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专访嘉实国际投资总监关子宏:碳中和将是下一个黄金赛道?巨量资金等候入场

2021年04月21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朱丽娜 

2019年香港安排和发行了100亿美元的绿色债券,其中80%来自内地发行人。

在疫情持续和气候变化危机爆发的背景下,全球环境、社会及治理(ESG)投资迎来了一场空前的盛宴。

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ESG交易所买卖基金(ETF)的净资金流入达到581亿美元,超过2012年至2019年间的资金流入总和。“疫情只是其中一个催化剂,ESG的投资理念在过去几年已经受到很大的关注,不同的因素在同一时间爆发出来。随着中国、韩国陆续提出碳中和的目标,碳中和又重新在去年升温了,也对ESG投资理念有很大提升。”嘉实国际资产管理公司投资总监关子宏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

2020年9月我国在联合国大会上首次提出了2030年实现“碳达峰”和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时间表。中金公司研究团队预计,为实现“碳中和”目标,中国的总绿色投资需求约为139万亿元,其中2021年到2030年的绿色投资需求约为22万亿元,2031年至2060年的绿色投资需求约为117万亿元。

未来数十年包括中国在内的主要经济体为实现碳中和目标将投放巨量的资金,无疑将使碳中和成为投资市场的下一个“黄金赛道”。“预计未来十年二十年,每年在(碳中和)的投资将超过4万亿元甚至超过5万亿元,将成为全球的一个经济动力,而且是一个持续性的改变。”关子宏表示。

事实上,尽管亚洲的ESG投资起步较晚,但区内的投资者们正在迎头赶上。汇丰投资管理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内地、中国香港及新加坡的受访者均认为,疫情提高了其对ESG考虑因素的意识,并促使其重新评估投资方式。约一半受访的亚洲投资者相信,未来三至五年的投资组合将100%由可持续投资组成。至于可促进未来ESG投资的因素,则包括可平衡风险和回报目标的产品、更多不同种类的ESG投资工具和策略、政府鼓励措施,以及更多关于投资表现和ESG议题的资讯。

在关子宏看来,“碳中和的机遇是过去10年或者20年里,我们看到的其中一个重大机遇,因为它不仅仅改变了金融市场很多的运作或者投资的目标,更带来我们生活上的一些改变。任何的投资标的,我们都可以看到碳中和带来的影响或者机遇。”

近年来,全球绿色金融市场发展迅速,中国内地的绿色融资需求不断增加,国际投资者也积极寻求绿色投资机会。中国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之一,一直是这个市场的先行者,于2018年推出了“绿色债券资助计划”。2019年香港安排和发行了100亿美元的绿色债券,其中80%来自内地发行人。

《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也明确提出在大湾区大力发展绿色金融,支持香港打造大湾区绿色金融中心。关子宏表示,中国在全球绿色债券市场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香港作为一个绿色金融中心,可以说是非常确定的。”

ESG表现领先大市

《21世纪》:今年初的时候看到市场有一些波动,碳中和或者是ESG相关的这些基金的表现,其实它的抗跌性还是不错的,抗跌的原因是什么呢?

关子宏:我觉得有两方面,一方面当我们用ESG的标准去筛选股票的话,一般来说就是(判断)这些企业的管理能力,就是ESG评分高的,企业的管理能力普遍来说是比较高的,是比较强的,因为ESG里面其中一个核心就是G,Governance,就是这些企业管治水平整体表现较好,公司的管理层在应对不同的挑战,或者是一些经济环境改变的时候,会做得更好。所以这是一个内生的因素。外生的因素就是如果从一些主题投资的角度来看,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有一些行业它受惠于现在ESG,或者是碳中和政策,所以这两个方面对于这些股票形成了一个很大的支持。

《21世纪》:截至去年底,国内ESG主题的基金已经超过100只,规模已经超过1000亿元。这么一个庞大的数字让投资者眼花缭乱,投资者应该避过哪些雷区?

关子宏:我觉得第一就是要清楚知道政策的方向,怎么影响到一些公司的营运。比如一家公司它属于高排污的企业,那个影响是最极致的,那他们有没有准备好?反过来说有没有什么公司它是拥有技术,或者是他在这一方面过去一段时间已经有很大的一个投入了,现在刚好赶上风口,可以受惠。第二就是ESG的理念越来越普遍以后,我们要考虑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如果未来一段时间投资者越来越关注每一家企业的ESG表现的话,总体来说会影响到公司的估值,从而让它的股价或者估值出现上升,也是我们需要考虑的因素。

《21世纪》:哪一类的板块可能投资者要尽量避免,或者说它们成了风口存在某种炒作的成分?

关子宏:暂时来说,我不觉得有一个炒作的成分在里面,短期来看新能源汽车,可再生能源的板块现在估值是否过高,可能是投资者现在担心的。但总体来说我觉得这些板块的增长是可持续的,贵是有理由的。ESG投资里面有很核心的一点是我们作为投资人,要帮助这些公司去提升业绩表现。因为ESG是什么概念?就是可持续的一个增长,不单单是在公司层面,是在国家的层面,是在一个经济体的层面。这如果每一家公司他都能够达到一些比较高的ESG标准的话,其实整个经济体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就会更强。

那我们从投资端里面应该做什么?在ESG这几个领域里面,我们要更主动的参与一些公司的管治,我们要跟管理层更多的沟通,告诉他们从一个ESG投资人来看,公司的一些营运的方式或者某些行为,我们觉得是不好的,有没有办法可以去提升,去倡导公司去提升他们在业绩方面的表现,投资回报能够做得更好。

《21世纪》:嘉实国际也在今年3月在港交所上市了相关的ESG基金,想问一下现在市场对这类产品的反应怎么样?

关子宏:现阶段来看,欧洲的投资人对于这个产品的需求是很大的。因为今年欧洲的监管也提出了一些业绩披露的要求,这代表着很多基金都需要去提升相关配置。投资组合里面的投资标的ESG表现,尤其是在新兴市场这一块,可选的一些ESG产品,其实是不多的。

在发达国家尤其欧洲、美国的市场,没有一个很明显的证据看到ESG投资能够对中短期的回报带来明显的优势。我自己理解就是其实发达国家很多企业,总体的企业管治水平相对来说比较高,公司与公司之间的ESG的表现差异没有这么大。所以仅仅从ESG的因子里面去找一个Alpha,去找一些有更好回报潜力的投资标的是不容易,但是在发展中国家,尤其在中国,因为公司跟公司之间的ESG表现的差异是非常大的,仅仅用ESG的因子来选股,都能够创造不小的Alpha。

比如说我们一个A股的ESG指数,指数过去5年回报是14%左右,但是市场的回报是9%。每年指数是超越了市场5个点,超额收益是超过市场回报50%的。如果ESG再配合基本面的研究,可能带来的超额收益就会更明显。

企业披露参差

《21世纪》:作为投资者,你觉得在碳中和或者ESG的投资面临着哪些挑战?

关子宏:我们的客户有两类,一类就是大机构,养老金,他们也是非常支持ESG投资。但是零售的投资者,一般的投资人,他对这个的了解程度还是不高,大家还是存在怀疑,ESG投资是不是一个慈善的工作,ESG投资会不会损害我的收益?另外就是在投资人员、投资团队的投资文化上面,能不能够接受,或者怎么样去接受这一个转变。因为毕竟最核心的是投研人员在选股,以及整个投资组合里面,他怎么去考量ESG因素?

《21世纪》:在ESG的整合过程当中,目前在亚洲地区企业披露整体的情况如何?

关子宏:其实挑战是挺大的,因为在亚洲区不同国家ESG披露的要求不同,有的国家和地区比如马来西亚、泰国,走得比较前的,好几年前已经有披露要求,韩国要求全面披露是2025年,中国现在还没有一个很具体的时间表。那在缺乏这些公司披露的数据的情况下,我们怎么去做?那就算有公司披露了,也会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说每一家公司披露的标准不一样,怎么去做一个对比呢?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所以我们用另外一个方式去应对,比如经常去寻找一些地方的第三方的数据,比如说政府相关的数据,一些罚款或者是一些违规等等的数据,这些数据公布的频率要比公司披露高很多。也包括我们通过一些爬虫的技术,在媒体上面去搜索,看看哪几家公司有什么好的或者不好的报道出现。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