。

深圳原副市长、哈工大(深圳)经管学院教授唐杰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有的人提出,为什么深圳要划出一半的范围不能开发?但假如都开发了,深圳能有今天的环境吗?在特大城市中,深圳是空气质量最好的,经常与三亚、拉萨的排名不相上下。

而事实证明,在保持优良生态环境的同时,深圳的经济增长表现也有目共睹,成为了著名的高科技之城。

此外,据张亚立介绍,从2017年起,深圳在全国率先综合采用遥感、地面调查、模型分析等方法,探索城市生态状况调查评估的技术方案,在全国率先开展高密度城市尺度地面调查,摸清了全市的生态家底,这个调查评估也为GEP核算打下了基础,是GEP核算的重要数据来源。

深圳GEP核算工作也得到了中央的支持。201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发布,其中提出,探索实施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核算制度。

2020年,中办、国办印发的《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再度强调“扩大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核算范围”。

早在2014年,深圳就以盐田区为试点,在国内率先开展城市GEP核算,首次提出并建立了GDP和GEP双核算双运行双提升的工作机制。

此次将GEP核算范围扩大至全市,称得上是深圳又一次在生态文明考核与城市生态管理方面的探索。

余璟表示,实施GEP核算是实现城市可持续发展的有力抓手,城市GEP核算将为GDP勒上生态指数的缰绳,形成以GDP增长为目标、以GEP增长为底线的政绩观,是推动高质量增长,促使政府不以破坏环境为代价发展经济、政府决策不偏离可持续发展道路的重要手段。

当前,中国已经向世界作出了碳达峰、碳中和的承诺,降碳也成为了“十四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的总抓手。余璟还指出,深圳建立GEP核算体系,是以先行示范标准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重要抓手。

而作为先行示范区,深圳还将进一步总结提炼GEP核算的做法和经验,争取能够推广深圳试点应用经验。

刘宇则向记者表示,深圳作为超大型城市,生态环境具有独特性,下一步全国要推广GEP核算,还可以选取不同类型具有代表性的城市、乡村,扩大试点,积累经验,然后再考虑更大范围的推广。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