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三省“逐鹿”冰雪经济:组团南下抢游客,滑雪订单大涨

2023年12月01日 16:56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周慧
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如何将冰雪资源变成有经济效益的旅游产品,也是一种运营能力考验。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周慧 北京报道

东北三省冰雪经济的热度,从最近层出不穷的消息中可窥见一斑。

11月30日,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打造“冰雪文化之都”专场发布会上,哈尔滨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黄大伟介绍,哈尔滨正通过“五个一工程”高质量加速冰雪经济发展,2022-2023年冰雪季,全市游客接待量累计3320.4万人次,冰雪旅游市场呈现出加速回暖、复苏强劲的局面。

11月29日,辽宁省沈阳市启动“冬日雪暖阳”冬季游系列活动,计划通过四大冰雪主题活动,发放冬季消费券等促使冰雪运动“热”起来。

此前的11月16日至23日,吉林省长春市前往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举办3场冰雪旅游推介活动。三个省会城市各出招争抢冰雪经济的游客,其他东北三省的城市也在发力。

“按照吉林省给我们的定位,我们的旅游产业的发展目标是1000亿元。”梅河口市旅游局的一位负责人王雪姣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10月份,《吉林省旅游万亿级产业攻坚行动方案(2023-2025年)》发布,提出到2025年底,吉林省旅游总收入将达到7200亿元,接待国内外游客突破4亿人次,五年内实现万亿级旅游产业目标,努力打造世界级冰雪旅游胜地和避暑胜地。此外,辽宁和黑龙江也发布了和冰雪旅游相关的产业政策。

黑龙江省文旅厅对外交流与合作处处长邹向东12月1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表示,发展冰雪经济,已作为黑龙江经济发展的一个引擎,黑龙江组建了22个产业专班,其中4个引擎专班和冰雪经济相关。

组团南下开拓客源

11月末,多地雪场开板营业,东北三省也迎来疫情后的第一个冰雪旺季。

为了更好的开拓南方客源,11月中旬,吉林省文旅厅带着包括梅河口市旅游局在内的相关单位和企业,到深圳举办“粤港澳大湾区冰雪推介会”。吉林省文旅厅面向游客、旅行商、俱乐部、投资企业等市场主体,发布新雪季优惠政策,吸引大湾区的消费者去吉林滑雪。据王雪姣介绍,他们会按照省里的统一安排,陆续到部分人口达千万级的城市去推介文旅资源。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携程获悉,截至11月24日,预订11月至年底的吉林冰雪游旅游订单同比去年增长了91%。预订吉林冰雪旅游前10的城市为: 长春、上海、吉林市、厦门、沈阳、北京、杭州、温州、哈尔滨、深圳。数据显示,上海、厦门、北京、杭州、温州和深圳是除了东三省本地客源外,吉林冰雪旅游的主要的客源地。

黑龙江省文旅厅对外交流与合作处处长邹向东介绍,今年黑龙江也去了广州、武汉、成都、上海和北京做了冰雪旅游推介,其中到北京做了两次推介。

据携程数据,截至11月24日,预订11月至年底的黑龙江冰雪游旅游订单同比去年增长230%,黑龙江滑雪门票预订量同比去年增长238%,预订黑龙江冰雪旅游前10的城市为:哈尔滨、上海、温州、广州、北京、牡丹江、石家庄、杭州、深圳、武汉。

此外,2023年10月和11月,辽宁省文化和旅游厅携各市文旅行政主管部门、省内重点文旅机构、企业在桂林和昆明等地推介冰雪旅游。辽宁省也在通过各类特色项目积极推广自身的冰雪资源,近期沈阳策划了“沈水之阳 我心向往”之“冬日雪暖阳”冬季游系列活动,包括“冬游沈阳·览北国风光”“冬乐沈阳·享佳节欢畅”“冬运沈阳·逐巅峰梦想”“冬品沈阳·沐文化馨香”四大主题,各类型具体活动近400项。

东北地区虽然冰雪资源丰富,但也是人口老龄化、少子化比较突出的地方,吸引外地客源来东北冰雪旅游,对东北发展冰雪经济十分关键。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冰雪旅游发展报告(2023)》指出,从全国来看,北京、上海、广东、江苏、浙江、山东、河北、四川、辽宁和湖北成为十大冰雪客源省份,显然南方省市已是中国冰雪市场的重要客源地。

上述报告显示,2022年本地居民仍是冰雪旅游项目的主要消费者,2023年冬季,远程冰雪旅游将迎来真正的复苏。53岁的长春人鲁泓希是滑雪爱好者,2006就开始在东北的多家雪场开店卖滑雪装备,她明显的感受到这几年外地来东北滑雪的人变多了。鲁泓希介绍,东北虽然冬季气温低,但比崇礼的滑雪场风小和票价便宜,比较适合滑雪。这几年东北地区的冰雪消费方面也有不少优惠政策,来东北滑雪性价比高。

“外地游客的消费客单价,比本地冰雪发烧友要高,本地人都有带着自己的装备去,甚至还有自己带饭去滑雪的,但外地游客到了雪场,租装备和卖装备的都更多,还有吃住都在雪场周边。”鲁泓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单从她卖滑雪服的感受来说,随着冰雪运动的推广,今年买滑雪服的人变多了,但买高价滑雪服的人变少了,大家花钱上会更谨慎。

沈阳的一位冰雪教练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她也有运营雪具店,从卖装备到卖课,今年大家花钱都更谨慎。

“往年一些新款雪服可能会被抢购,甚至有溢价现象,今年更多人愿意买打折的老款。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东北的冰雪行业的从业者,大家也都希望东北能吸引更多南方游客来消费。”上述冰雪教练说。

如何更好开发冰雪旅游资源?

从公开资料来看,东北三省也早已意识到要力促冰雪经济的发展,产业政策和规划文件每年都有,东北地区在冰雪旅游投资重资产投资方面的力度也在加大。目前,冰雪经济正逐步成为东北三省经济新的增长极。

据北京冬奥组委官方发布的《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遗产报告集(2022)》显示,2018年—2020年,吉林冰雪旅游重资产投资额位列全国第一;2022年黑龙江省冰雪旅游产业投资总额464.50亿元,同比增长65.95%。

此外,《黑龙江省冰雪经济发展规划(2022-2030年)》提出,到2030年冰雪产业总产值突破4500亿元。辽宁省2022年发布的《辽宁省冰雪经济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也提出,到2025年,冰雪经济增速要高于地区生产总值增长。

作为装备制造大省的辽宁,还提出要实现冰雪装备制造业的新提升,产值达到50亿元以上,重点建设冰雪装备制造产业园区。冰雪旅游方面,打造10个以上冰雪旅游主题旅游景区和度假区,推出5个以上省级滑雪旅游度假地。

作为滑雪爱好者,鲁泓希每年除了在长春周边的雪场滑雪,每年还会组织滑雪俱乐部的伙伴出国滑雪。比如2024年1月份,鲁泓希将和7位俱乐部成员去日本滑雪。

作为资深从业者和滑雪爱好者,鲁泓希见证了东北不同雪场运营人气的变化。在她看来,雪场造雪的质量和服务水平很影响滑雪体验,这和雪场运营能力直接相关。鲁泓希举例说,比如吉林某个雪场一度很火爆,但近几年集团运营能力下滑,雪质变差,人气被省内其它雪场超过。

而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如何将地理意义上的冰雪资源,变成有经济效益的旅游产品,也是一种运营能力考验。

黑龙江正在推动冰雪运动、冰雪文化、冰雪装备、冰雪旅游全产业链发展。邹向东向记者介绍了黑龙江在冰雪资源开发方面做的一些工作:黑龙江有丰富的滑雪场资源,现在考虑到环保等因素,开辟更多的滑雪场资源的难度大,就对全省存量滑雪场资源做了一个摸底,未来将进一步盘活存量资源。另外,在冰资源上下功夫,冰属于自然物,冰资源的开发对环境影响也小,未来还将以冰的旅游项目为突破口,进一步丰富冰雪旅游消费供给。

北京一位到东北某省做过冰雪产业报告调研的官方智库专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东北的冰雪旅游地理资源很丰富,但从资源转化为产品,需要政府和市场资源的充分的协同。

在上述专家看来,冰雪产业上游资源多在政府手里,产业下游则市场化程度很高,运营权主要在市场主体手里,但冰雪产业中的一些项目,开发周期比房地产开发的周期更长,这就更考验市场预期的稳定性。目前全国范围内,大量资源在地方政府和地方国企手里,旅游资源开发都需要向上争取,这也对地方营商环境要求很高。

另外,在地理品牌营销方面,东北的城市营销相对南方的重庆、长沙、成都等地来说,思维模式也进步空间。这位专家建议,东北应该增加城市地理品牌营销的意识。

冰雪消费的流行,以及地方政府的重视程度提升,本土从业者也感受到了不少变化。鲁泓希表示,身边95后和00后参与到冰雪行业中的人在变多,年轻人体力好,用新媒体工具营销意识也更强,冰雪经济客观上为东北本地年轻人也增加了就业机会。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