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新增万亿负债 头部券商杠杆率再创新高

2021年04月15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域 

据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券商行业负债合计6.43万亿元,较2019年整体负债5.34万亿增加1.09万亿。

券商“补血”扩充资本的步伐在加快。

今年以来,国海证券、东兴证券、国联证券和中信证券四家上市券商先后抛出再融资计划。还有中信证券、中金公司、申万宏源证券等获准公开发行超百亿元大面额公司债。

Wind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券商行业负债合计6.43万亿元,较2019年整体负债5.34万亿增加1.09万亿。

“由于融资类、投资类业务需求提升叠加债务融资成本下降,2020年上市券商债务融资规模远超往年,同比增加78%。”万联证券分析师胡江认为头部券商杠杆水平显著提升,有助于券商ROE(净资产收益率)提升。

不过,也有市场人士认为,资本杠杆并非万能,融资融券、做市、质押等重资产业务需要大量资本金,但从最新的年报看,融资、质押风险也是券商信用减值的主要原因,因此优秀券商需要平衡投行等轻资产业务和重资产业务。

券商杠杆率再创新高

2020年,券商杠杆率再创新高,由2019年的3.48倍提升至3.57倍。

大型券商加杠杆更为积极,Top10券商杠杆率由2019年的4倍提升至4.4倍。

与2018年上市券商平均杠杆率3.05倍相比,有较大的提高。同时,也高于2015至2017年的平均杠杆率。

据已披露年报的券商数据,2020年杠杆率最高的是中金公司6.3倍,较2019年6.14有所提升。其次是中信证券、华泰证券、申万宏源、国泰君安和中国银河杠杆率均超过4倍。

瑞银证券A股非银金融分析师曹海峰曾表示,目前国内券商行业的杠杆率在3-4倍之间,跟海外相比较低。更多外资券商进入国内市场,能在A股机构化的进程中更好地发挥优势,QFII、衍生品等业务也值得关注。

资本杠杆率逼近预警线

据证监会发布的《证券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办法》(以下简称:风控办法)及配套风控指标的计算标准要求,证券公司资本杠杆率不得低于8%。

在计算上,资本杠杆率等于核心净资本/表内外资产总额×100%。

风控办法还规定,证监会对各项风险控制指标设置预警标准,对于规定“不得低于”一定标准的风险控制指标,其预警标准是规定标准的120%,这也就意味着,资本杠杆率的预警标准为9.6%。

截至4月14日,已公布年报的27家上市券商里,东方证券资本杠杆率为11.95%,资本杠杆率逼近预警线。

不仅如此,在2020年,东方证券净利润为27.22亿元,但有高达38.85亿元的信用减值,信用减值损失占当期净利润的142.67%。据其年报信息,在东方证券38.85亿元的信用减值损失中,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减值损失为36.96亿元(较2019年的9.73亿元增长279.86%),占比为95.14%。而在东方证券的买入返售金融资产中,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占比最高。

粤开证券陈梦洁指出,随着注册制的稳步推行和退市新规的发布,部分个股面临着一定的退市风险,同时股价出现一定幅度的下跌,券商选择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减值,进而会出现计提信用减值的情况。

此外,2018年以来部分股票质押式回购出现违约风险,部分券商选择通过清收、诉讼等方式弥补损失,但仍存在诉讼未果的情况,这是直接导致券商计提减值损失的主要原因。

比如,东方证券股权质押踩雷的皇氏集团、青岛中程、嘉应制药也均涉不同的诉讼金额。

市场人士表示,在直接融资高度发达的美国,其投行在金融危机前普遍的资本杠杆约在30倍以上,经过金融危机的强力去杠杆后,其杠杆维持在10-12倍左右。

目前,中国排名靠前的券商资本杠杆率均值在20%左右,即整体上仍有加杠杆空间。

在公布年报的券商中,资本杠杆率最高的是中银证券,其资本杠杆率为43%。

券商加杠杆隐忧

为了抓住资本市场大发展机会,补充资本金,券商还在继续加杠杆。

此前,中信证券表示,拟继续提高杠杆率。

中信证券董事长张佑君称,虽然公司总资产突破1万亿元,但远远不够满足资本市场未来发展的需求。公司在境外市场存在很多设想和规划,将根据需要适时进行扩张和融资。

他认为,很难用单一的指标去衡量合并的结果,既要考核短期指标,也要看长期指标,既要看财务指标,也要看业务指标,既要看市场份额,也要看客户状态,没有什么模式是一定的,券商要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路径。

天风证券认为,参考美国经验,杠杆倍数是决定ROE的核心指标,中国券商的杠杆倍数正处于提升期(类似于美国证券行业的1975-1990年),资本中介业务、机构交易业务(基于FICC、衍生品)的政策变化与业务发展值得期待。

不过,在券商发力资本中介业务,包括融资融券、约定购回、股票质押式回购等业务的同时,信用风险也成为重要关注点。

其中,股权质押业务“踩雷”是券商计提减值损失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券商开展重资本业务也有一定隐忧。

截至4月14日,已披露2020年年报的上市券商净利润同比均大涨。

其中华泰证券、国泰君安、海通证券、中信证券和广发证券净利润都超过百亿元。但是,大额信用减值计提对券商业绩有一定拖累。

比如,中信证券2020年计提信用减值损失65.81亿元,减少净利润49.32亿元。其中计提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减值48.79亿元,融出资金、其他债权投资、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款计提减值分别是7.11亿元、5.55亿元、3.34亿元。

2020年,海通证券信用减值损失为45.86亿元,同比增长61.07%。其中,融出资金减值损失为10.24亿元,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减值损失为8.51亿元,发放贷款和垫款信用减值损失为1640.98万元,应收融资租赁款减值损失为12.66亿元。

中信建投认为,随着客户的两融交易需求、衍生品对冲需求不断增长,重资本化已是大势所趋,券商行业需要不断丰富自身的资产负债表运用能力。

针对相关业务的风险,粤开证券建议券商在开展增量业务的同时,注意结合政策、市场及资源禀赋,综合考量增量业务开展的风险与收益,理清是否开展、开展规模等关键问题,形成差异化发展。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