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美图操盘手,突然花3亿买网站

2024年02月12日 11:00   21世纪商业评论   何己派
回归工具。

文/何己派 编辑/鄢子为

美图董事长吴欣鸿,刚宣布一笔大买卖。

2月初,公司称,拟收购站酷网全部股权,总代价为3964万美元,约3亿元人民币。

吴老板出手阔绰,底气是美图挣得盆满钵满。公司预计2023年净利润3.4亿元-3.9亿元,同比猛增约260%-310%。

产品经理出身的他,8个月前接任董事长,亦成为唯一执行董事。

形势正好,他甘于做回工具,全力冲击AI。

积极铺路

对这笔收购,吴欣鸿颇为满意。

“通过这段时间的紧密合作,我们对站酷的使命高度认同。”他在内部信中表示。

成立于2006年的站酷,是一个专业社区,聚集大量设计师、摄影师和艺术院校师生,注册用户超1700万。

按吴欣鸿的设想,站酷加入后,将协助美图升级影像与设计产品业务,助力自研AI视觉大模型MiracleVision(奇想智能)发展。

双方牵手,早有迹象。

去年12月,站酷办了7年的CUBE设计大会,首次与美团联办。吴欣鸿借此节点,宣布双方开展合作,称“美图和站酷,在帮设计师赚钱这件事上,愿景高度一致。”

为自家大模型铺路,是吴的关键考量。

30页的收购公告里,美图花了大篇幅阐述站酷的加入,对公司构建视觉大模型的意义。

站酷拥有4.4亿正版内容,服务超10万企业、品牌和个人。

交易完成后,美图视觉大模型产品获得潜在目标用户,拿到优质训练素材资源,还可将设计师的专业反馈“喂”给大模型,进一步催熟。

站酷也亟需外部力量“激活”。

去年1-11月,其税后亏损达到1621.9万元。

资深美术总监李扬,是站酷超10年的老用户,他用“国内设计师的圣地之一”,形容站酷曾经的地位。

“现在小红书、B站、视频号之类的平台起来了,大家觉得站酷相对封闭、圈子小,好些设计师吐槽它的首页推荐偏好以及越来越多的商业成分。”李扬说。

他向《21CBR》记者展示自己在站酷的作品界面,抱怨流量下降,“现在分享一个作品没啥阅读量”。

至于这次收购,他和同行不大看好。

“设计师们觉得,一个没有审美高度的品牌来收购它,不是什么好事。”李扬表示。

延伸战线

吴欣鸿对2024年发展的定调,是两个关键词,生产力和全球化。

前者尤其重要。

去年,美图发布几款新的影像生产力工具,包括美图设计室、开拍等,专门针对特定场景且易用。

以开拍APP为例,它主要解决创作者口播视频的痛点,引入AI剪辑功能。用户修改脚本,AI自动调整视频内容,让视频剪辑时间从小时缩短到分钟。

公司判断,创作数字内容的生产力工具市场庞大,会比消费市场大4-5倍。

从生活修图场景延伸到专业设计场景,可以提高订阅率及单用户付费收入。

生产力工具市场的目标用户,主要包括网红、线上卖家、视频博主、营销人员等,美图定义为“传播者”。

他们中很少有人是专业设计师,但对工具有强需求,付费能力及意愿较普通用户强。

1月,美图设计室、美图秀秀会员相继调价。以美图秀秀粉钻SVIP为例,包年价格从228元上调至288元。

生产力场景产品的调价幅度,较C端更高。

“此次提价综合考虑了用户付费能力,以及AI功能带来的算力成本。”东吴证券在研报中分析称。

至于全球化,data.ai的数据显示,在2023年12月中国非游戏厂商出海收入排行榜上,美图公司位列第3。

43岁的吴欣鸿亦寻求资本手段,扩大出海机会。

去年,美图拆分旗下子公司Pixocial,12月,完成2200万美元A轮股权融资。领投的斯道资本,背靠美国基金管理巨头富达。

交割后,美图持有Pixocial约80.6%股份,吴欣鸿出任Pixocial董事长。

Pixocial位于新加坡,面向全球市场,提供AI数字内容制作解决方案,很挣钱。

公告显示,其2022年的税后净利润为7500万元,贡献了同期美图9410万元净利润的大头。

“引入国际知名基金将为本公司全球业务扩充运营资金,提升品牌形象及拓展全球视野。”美图表示。

权力交接

美图高层权力交接后,战略方向发生微妙变化。

公司两位创始人,蔡文胜与吴欣鸿,是一起创业的老搭档。前者懂资本运作;后者擅长产品开发,负责公司管理和具体业务。

去年6月,蔡递交请辞,辞任董事长。吴欣鸿补位,接任董事长,兼任CEO,成为董事会唯一的执行董事。

“拥有卓越的管理及领导能力。”董事会对吴欣鸿给出高度评价。

蔡文胜掌舵时期,美图“不务正业”的名号响亮,热衷追风。

他主导下,美图高调炒币。截至2023年6月底,公司持有约3.1万单位的以太币,以及约940.497单位的比特币。

币圈起起伏伏,美图一度因炒币“亏麻了”,近年来,比特币价格大涨,美图的盈利表现也 风而上。

据公告披露,2023年上半年,加密货币减值回拨,为美图带来约1.85亿元的利润。

吴欣鸿对买币无感,他曾提到,投资加密货币是董事会的决定。

“我有我的兴趣,我的兴趣就是美图的主业。一家公司能做好一件事就很了不起了。”吴欣鸿说,最好的投资,就是投公司主业。

如今,吴身兼多职,权力集中于一手,对大方向的把握,势必继续加强。曾经有“工具自卑”的美图,现在甘于回归工具,下大力气以AI重构全线产品。

蔡文胜仍是美图实际控制人。截至2023年6月底,他以25.34%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一大股东。吴欣鸿次之,持股12.92%。

前景虽好,亦有近忧。

相较4个月前的高点,美图股价下跌40%,市值在百亿港元左右。要回归巅峰时期的近千亿市值,吴欣鸿尚需更多时日和功夫。

(文中李扬为化名)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