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类企业IPO转道背后:对赌压力高悬,急寻新出路?

2024年05月20日 20:25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朱艺艺
A股撤单,转战港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朱艺艺 杭州报道

5月13日,主打“古法黄金”概念的老铺黄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老铺黄金”)在港交所更新招股书,继续推动IPO进程。早在2021年7月,老铺黄金A股上市折戟,两年后的2023年11月,公司在港交所递交招股书。

挥别A股,转战港股的消费类企业不止老铺黄金一家。

4月初,国货美妆企业毛戈平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毛戈平”)也递表港交所。这距其今年1月主动按下A股IPO“撤回键”,仅过去3个月。

也就在今年1月,被誉为奶茶界“拼多多”的蜜雪冰城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蜜雪冰城”)也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在此之前,蜜雪冰城曾于2022年9月预披露招股书拟申请深交所主板上市。不过,2023年3月,在沪深交易所接收平移的存量IPO申报企业中,蜜雪冰城并不在列。

随着A股IPO节奏阶段性收紧,以及上市门槛的提高,消费类行业的A股之旅更加艰难。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2024年以来,已有蜜雪冰城、老娘舅、毛戈平、梦金园、老铺黄金等消费类企业相继撤单A股。

不过,大多数消费类企业在撤单之后,仍锲而不舍继续谋求上市计划。

企业如果经营状况稳健,也有比较好的现金流,不一定要有上市动作,但不少企业IPO,背后可能有投资人的退出压力,只要公司还在推进上市进程,就不用触发对相关投资人的回购义务”,有券商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

IPO转道

在黄金火爆的当下,对A股“折戟”的老铺黄金来说,转战港股IPO无疑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5月13日,老铺黄金在港交所披露更新版的招股书:2023 年,仅凭全国的 32 家门店,老铺黄金实现年收入31.8亿元,粗略推算单店平均年收入超过9000万元。而且,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 & Sullivan)报告指出,2022年和2023年,在中国所有黄金珠宝品牌中,老铺黄金单店收入均排名第一。

尽管坐拥“单店盈利之王”,但老铺黄金的资本之路并不顺利。

早在2020年6月,老铺黄金曾预披露招股书,计划在深交所主板上市。根据安排,老铺黄金原计划于2021年4月22日上会。不过就在上会前夕(4月21日),因公司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证监会发审委决定取消对其审核。

三个月后的2021年7月22日,老铺黄金再度迎来上会,但“首发未获通过”。

闯关A股失利后,老铺黄金并未停止上市的脚步,而是转道港股。2023年11月,老铺黄金在港股披露招股书,此后便是今年5月更新招股书。

在消费行业中,相比黄金珠宝零售企业,餐饮、食品饮料等企业在A股的集中撤单,则更为典型。

今年1月初在港交所递表的蜜雪冰城,是拥有超过3万家门店的“巨无霸”茶饮品牌代表,备受市场关注。

凭借“加盟换规模,低价换市场”的策略,蜜雪冰城近几年业绩迅速增长:2021年、2022年以及2023年前九个月,公司分别实现营收103.51亿元、135.76亿元、153.93亿元,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19.12亿元、20.13亿元和24.53亿元。

在赴港上市之前,蜜雪冰城也曾谋求A股IPO。2022年9月,蜜雪冰城曾寻求在A股深交所主板上市,但受政策环境变化影响,2023年下半年,业内不断传出蜜雪冰城要转战港股上市的消息。

尤其是蜜雪冰城的加盟模式成为焦点。在市场人士分析看来,此前传出A股主板IPO申报有“红黄灯”行业限制,不鼓励加盟模式上市,或成为蜜雪冰城转战港股的原因。

主动“刹车”A股IPO的还有中式连锁餐饮龙头安徽老乡鸡餐饮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老乡鸡”)。

2023年8月,老乡鸡撤回A股首次公开发行并在上交所主板上市申请的文件。此后,业内便传出老乡鸡将赴港上市的消息,尽管老乡鸡方面表示“暂无回应”,但市场依然充满遐想。

在老乡鸡撤回A股IPO的前后,同在A股IPO排队的餐饮企业还包括老娘舅、阿宽食品、德州扒鸡、大洋世家等等,但整体上看,其未有明显进展。

同样撤单A股的中式快餐连锁企业老娘舅(874418.QC),则将目光瞄准北交所。

今年2月底,在公司挂牌新三板不久后,老娘舅称提交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北交所上市的辅导备案申请已获浙江证监局受理。

5月20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老娘舅申请北交所上市的进度“还是以公开披露的辅导备案信息为主”。

上述券商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指出,“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食品饮料、餐饮企业冲刺A股IPO难度较大,未来不排除越来越多的同类企业寻求港股或北交所上市的可能”。

对赌压力高悬?

如此多的企业锲而不舍地推进IPO进程,其背后或有隐形压力。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不少仍继续谋求资本市场机会的消费企业,面临较大的对赌压力。

如手握明星产品“红油面皮”的四川白家阿宽食品产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阿宽食品”),于2023年12月底主动撤回在深交所主板IPO的申请。

对于未来是否会择期再谋求上市,阿宽食品公开回应称,“将会结合未来自身融资需求和业务发展规划来进行综合考虑”。

阿宽食品的这一回答,并未否认继续谋求上市的可能性,或与公司实控人的对赌协议压身有关。

需要指出的是,因阿宽食品实控人陈朝晖与多家投资机构签订了对赌协议,在此次撤回上市申请后,阿宽食品实控人陈朝晖或将面临6.14亿元的股份回购。

阿宽食品2023年6月招股书披露,陈朝晖与常州彬复、前海投资、高瓴怿恒、茅台投资等多家投资机构签订了对赌协议。

如果公司未实现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常州彬复、前海投资等A轮投资者有权要求陈朝晖按约定价格回购其股份;若公司IPO受理后被撤回、被终止审查等,且自从受理后4年内仍未兑现上市承诺,B轮投资者、C轮投资者同样有权要求回购。

阿宽食品在回复深交所审核问询函中进一步透露,一旦触发回购条款,公司实控人陈朝晖需回购相关投资人持有公司总股份的33.41%。若以2023年12月31日为回购条件触发日进行测算,回购资金合计约6.14亿元。

对赌压力高悬的还有想念食品。

就在阿宽食品撤回IPO申请的一个月前,2023年11月,主营挂面业务的想念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想念食品”)主动撤回上交所主板的IPO申报材料。

想念食品2023年3月招股书披露,2022年6月,公司与深圳锦鼎、深圳君联、南阳君合、南阳同创等多家机构重新约定《权利协议》,其中提及对赌条款的情况为,“若想念食品的上市申报材料被撤回,或者想念食品上市申请被驳回,或者证监会受理了想念食品的上市申请但是未在解除生效日期起的18个月内完成上市批准的,则《权利协议》的效力即自行恢复”

从沪市主板急转北交所的老娘舅,公司实控人也背负近3亿回购压力。

早在2020年9月至10月期间,老娘舅实控人杨国民、杨峻珲父子与源钰投资、城霖投资、城卓投资等多家投资机构签署了包含对赌条款的增资协议。

随着公司2023年11月撤回沪市主板IPO,各方有权提出股份回购要求。

老娘舅在回复全国股转公司问询函时推算,“假设各方在2024年6月30日或2025年12月31日办理完成股份回购,公司尚未触发的特殊投资条款所涉及回购金额测算分别约为2.47亿元和2.66亿元”。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