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西部多省区一季度GDP增速低于全国:外向度低痛失外贸订单回流红利

2021年04月20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果 

以湖北省为例,低基数效应使得2021年同期的GDP增速达到了58.3%。一季度,四川省外贸进出口总额占GDP比重为16.59%。

4月19日,西部多省区发布的2021年一季度经济数据显示,其GDP、第二、第三产业增加值等增速,皆低于全国同期平均。

这些地区包括经济增速长期位居全国前列的贵州、云南,以及四川和内蒙古。四川省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熊建中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除基数效应外,西部经济外向度偏低是其中重要因素。

经济外向度以外贸进出口总额占GDP比重来反映,长期以来,西部地区普遍低于东部沿海。而在2021年一季度海外订单大量回流的背景下,经济外向度更高的东部沿海地区,其经济增长受此拉动更为明显,西部地区则受益较小。

经济外向度偏低是关键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一季度经济数据显示,GDP增速为18.3%,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速分别为24.4%和15.6%。

从目前已经发布一季度经济数据的四个西部省(自治区)情况看,上述数据普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GDP方面,四川、云南、贵州、内蒙古分别增长15.8%、15.3%、16.1%和15.2%;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速方面,上述四省(自治区)分别为14.1%、17.2%、20.2%和16.1%;第三产业增加值方面,除四川高于全国外,其余三省(自治区)低于全国平均。

熊建中认为,基数效应是其中因素之一。如在2020年一季度全国GDP同比下降6.8%的情况下,西部四省(自治区)的降幅皆低于这一数据,四川省降幅为3%,而贵州省仅下降1.9%。

“由于经济增长的基数不一致,导致在现行的统计制度下,这些地区2021年一季度的GDP增速会低于全国同期水平。”熊建中表示。

反之,去年一些经济降幅较大的地区,2021年则更有亮点。以湖北省为例,2020年一季度其GDP的增速是下降39.2%,低基数效应使得其2021年同期的GDP增速达到了58.3%。

熊建中预计,其后三个季度的基数效应对经济增速的影响会逐渐下降,经济增速或不会延续一季度的高增长,将缓慢回落至正常水平,而西部地区或将缩小与全国的增速差距。

除基数效应外,影响西部地区经济增速的另一个因素,是由于产业结构不同而导致的经济外向度的不同。2021年一季度,全国的外贸进出口总额占GDP比重为33.97%,作为西部外贸进出口大省的四川省这一比重为16.59%,占比不足全国50%,而其余三省(自治区)占比亦较低。

“经济外向度越高,经济发展对外的依存度越高。”熊建中表示,“受疫情影响,一季度海外订单大量回流中国,这些订单的主要去向为东部沿海地区,从而推动了这些地区的第二产业乃至GDP的增速好于西部。”

有外贸从业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长期以来,东部沿海地区外贸生产结构更有优势,外向型加工制造业涵盖了三次产业中的多个领域。而在西部地区,如四川省的外贸生产以笔电为主,与当前疫情因素所带来的新增海外订单需求不一致。

但从长期情况看,在海外疫情逐步获得控制的背景下,海外订单回流中国的新增量或将降低,一个地区的内贸发展情况,以及综合产业结构成熟度,仍将是经济长期稳定发展的基石。

未来三季度西部经济发展仍可期

2021年一季度的另一个经济运行特点,是“抗疫经济”拉动作用在不同地区的表现并不一致。

以医疗制造业为例,熊建中举例说,目前全国最大的疫苗生产地在北京,因此2021年一季度北京第二产业增加值受此拉动作用明显,达到了35.4%,高于全国11个百分点。与之相对,四川省一季度的医疗制造业仅增长6.1%,处于相对低增长态势,对该省的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速的带动作用并不强。

此外,“就地过年”政策对各地第二、三产业带来不同的影响。以四川省为例,作为传统的劳动力输出大省,“就地过年”政策并未对当地的相关产业带来直接推动,东部沿海,尤其是制造业聚集的地区,更为受益。

从目前的情况看,尽管西部多省(自治区)的一季度经济表现不及全国同期,但依然有诸多亮点。

就西部经济体量最高的四川省而言,熊建中认为,虽然一些经济数据有着明显差距,但四川省的经济发展前景依然向好。

“尽管GDP增速比全国低2.5个百分点,第二产业增加值低10.3个百分点,固定资产投资、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分别低5.7个百分点和4个百分点,但部分代表着经济发展的先行指标依然有亮点可寻。”熊建中表示,“如一季度四川省的工业用电增长27.9%,铁路货运增长13%,此外银行贷款、工业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已连续7个月在景气区间。相信经过努力,四川二季度经济增长水平有望赶上全国平均速度,同时对四川省全年经济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也充满信心。”

贵州省统计局副局长彭龙表示,工业方面,贵州省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累计指数自2019年11月以来,连续14个月下降,今年1-2月实现0.7%的上涨,一季度涨幅进一步提升到1.3%。“虽然价格上涨影响因素是多方面的,但对我省工业企业生产经营效益改善和信心提振起到了促进作用。”

另一方面,一季度贵州省的居民收入、企业利润、财政收入都有增长。如限额以上法人单位商品零售中,建筑及装潢材料类增长101.8%。

“企业经营好转,会促进转型升级步伐加快。”彭龙说,如固定资产投资本年到位资金中,自筹资金增长36.7%,财政收入增长,财政对经济发展、保障民生支持力度增强。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中,交通运输支出增长28.1%。这些都对未来经济增长创造了有利条件。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