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全球自贸区区域化势不可挡:未来世界经济中心在亚洲,中国的深度开放将改变亚洲格局

2021年04月20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郑青亭 

RCEP的诞生是世界经济中心转向亚太地区的自然结果。

4月19日,在2021年博鳌亚洲论坛年会的第二天,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为主题的讨论因为前商务部副部长龙永图的出席而备受瞩目。在全球经济重启的关键时期,与会代表们都想知道亚洲是否会继续成为世界经济的重要引擎。

2020年11月15日,亚太15国签订了RCEP,该协定覆盖了世界上三分之一的人口、三分之一的GDP和三分之一的贸易,是近20年来东亚经济一体化建设最重要的成果。协定的签订标志着东亚太平洋、欧洲和北美三大贸易一体化板块中最后一个板块的诞生,从而完成了三大自贸区鼎立之势。

龙永图表示,无论是在签署时机还是签署地点上,RCEP的签署具备重要意义。对于印度的中途退出,他表示很遗憾,并希望RCEP采取一种非常开放的态度,欢迎所有亚洲太平洋国家和地区的参与。

就签署时机而言,他指出,签署RCEP的意义在于,在新冠疫情肆虐严重冲击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背景下,它给整个亚洲和世界释放一个积极的信号:“全球化还是有希望的,经济全球化潮流不可阻挡。”

就签署地点而言,龙永图表示,RCEP的签署,意味着世界经济的重心已逐步由西方转至亚太地区,“因为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一定是在全球贸易和经济活动最活跃、贸易自由化最发达的地区”。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也表示,RCEP的诞生是世界经济中心转向亚太地区的自然结果。他预测,未来二十年、三十年甚至半个世纪,世界经济中心都会在亚洲,RCEP的签署弥补了亚洲地区经贸规则制度化安排的空白。

财政部关税司司长蔡强在会上表示,RCEP涵盖了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把这些伙伴聚在一起,谈一套比较全面的、充实的、高水平的自贸规则,本身就非常有挑战。在规则推进方面,RCEP具有一个鲜明的特点,那就是,以发展为导向的规则和以标准为导向的规则并行推进。

他说,所谓以“发展为导向的规则”,就是主要照顾各个成员的发展需求,体现在发展方面的差异性。而所谓的“以标准为导向的规则”,就是侧重对标国际高标准的经贸规则。他强调,RCEP在规则谈判中兼顾了统一性和包容性,为全球经济治理和未来的国际经贸规则谈判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

在货物贸易方面,15方之间采用双边两两出价的方式对货物贸易自由化作出安排,协定生效后区域内90%以上的货物贸易将最终实现零关税,且主要是立刻降税到零和10年内降税到零,使RCEP自贸区有望在较短时间兑现所有货物贸易自由化承诺。

在服务贸易方面,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印尼等7个成员采用负面清单方式承诺,中国等其余8个成员采用正面清单承诺,并将于协定生效后6年内转化为负面清单。

在投资方面,15方均采用负面清单方式对制造业、农业、林业、渔业、采矿业5个非服务业领域投资作出较高水平开放承诺,大大提高了各方政策透明度。

蔡强指出,RCEP谈判在服务贸易和投资方面引入了负面清单,这是制度开放和高标准规则的典型例子。同时,中方投资负面清单也反映了国内多年来在外商投资自由化改革方面取得的最新进展。据悉,这也是我国首次在自贸协定项下以负面清单形式对投资领域进行承诺。

龙永图表示,无论是在签署时机还是签署地点上,RCEP的签署具备重要意义。视觉中国

RCEP不是终点,而是开始

据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估计,到2030年RCEP将使成员国国民收入每年新增1860亿美元,助力成员国GDP年均增长0.2%。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看法更乐观,认为到2030年RCEP将使成员国国民收入每年新增2090亿美元,为世界贸易增长贡献5000亿美元。

“它绝不是一个终点,只是一个开始。”龙永图表示,期待亚太区域合作能够以RCEP为起点,向成为全球贸易和投资自由化规则和标准最高的地区而努力,亚洲必然会成为全球经济领头羊,自由化程度应该和亚洲经济发展速度相匹配。

“我最希望看到的是,RCEP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在将来某一个时期能采取某一种形式融合在一起,成为亚洲太平洋地区最大的一个贸易协定,这应该是我们的努力方向。”龙永图指出,在过去很长时间通过亚太经合组织(APEC)推动亚洲太平洋地区的贸易投资自由化,但APEC的缺点是没有进行具体的贸易和投资谈判。

TPP是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12个国家推动的多边自由贸易协定。在经过5年多的密集谈判后,2015年12月5日,美国等12国结束TPP部长级谈判,同意进行自由贸易。然而,2017年1月,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TPP,使得TPP减少至11个成员国,后被更名为《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

“如果美国可以重新回到TPP,中国能够做出最大努力加入TPP,我觉得,这是一个真正的最高质量的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区域贸易协定。当然这是非常困难的,但我们希望美国和中国都作出努力。”龙永图说道。

当被问到RCEP和TPP融合的前景时,龙永图谈到了美国的因素。“如果美国对整个亚太地区区域合作采取一个积极态度的话,RCEP和TPP融合的前景就是水到渠成。但如果美国不在里面,我觉得亚太地区的合作就有很大阴影,或者说日本等国会在推动亚洲经济一体化的时候犹豫不决。”

去年,中国领导人已经表示中国将积极考虑加入CPTPP,这一表态引起国际高度关注。对中国来说,加入CPTPP不亚于二次“入世”,将以制度开放倒逼国内改革。对此,龙永图在会上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问时表示,“中国如果能够经过认真谈判,参加TPP的话,确实对于中国国内经济体制改革将产生深刻影响。”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RCEP的签订给正在进行自贸港建设的海南提供了一个重大的机会。《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明确,在2025年前全面实施海南自贸港早期落地的各项政策制度基础上,将率先实行“一线放开、二线管住”的自贸港贸易自由便利创新管理制度。“如果海南可以加快发展现代农业、现代加工业,那就是抓住了RCEP带来的机会,海南的农牧产品就有机会进入东盟的大市场,海南就能成为面向东盟的保鲜、加工、储藏、运输的基地。但如果慢了,就会面临(来自其他经济体的)重大挑战。”

中国加入TPP需要做出更大努力

“就经济总量和开放程度而言,中国现在和二十年前是完全不一样的。当时,中国的经济总量排意大利后面,是老八,经济总量很小,贸易额度不大,当时中国开放对全球影响不大,现在则不一样,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货物贸易国。”龙永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这意味着中国现在加入TPP的话,在谈判中需要做更大努力,因为别人对你的要求更高。

尽管如此,龙永图继续说道,“实际上,这几年国有企业改革已经有很大变化和进展,所以如果通过TPP可以推动国有企业改革的进一步深化,对我们国内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

至于TPP对于环保问题的高标准,龙永图说,中国政府已经对碳达峰、碳中和提出明确时间表,这就说明,中国在环保问题上也可以跟其他发达国家一样采取坚决步骤,达到《巴黎协定》的要求。

“无论是国有企业改革,还是环保标准,这些问题过去大家都认为是中国(加入TPP)最困难的地方,但我觉得,通过努力中国可以达到。我倒希望能够开始加入TPP的谈判,这会再一次启动中国在一些深层次问题上的改革,解决二十年前谈判没有解决的问题。”龙永图以金融开放为例说,当时的开放幅度比较小,但这些年已经通过自主开放有了很大发展。

至于二十年前的“入世”经验能给当下的中国提供哪些经验,龙永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谈判给我们最大的一个经验就是,中国是不怕竞争的。当时我们加入世贸组织(WTO)时,很多部门和行业特别害怕,那时就是所谓的‘狼来了’,但经过二十年的发展,中国各个行业通过开放和内部改革,竞争能力大大加强。”

郑永年指出,在亚太的多边主义中,中国的作用至关重要。他说,随着中国的经济总量不可避免地超过美国,中国如果能够实现单边开放政策——中国对一些东盟国家早就实施单边开放,将对亚洲的经贸格局产生重大的影响。

“当前,中国一方面开放领域不够多,另一方面开放程度不足。实际上,中国如果开放任何一个领域,都可以改变世界资本流动方向。”郑永年强调,在过去两年,中国金融领域的开放已经吸引了大量外资进入中国资本市场,因此中国应该继续扩大开放,“中国的深度开放能够改变整个亚洲的格局”。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