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商品观察丨年涨幅超266%!国际可可期价突破1万美元/吨,对巧克力食品消费端影响多大?

2024年04月02日 20:00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舒晓婷
若可可价格长期维持高位,则高价对于消费的抑制作用将会在未来对巧克力食品消费端产生深远影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舒晓婷 北京报道

当地时间4月1日,美国洲际交易所(ICE)可可5月合约上涨3.6%,收报10120美元/吨。今年以来,ICE可可期价累涨142.86%。过去一年累涨266.27%。

中粮期货研究院软商品研究员周航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世界两大主产国科特迪瓦和加纳在2020/21产季创下可可产量历史记录后连续三年减产,使全球可可产业链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与此同时,随着全球人口的增加和饮食习惯的改善,可可豆每年的研磨需求量以3%的速度增长。这为近期可可豆的牛市埋下了伏笔。进入2023/24产季,全球可可豆需求意外旺盛,而极端天气和病虫害情况导致西非主产区的作物前景非常暗淡,供需紧张加剧,推动ICE可可豆期货在2024年4月刺破10000美元/吨,价格创下该品种的历史新高。

考虑到可可树种植后5年才能结果,叠加西非本地树农扩种能力不强,高价格难以在短期刺激出来新增供应,周航预计,ICE可可豆期货将长期维持高位。 

国联期货研究所农产品事业部徐远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从季节角度看,接下来需求趋于淡季,叠加期价已创新高,国际可可期价盘面可能会有调整,但受制于减产所以预计回调空间有限。6-7月,要关注科特迪瓦雨季的雨量情况,需求仍为淡季。8-9月通常处于可可青黄不接的阶段,原本供应偏紧将驱动期价再次上行。10月,加纳第一批可可开始供应,科特迪瓦也进入采摘季,然而11-12月圣诞节前巧克力需求进入旺季,目前看下个产季可可产量依然不乐观,连续第四年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不排除进一步推高期价的可能。

可可被广泛用于许多巧克力产品和糖果中。由于巧克力是迄今为止最常见的可可产品,可可价格的上涨引发了人们对巧克力价格上涨和影响的关注。

荷兰合作银行大宗商品分析师保罗•焦耳(Paul Joules)表示,全球正面临着60多年来最严重的可可供应短缺,最严重的价格冲击将来自黑巧克力,因为其可可含量非常高。

可可豆价格跳涨,导致以巧克力制造商为代表的终端用户无法以较低的成本获取巧克力原料,进而影响其经营,并且已采取提价的方式将部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在周航看来,2024年对于可可豆的终端用户来说是采购难度非常大的一年,巧克力、糖果、巧克力饮品等食品面临较大的涨价风险。若可可价格长期维持高位,则高价对于消费的抑制作用将会在未来对巧克力食品消费端产生深远影响。

可可供需偏紧

自2022年9月以来,全球可可价格持续上涨,国际可可期价累计涨幅达360%,3月26日,历史首次突破1万美元/吨。今年3月以来涨势明显,月度涨幅达53.35%。

徐远帆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本轮可可价格大幅上行的主要原因是前两大主产国科特迪瓦、加纳纷纷减产,致使全球可可供应持续短缺。由于极端天气影响主产国产量,加之可可种植面临疾病、非法采矿者对种植园的破坏以及走私等问题,2023/24年度全球可可产量预计大幅减少,使得原本连续多年供应偏紧的可可市场紧缺程度升级,从而助长了可可期货这一轮的大幅上涨。

周航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自2014-2015年牛市以来,ICE可可期货一直都维持2000-3000美元/吨的窄幅震荡格局,并且保持了五年。这是因为非洲主产区2008-2011年在高利润的刺激下成功扩出了产能,实现了2017年可可豆产量的跃升,进而满足了当年全球的可可豆需求,平抑了价格的波动。

2017年之后,全球可可豆产能面临一定的瓶颈,主产区面临可可树树龄老化问题的困扰,新树种植面积在主产国低利润的前提下无法得到有效扩充,供给侧一直面临较大风险。

2023/24年度,极端天气和病虫害情况冲击西非主产区作物前景,进而扰动价格。科特迪瓦主产区在花期结束后遭遇极端降水,导致部分可可树花朵受损无法结果。土壤也有积水情况的存在,这极大增加了可可树病虫害的风险,可可树感染嫩芽病、黑豆病。在2023年第三季度的关键生长期内,主产区面临厄尔尼诺的威胁,遭遇干旱的情况影响可可果实的成熟。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3月28日公布的消息称,可可树生长在赤道附近,对天气变化很敏感。西非的可可豆产量占全球的四分之三,科特迪瓦和加纳在2023年第四季度的过度降雨导致了肿芽病毒和黑豆荚病的爆发,这种疾病会导致可可荚腐烂和变硬。鉴于这两个国家在2022年至2023年间生产了全球58%的可可,其影响是全球性的。

当前,科特迪瓦和加纳可可中期收获前景不佳,产量及出口量均预期下降。科特迪瓦可可监管机构透露,预计该国从4月份开始的中期作物产量将下降约33%至约40万吨。加纳可可委员会今年早些时候报告称,其2023-2024年的收成预计将降至22年来的最低水平,至多达42.5万吨。

徐远帆指出,从长期角度看,可可产量较为集中,主要在西非部分地区。根据相关气象机构预计,至2030年西非部分地区都有可能长期处于高温干旱,所以短时间科特迪瓦和加纳的可可产量很难恢复。尽管巴西或厄瓜多尔等其他生产国希望增加产量,但新种植的可可树需要几年时间才能结出果实,所以可可供需结构将在近几年都处于偏紧的局面。

国际可可组织发布的预测显示,2023~2024年度全球可可供应缺口为37.4万吨,比2022~2023年度的7.4万吨缺口增加了405%。由于气候变化加剧对可可生产的威胁,到2025年可可价格可能会保持高位。

巧克力爱好者的坏消息

可可产业链的上游是可可果种植业,可可果中的可可豆在种植地经过发酵、烘干后制成成品;中游是经销商,成品一般经由经销商销售到巧克力加工厂;下游是巧克力厂商,对可可进行加工,制成可可粉、巧克力等食品工业产品,销往消费者。

徐远帆称,目前可可上游供应持续收紧,使得中游贸易商持续提高收购价格,下游巧克力生产商原料成本不断上升。

巧克力生产商正通过缩小包装尺寸或涨价的方式将可可价格上涨转嫁给消费者。如玛氏缩小了一些巧克力棒的尺寸,好时推出了一款只蘸了部分巧克力的Kit Kat,而包括雀巢、亿滋、好时在内的公司则采取了直接提价的方式。

亿滋表示,去年将巧克力价格上调了15%,并将考虑进一步提价,以帮助实现2024年的收入增长预期。"定价显然是该计划的关键组成部分,"亿滋首席财务官Luca Zaramella在1月表示。

好时去年提高了产品价格,并不排除进一步提价的可能性。好时早些时候就可可价格飙升发布了盈利预警。好时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米歇尔•巴克(Michele Buck)称:“考虑到可可的价格,我们将使用包括定价在内的所有工具来管理业务。”

分析公司DataWeave的数据显示,自2023年初以来,美国主要商店出售的巧克力价格上涨了近15%。相比之下,同期非巧克力糖果的价格仅上涨了4%。

玛氏可可业务前负责人约翰·阿门特(John Ament)指出,这次可可涨价是在过去几年已经发生的价格上涨的基础上进行的,所以这将是一种雪上加霜的伤害。他预测,巧克力的销量将下降。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