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光线传媒获机构青睐:泓德基金老将邬传雁重仓下注 “神话宇宙”想象力持续释放

2021年04月21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周莹 

年报显示,光线传媒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1.59亿元,同比下降59.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91亿元,同比下降69.28%。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0.14亿元,同比减少100.88%。

新冠疫情笼罩下的2020年,光线传媒难得地实现了盈利。

年报显示,光线传媒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1.59亿元,同比下降59.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91亿元,同比下降69.28%。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0.14亿元,同比减少100.88%。

随着年报的披露,基金对光线传媒的增减持引发关注。管理着500亿市值的泓德基金“老将”邬传雁在去年四季度大幅加仓光线传媒,泓德基金旗下5只基金持股合计占总股本的比例超5%。

背后的逻辑,来自哪里?穿透疫情迷雾,动画电影和“神话宇宙”,已经成为光线传媒的关键词。

疫情期间多部电影撤档或延期,光线传媒电影及衍生品业务收入同比减少62.82%。视觉中国

邬传雁四季度加仓押注光线业绩回暖

国家电影局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电影市场实现204.17亿票房,较2019年的票房总数下降三分之二,其中国产电影票房170.93亿,占全年票房的83.72%。年内票房前十大影片均为国产片,其中《八佰》《我和我的家乡》《姜子牙》三部电影的票房占据了总票房三分之一以上,行业整体进一步向头部内容集中。

根据年报,2020年,光线传媒电影及衍生品业务收入9.41亿元,同比减少62.82%,占总收入比例下滑8.28%,主要系疫情期间多部电影撤档或延期。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参与投资、发行或协助推广并计入本报告期票房的影片总票房约为67.87亿元,其中报告期内上映了《妙先生》《八佰》《荞麦疯长》《我的女友是机器人》《姜子牙》《金刚川》《如果声音不记得》《崖上的波妞》等影片,总票房约为62.85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八佰》和《金刚川》两部影片的票房便高达42.34亿元,而光线传媒仅作为联合出品方在两部电影中出现。此外,电视剧业务收入1.54亿元,同比减少35.23%,占总收入比例上升4.89%。电视剧业务下滑相对较小,主要系公司单部剧的盈利能力提高,且已确认电视剧《新世界》的投资收入。经纪业务及其他收入0.64亿元,同比增加6.61%,占总收入比例上升3.39%。

年报信息显示,截至2020年末,共有893只基金持有光线传媒,合计持有28687.98万股。

泓德基金“老将”邬传雁在去年四季度大幅加仓光线传媒,旗下3只基金位列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以及前十大股东。同时他管理的另外两只基金也持有光线传媒,5只基金合计持有1.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超5%。

具体来看,邬传雁管理的泓德丰润三年持有、泓德臻远回报、泓德远见回报3只基金分别位列光线传媒第六、七、八大流通股股东,同时位列第八、九、十大股东,持有4399.89万股、4265.75万股和3826.59万股。三只基金总计占公司总股本的4.25%、流通股的4.48%。

此外,泓德基金2020年年报显示,由邬传雁管理的泓德致远混合、泓德三年封闭运作丰泽也分别持有光线传媒1699.99万股和866.70万股,分别占公司总股本的0.58%、0.3%以及流通股的0.61%、0.31%。

从年报业绩来看,光线传媒2020年主要营收来自第四季度,第四季度收入达6.8亿元,占全年收入的半壁江山。“封神宇宙”系列动画电影《姜子牙》斩获16亿票房,成为光线全年最大收入贡献作品。

如此看来,邬传雁四季度大幅加仓光线传媒押中了其四季度业绩增长的节奏,不过从股价表现来看,尚不知是否加仓在相对高位。

光线传媒股价自2020年9月11日创下18.04元/股的近五年新高后,一路震荡下行,曾下跌至10.70元/股,截至2020年末报收11.9元,相比高点跌去55%。截至最新收盘日4月20日,光线传媒报收12.21元/股。

下半年加仓光线传媒的还有刘格菘,减仓的则有中欧基金的周应波和华安基金的胡宜斌。

光线的“神话宇宙”野望

梳理机构投资逻辑可以发现,自《哪吒之魔童降世》大火之后,光线传媒在动画电影的布局便持续受到关注。

光线传媒布局动画电影已久,2015年,光线传媒便成立了霍尔果斯彩条屋影业,进军动画电影行业。

光线传媒出品的爆款产品《哪吒之魔童降世》累计票房超过了50亿元,打破了我国动画电影票房的天花板,去年国庆档上映的《姜子牙》也达到16亿元票房,成为国产动画电影票房第二名,这两部电影让公司坐稳了国内动画电影龙头的位置。

在今年3月的一次采访中,王长田表示,“我们正在建立自己的神话传承脉络,梳理当中的人物关系结构,尝试创造一个中国的神话宇宙。这可能需要二三十年的时间,大概会有几十家公司参与,整个宇宙至少包括三四十部作品。”王长田当时表示,光线已经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动画电影宇宙,目前正在规划的作品已经超过二十部。

他表示,“中国人应该看中国人自己的动画,而不是像过去一样,由日本和美国动画来主宰我们的市场,我希望这个神话宇宙能够像漫威宇宙一样,能够创作出中国人自己的英雄和神话体系。”

“疫情期间,动画电影的相关制作进程虽有所延缓,但相较于真人电影受影响较小,公司能够平缓、有序地推进拟上映或制作中的各个动画电影的筹备、制作、完善等工作,不断巩固公司在动画电影赛道的先发优势。”光线传媒在年报中如此分析疫情对其实际影响。

光线传媒表示,在动画电影领域,将继续以平台资源、管理能力、资金支持、人才调配等方式,着力于打造国内最有实力的动画电影创作体系。

基于打造神话宇宙的目标,光线传媒此前已经斥资投资超过20家公司。其中一本漫画APP推出一年多以来,作为IP闭环中的一环,在动画宇宙中的角色也开始发挥。年报披露,目前已经孵化原创漫画IP32个,涵盖神话、科幻、悬疑、喜剧等多种类型;开发并推出了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的衍生世界观漫画《敖丙传》,以及电影《妙先生》的前传漫画《妙先生之彼岸花》;与64位漫画艺术家展开视觉与故事方面的合作。

衍生品开发也在推进。光线传媒在年报中表示,《姜子牙》与生产鞋服、手办、玩具、出版物等多种品类的优质公司开展了版权授权合作。

此外,2月1日,游戏公司完美世界与光线传媒旗下彩条屋影业达成战略合作,获得《哪吒之魔童降世》《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姜子牙》三大国产动画电影IP游戏改编授权,双方将共同携手打造中国神话IP体系游戏产品。

漫威宇宙为国内影视业提供了巨大想象空间,但“神话宇宙”的构建并不容易,相关故事如何展开,也需要漫长时间的证明。

“《哪吒2》项目早已进入筹备阶段,但众所周知,动画电影项目制作周期相对较长,一般需要4-5年的时间来沉淀、创作。国内外优秀的内容作品非常值得我们学习,但爆款影片通常可遇而不可求。”光线传媒3月在互动平台回复称。

就《哪吒》和《姜子牙》两部作品来看,虽然都借着《封神演义》的故事,但从故事概念和风格上,两者都相差甚远。有网友吐槽,这是一个假的电影宇宙。

相关电影在立项制作时是相关独立,还是遵循一定的“神话宇宙”体系?

对此,光线传媒证券部4月20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还需要向公司相关部门核实。

国漫崛起令人期待,光线传媒卡位动画电影赛道,而后来者也在摩拳擦掌。

去年9月,华谊兄弟第一次公布了动画片单,动画电影成为一个重要的板块,推出《拯救菲拉萌》《刀锋贱客》和《摇滚藏獒2》三部动画电影。早在2016年,华谊兄弟就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点睛动画有限公司,主要致力于开发、制作动画及特效电影。

华谊兄弟副董事长、CEO王中磊对媒体表示,这三部动画电影区别于彩条屋的地方是,虽然是做东方的故事,但用国际化的语言,像导演还是好莱坞、欧洲比较成熟的动画导演。未来华谊希望把动画电影做到国产化,一个是内容本体的国产化,扎根中国故事;一个是创作本体的国产化,培养中国的年轻导演参与。他认为,动画电影的制作难度在于周期长,优点在于生命周期长,版权完整。动画电影也能致力于产业链全方位的发展,比如说线下的主题公园、衍生品等。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