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商品观察丨再创新高!国际金价突破2400美元,全球央行继续“买买买”

2024年04月12日 21:29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何柳颖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何柳颖 深圳报道

4月12日,国际金价狂飙。

据Wind数据,伦敦金现货价格突破2400美元/盎司,一度上探至2400.63美元/盎司,再创新高。

近月以来,黄金价格迅速上涨。此前受美国通胀数据影响,国际金价于4月10日走低,其后两个交易日迅速恢复上行并创下历史新高,截至发稿报2395美元/盎司。

光大期货有色研究总监展大鹏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将此形容为“趋势的力量”。他称,昨晚公布的美国3月PPI同比、环比均低于预期,显示美国通胀反弹幅度有限,这缓解了市场对于美联储降息推迟的忧虑;另外加沙冲突等地缘政治风险有所升温,这意味着此前黄金推涨的利多因素再次齐发力,金价迅速恢复涨势。

同时,全球央行持续买进黄金也促成了本轮黄金上涨行情。世界黄金协会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4年迄今为止,全球央行已于1月和2月累计购金64吨,较2023年同期减少43%,但却是2022年同期购金量的四倍之多。

国际金价再创新高

4月10日,伦敦金现货价格受美国通胀数据影响出现下行,日跌幅0.8%。11日,金价再次冲高,收报2372美元/盎司,日涨幅1.63%。12日,金价继续上行,并突破2400美元/盎司,引发市场关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各大黄金品牌足金价格上行趋势亦很明显。4月12日,周大福金价736元/克,周生生金价734元/克,而就在此前两日,品牌金价价位仍在720元左右。位于深圳的国内最大黄金珠宝交易集散地——水贝市场的门店金价也“闻讯而动”,4月10日某门店金价为557元/克,12日已涨至567元/克。

世界黄金协会中国区CEO王立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及,通常每年的1、2月份,尤其是春节假期以后,往往是黄金的销售淡季。但今年,由于金价的持续坚挺和上升,国内不论是黄金投资产品和首饰产品的需求还是比较旺盛的。加之另一个黄金消费大国印度的市场也较为坚挺,中印两国给实体黄金市场提供了强大支撑。

拉长时间线来看,本轮金价行情受美联储降息预期、地缘政治影响等多因素促成。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美联储前高级经济学家胡捷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当下美元紧缩见顶,其上涨趋势有相当的支撑。同时目前国际形势不乐观,美国大选结果将带来更多不确定性,加剧了市场资金流向黄金的避险情绪。

展望后市,展大鹏认为,黄金短期在情绪推动下仍有冲高表现,但中期来看承压回调走势在所难免。“近期黄金市场对利空不敏感,利多则快速上涨。这是市场过热的表现,追高的风险在加大,建议投资者应注意操作节奏。”

胡捷亦表示,未来一段时间黄金上涨概率超过下跌概率,不过市场通常会提前消化可预计的信息,“因此大趋势之下的短期波动仍会非常剧烈,投资者需要非常谨慎”。

全球央行“买买买” 

全球央行也在持续买进黄金。

世界黄金协会最新数据显示,2月全球央行净购黄金19吨,较上月减少58%,尽管2月全球央行购金步伐放缓,但并不妨碍总体增长态势,中国和印度等新兴市场央行继续拉动全球黄金需求。

尤值一提的是,中国人民银行是2月最大的黄金买家,增储黄金12吨至2257吨。而根据人民银行发布的数据,今年3月我国黄金储备为7274万盎司,较2月增加16万盎司。这已是人民银行连续第17个月增持黄金。 

不只中国,全球多个央行都在蓄势抢购黄金。世界黄金协会去年5月发布的央行黄金储备(CBGR)调查显示,24%的受访央行打算在未来12个月内增加黄金储备。

全球央行淘金热情缘何高企?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初晓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一方面,地缘政治风险导致全球不确定性增加,增强了黄金作为有效对冲尾部风险工具的作用,黄金避险属性凸显。黄金在危机时期的出色表现及其作为长期储值产品的重要作用,是各国央行持有黄金的主要动力。

另一方面,在国际货币体系更趋多元化的背景下,黄金的货币属性在一定程度上抬升了全球央行黄金购入量。“全球央行对美元作为全球储备的信心下降,提升黄金储备占比的支持率增加。黄金作为资产再配置的载体,成为支撑各国经济往来的货币信用基础,需求大幅增加。”初晓补充指出。

上述调查结果也显示,各经济体央行对美元未来地位的态度与之前的调查相比更为悲观。相较之下,各经济体央行对黄金未来的作用则变得更加乐观,其中有62%的受访央行表示黄金在总储备中的占比将在未来上升,而2022年这一数字只有42%。 

世界黄金协会中国区CEO王立新则明确提及,央行储备黄金的目的是实现储备多样化,改变美元独大的构成。

央行囤金趋势不减,而从资产构成比例来看,受访专家认为并未发生显著变化。“黄金存量有限,仅构成央行资产的一小部分。如美联储持有的黄金仅为其总资产的约1.5%(以黄金市价计约为10%),中国央行约为1%(以黄金市价计约为3%),市场所看到的增减并不会从根本上改变这些央行资产的构成比例。”胡捷表示。

全球黄金ETF持续流出

需要指出的是,囤金大趋势下,全球黄金ETF出现净流出。

世界黄金协会数据显示,2月,全球黄金ETF继续流出,整体流出态势延长至第9个月;其中北美地区基金流出量最大,而亚洲是唯一一个实现净流入的地区。该协会3月7日的数据显示,2024年以来,全球黄金ETF累计流出约57亿美元,其中北美地区流出47亿美元,欧洲地区流出14亿美元。

世界黄金协会对北美地区ETF的相关分析认为,依旧强劲的劳动力市场、高于预期的通胀数据、美联储会议纪要以及美联储官员的近期表态,均继续延后市场的降息预期。因此,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大幅反弹,加之美元的走强,金价持续承压,导致北美地区黄金ETF持仓减少。

欧洲与此类似,即重新调整了对欧洲央行货币政策转变的预期,导致政府债券收益率反弹;以当地货币计价的金价表现疲软;以及欧洲地区股市持续反弹。

在2023年,黄金ETF已经出现较大幅度流出。根据世界黄金协会发布的《全球黄金需求趋势报告》,2023年黄金ETF持仓总计减少244吨,同比下降7%,连续三年下滑,其中欧洲地区流出量最大。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2023年中国市场黄金ETF全年净流入10吨,持仓总规模增加至61.5吨,资产管理总规模达到290亿元,创历史新高。

世界黄金协会认为,金价涨幅可观、全球经济和地缘政治不确定性增强、黄金ETF发行方加大宣传力度等因素支撑中国市场ETF实现净流入。

黄金ETF是在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开放式基金,以实物黄金为依托,是一种相对便捷的黄金投资方式,但投资风险也需要注意,比如此前几日华夏黄金股ETF就出现了两日跌停。

胡捷认为,黄金是一个波动性非常大的投机标的物,主要驱动力来自于资金周期和避险情绪,属于高风险资产,如果投资者试图规避价格波动的风险,谋求相对稳定回报,黄金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对于普通投资者“乱世买黄金”的想法,胡捷指出,黄金所能规避的风险是政治风险,这是指在一种或者多种法币急剧贬值或者流通受阻,导致国际金融体系面临瘫痪的风险时,实物黄金仍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流通,部分地补偿法币体系的失能。当下地缘政治暗流涌动,但是否到了需要囤积黄金以规避政治风险的时候,证据并不充分。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