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王一博,乐华还剩什么?

2023年01月19日 19:35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贺泓源
上市首日涨幅47.79%。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贺泓源 报道 

乐华娱乐圆梦港交所。

1月19日,乐华娱乐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公告显示,该公司全球发行1.2006亿股,发售价为每股4.08港元,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估计约为3.913亿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与2022年9月的上市计划相比,乐华不仅减少了公开发售股份的数量,更是将发售价打了个对折。当时,乐华计划全球发售股份1.3256亿股,发行价6.80—8.50港元,按此计算,募资金额约为9亿—11.27亿港元。

打折的估值推动了乐华上市进程,也给股价留下想象空间。1月19日,乐华报收6.03港元,涨幅47.79%。

但问题在于,这种涨势可持续吗?

在上市现场,王一博首次被介绍为乐华股东。图片来源:乐华

“王一博”概念股

一定程度上,乐华是被王一博“催熟”的。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间,乐华营收从6.31亿元增至12.90亿元,复合年增长率43.0%。同期,净利润从1.19亿元增至3.35亿元,复合年增长率67.6%。

其中,王一博占据了越来越重分量。2019年—2021年以及2022年前9个月,乐华前10名艺人应占收入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74.8%、83%、85.6%及87.2%。具体来看,王一博应占收入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16.8%、36.7%、49.5%及58.8%。从2020年开始,乐华营收增长的80%以上来自王一博。

此种模式的脆弱性一览无余。

2022年前9个月,乐华营收7.53亿元,2021年同期为8.95亿元,同比下降15.9%;期内利润为13.45亿元,2021年同期为2.37亿元。但若剔除可转换优先股的公允价值收益12.04亿元,期内利润仅为1.4亿元,较2021年同期大幅下降。

对此,乐华在招股书中解释,受疫情影响,关键的艺人管理业务收入,由2021年前三季度的8.179亿元减少17.1%至2022年同期的6.777亿元。泛娱乐业务收入由2021年前三季度的2570万元减少35.0%至2022年同期1670万元。

实际上,对乐华来说,王一博也代表着风险。

招股书显示,乐华与王一博的合作期限至2026年10月,如届时王一博不续约,其将面临业绩大幅退步风险。或是为了留住王一博,在上市现场,王一博首次被介绍为乐华股东。

且头部艺人风险越来越大。

2021年9月,国家广电总局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的通知》 要求,广播电视机构及网络视听平台坚决抵制违法失德人员。柠萌影视在招股书中称,在实践中,若发现艺人参与违法违纪活动,或作出违背核心价值观的行为,电视台或视频平台会暂停播放相关剧集,这可能导致向客户退还相关剧集收取的全部款项。

由此,各家均与艺人们签署负面舆论条款,以便要求相关赔偿。

这意味着,对于头部艺人,经纪公司所附带的连带责任越来越大。此外,随着艺人走向头部,经纪公司本身的话语权也越发有限。

“越大的艺人越不好管,最后就是服务性质。这就是个走向 ‘失控’的工作。”有上市公司负责艺人经纪的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

客观上,依靠头部艺人一向是乐华核心战略。

其起家与当时“顶流”艺人韩庚息息相关,并借此引进了当时领先的韩国练习生培养体系。招股书显示,韩庚为乐华股东之一,持股比例2.35%。

还剩什么?

乐华业绩的脆弱,核心因素是,其再造头部艺人的土壤已经被稀释。

以王一博为例,他实际走红的项目为主演耽改剧《陈情令》,但耽改剧已经风光不再。

在2022年的全国广播电视工作会议上,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党组书记、局长杨烁表示,全面叫停偶像养成类网综、“耽改”题材网络影视剧,开展网络影视剧、短视频、直播领域专项清查。

所谓“耽改”,是将有同性恋内容的所谓“耽美”作品在影视化时加以改编,不再突出相关情节。爆红的《陈情令》《山河令》即属此列。

另一头,偶像养成类网综被叫停,也重创了乐华的造星路。早在2021年8月,爱奇艺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龚宇就对外表示,取消了未来几年的偶像选秀节目和任何场外投票环节。

乐华旗下,包括范丞丞、黄明昊、朱正廷、孟美岐、吴宣仪等艺人走红,均来自偶像选秀。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在偶像选秀热潮下,乐华曾经重金打造了练习生培养梯队,从青少年到出道。这是笔不菲投资,完备的训练生培养体系,是该公司核心竞争力。

但随着偶像选秀被叫停,让这种投资变现显得艰难,更影响了乐华估值。招股书显示,乐华娱乐旗下共有69名签约艺人,其中有57名为其训练生计划培养。此外,该公司还有59名处于训练阶段的训练生。

此种境况下,乐华称在打造多元化收入来源,虚拟艺人是重要方向。该公司与字节跳动合作开发的虚拟艺人女团A-SOUL于2020年出道,截至2022年9月30日,A-SOUL的《超级敏感》MV在B站上的播放量累计超过570万次。乐华娱乐参股的尼斯未來亦推出了包含四名成员的虚拟偶像男团量子少年及五名成员的虚拟偶像女团EOE。而从当下的收入结构来看,乐华虚拟艺人业务回报显得微薄。

当然,对乐华来说,也并非没有好消息。

2022年8月公布的《“十四五”文化发展规划》提出,鼓励文化单位和广大网民依托网络平台依法进行文化创作表达,推出更多优秀的网络文学、综艺、影视、动漫、音乐、体育、游戏产品和数字出版产品、服务,推出更多高品质的短视频、网络剧、网络纪录片等网络视听节目,发展积极健康的网络文化。

同时,实施网络精品出版、网络音乐产业扶持计划。加强各类网络文化创作生产平台建设,鼓励对网络原创作品进行多层次开发,引导和规范网络直播等健康发展。加强和创新网络文艺评论,推动文艺评奖向网络文艺创作延伸。

以上政策均对乐华相关业务有所推动。

另在春节档期间,包括《流浪地球 2》《无名》《满江红》《深海》《中国乒乓之绝地反击》在内的多部影片定档,漫威电影回归国内院线,都在让文娱市场恢复生机。

这让乐华的未来显得具有可塑性。

关注我们