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金融观察丨强势美元掀起全球“货币风暴”,谁是赢家谁输家?

2022年05月17日 13:33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吴斌
非美发达国家亦“难逃此劫”,新兴市场最“受伤”。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吴斌 上海报道 强势美元节节攀升的势头仍未结束,全球正面临一场多年未见的“货币风暴”,非美发达国家亦“难逃此劫”,新兴市场则更加“受伤”。

在华尔街今年遭遇股债双杀之际,衡量美元兑一篮子六种主要货币强弱的ICE美元指数却大涨约8%,过去的六周每周都在上涨,多次刷新20年高点,最高一度涨破105。5月16日美元指数略有回落,但仍守在104关口上方。

在美元指数构成中,欧元权重为57.6%,日元13.6%,英镑11.9%,加拿大元9.1%,瑞典克朗4.2%,瑞士法郎3.6%。

从2021年5月25日阶段性低点89.6开始计算,美元指数过去一年大涨近20%,其中很大一部分涨幅发生在过去两个月。除俄罗斯卢布、巴西雷亚尔等少数货币外,美元兑绝大多数主要货币都出现了大幅攀升。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美元凌厉的涨势仍没有结束的迹象,美联储本月刚刚大力加息50个基点来抑制40年来最高的通胀率,并对未来几个月数次加息50个基点敞开大门,甚至单次加息75个基点的可能性也未排除。

谁是赢家谁是输家?

在美元强势上涨,非美货币普遍大跌的背景下,主要发达经济体受到的影响大相径庭。

对于美国而言,强势美元有利有弊。中国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有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从负面冲击看,强势美元将进一步弱化美国企业出口产品竞争力,使出口难度加大,美国企业海外利润转换成美元后也将存在汇兑损失。

但从积极方面看,王有鑫表示,这有利于缓解美国通胀上涨压力。随着美元指数升值,美国进口产品价格将得到一定程度抑制,有测算发现,美元每升值1%,将在6个月内使非石油进口价格降低0.3%。美元升值可在一定程度对冲国际供应链和航运物流瓶颈等对产品价格的抬升幅度。此外,美元指数升值也将吸引跨境资本回流美国,缓解美联储加息对美国金融条件和金融市场的负面影响。

总体而言,考虑到美联储当前的政策重心是抗通胀,强势美元对美国其实“利大于弊”。

目前美国通胀回落的幅度不及市场预期。美国4月CPI同比上涨8.3%,虽然低于3月份的峰值8.5%,但仍高于市场预期的8.1%,仍接近40年高位。此外,核心CPI增速甚至不减反增,4月核心CPI环比增长0.6%,较上月0.3%的增幅有所扩大。

对此鲍威尔已经明确表示,降低通胀是他接下来的首要任务。“虽然让通胀降至2%的过程中也会存在痛苦,可一旦我们无法做到,让通胀在经济中根深蒂固地处于高位,那将是最痛苦的事。我们知道那会是什么样的情形,人们的薪水因为高通胀而失去价值,最终我们将不得不经历更深层次的衰退。我们真的需要避免这种情况。”

对比来看,在美元持续上涨之际,美国更能享受强势美元带来的益处,而其他发达国家正面临更大挑战。

王有鑫分析称,欧元区和日本等非美发达经济体近期货币汇率大幅回调,一方面将提振相关经济体出口竞争力,有利于推动制造业复苏。但另一方面,跨境资本流动和金融市场同样将面临一定压力。目前欧元区与美国类似,面临严峻的通胀压力,可能将被迫提前退出负利率政策。日本央行在汇率大幅贬值背景下,货币政策独立性面临挑战,继续实施宽松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增长的代价增加。

虽然本币贬值通常有利于经济依赖出口的欧洲和日本,但在通胀高企而且仍在继续上升的情况下,弊端可能比好处多,会进一步加剧通胀压力,进口食品和燃料会变得更加昂贵,公司的投入成本也因此水涨船高。

新兴市场最“受伤”

尽管欧元区、日本等发达经济体也对强势美元颇为苦恼,但“受伤”最深的显然还是更为脆弱的新兴市场。

从历史经验来看,过去几乎所有新兴市场危机都与美元走强有关。随着美元升值,众多发展中国家必须收紧货币政策,防止本币贬值,同时经济也将面临更大冲击。

野村控股全球市场研究主管Rob Subbaraman表示,美国收紧货币政策将对世界其他地区产生巨大的溢出效应。真正的问题在于,美国以外的大多数经济体一开始的处境就要都比美国脆弱。

此外,前美国财政部国际事务助理部长、国际金融研究所执行副总裁的Clay Lowery也警告称,美国一直是被视作安全的避风港,随着美联储加息和市场利率的上升,更多的资本可能流入美国,这可能对新兴市场造成进一步损害。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数据,4月份新兴经济体证券市场流出了约40亿美元,3月为净流出78亿美元,2021年4月则为净流入398亿美元。新兴市场货币已经大幅贬值,亚洲新兴市场债券价格今年下跌了7%,比2013年美联储减码恐慌期间的损失还要大。

总体而言,美元持续狂飙正让新兴市场面临的风险进一步加剧。王有鑫对记者分析称,部分脆弱性高的新兴经济体金融风险提高。对于依赖大宗商品进口的新兴经济体来说,将面临经济放缓、进口成本提高、资本外流等多重冲击。目前新兴经济体债务规模升至历史高位,部分美元负债占比较高的新兴经济体面临债务负担加重、债务违约等风险,债市风险可能与资本外流、汇率和股市波动等相互交织,使得金融脆弱性进一步提高。

更糟糕的是,短期来看这一轮强势美元行情或许还未结束,乌克兰局势、鹰派美联储等因素仍在支撑美元。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对记者表示,乌克兰局势对美国、欧洲基本面会产生非对称性影响,当前美国是石油净出口国,能源自给率高达97%;而欧元区能源结构中油气占比达59%,且高度依赖进口。俄乌冲突中飙升的油气价格加剧了欧元区滞胀风险,而对美国经济的冲击则相对有限。4月IMF将美欧2022年经济预测分别下调0.3%和1.1%,迥异的能源结构导致美欧经济走势再度分化。

在赵伟看来,乌克兰局势对美欧经济产生的非对称性影响会进一步影响美欧央行的政策态度,欧洲央行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节奏明显慢于美国,也会支撑美元的强势。从美元指数的构成来看,欧元占比高达57.6%。

但他也表示,从长期来看,美元不太可能持续上涨。未来美国经济增长势头会逐步减弱,美联储无法一直保持鹰派,而欧洲央行下半年也将走向加息,美元今年晚些时候或将逐步回落。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